立即捐款

香港革新論

面對結合威權政治和經濟實力的「天朝中國」以無孔不入的國家機器操控香港 ,所有心繋我城的朋友,都需要思考「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之道。 網誌

國際

吳凱宇:北京處理香港問題,還不如菲律賓

吳凱宇:北京處理香港問題,還不如菲律賓
廣告

廣告

作者為《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在不少港人眼中,菲律賓一直落後的代名詞。其政府在人質事件中的無能,對待毒犯的殘酷手段,以至民粹主義,都令人對菲國卻步。可是最近菲國處理南部棉蘭老島分離主義的寬容政策,卻可能使不少港人刮目相看。

上週四,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簽署早前國會通過的法令,正式在棉蘭老島穆斯林聚居的5個省份,成立邦薩摩洛自治區,給予當地司法、經濟和公共服務等50項自治權,試圖結束當地持續近50年的分離主義運動。自治區不但會實行議會民主制,由民選議會推舉行政首長,且每年將獲得相當於全國稅收5%的財政資助。

菲律賓並非一開始便寬容對待棉蘭老島的穆斯林,雙方的衝突更持續多年。早於14世紀,棉蘭老島便逐漸伊斯蘭化,並在15世紀建立蘇祿蘇丹國,形成與菲律賓其他地區不同的文化。即使後來經歷西班牙、美國和日本的殖民統治,當地獨特的文化認同仍十分強烈。菲律賓獨立後,政府鼓勵無地的天主教徒大量移居棉蘭老島,對當地實行「人口換血」,不少原屬穆斯林的土地被天主教徒奪去。隨著天主教徒大增,當地不少穆斯林政客亦在選舉中落敗。

面對中央政府的壓迫,當地穆斯林成立「莫洛民族解放陣線」,透過武裝起義,爭取從菲律賓獨立。菲律賓政府初時以大規模軍事鎮壓回應起義,但由於衝突曠日持久,花費巨大,時任總統馬可斯決定與叛軍談判,答應成立自治區。不過,穆斯林很快便發現馬可斯的承諾只是緩兵之計,根本無誠意實行正真自治,所以繼續與中央政府進行武裝鬥爭。直到馬可斯下台,菲律賓民主化,中央政府終於對讓當地落實自治,在1989年成立「棉蘭老穆斯林自治區」。叛軍亦因此放棄獨立,改為爭取自治。但由於自治政府管理不善,加上總統埃斯特拉達回復強硬立場,雙方維持且談且戰的局面,但政府的大方向還是希望與叛軍和談。經過多年談判,雙方終於在2012年簽訂和平框架協議,政府同意擴大穆斯林地區的自治權,為最近成立的新自治區奠定基礎。

相較菲國對南部穆斯林從嚴至寬的政策轉變,北京對港政策可謂走上完全相反的道路。回歸初期,中央政府幾乎對特區事務放手不管。但自2003年七一遊行後,中央開始加強對香港的控制。雨傘運動後更變本加厲,從DQ議席、國歌法,以至最近取締民族黨,都顯示北京決心在香港實行全面管治。

最近有外國學者比較香港和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發現兩地出現自決或分離意識,均是由於宗主國以強硬方式,回應兩地擴大自治權的訴求,使本來溫和的自治運動激進化。而菲律賓處理南部穆斯林的經驗,則說明擴大自治權或有助促使分離勢力放棄獨立。可惜的是,當菲律賓汲取教訓在進步,北京和香港卻在重蹈人家的失敗經驗,不可謂不諷刺。

《香港革新論》

▋延伸閱讀
《香港革新論I》綱領: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香港革新論II》導論:從世界思考香港前途
閱讀《香港革新論》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