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俊邦

網站編輯部成員 網誌

劃界的政治——從灣仔及離島說起

劃界的政治——從灣仔及離島說起
廣告

廣告

選管會就2019年區議會選舉的選區臨時劃界建議,將於8月21日截止,而兩場諮詢會已告結束。

相比起上一屆,更多人關心「不公平劃界」的問題,而今次選管會劃界引起的爭議亦不少,包括灣仔區議會連改四個選區,以及離島區議會合併兩個長洲選區為例,說明劃界的政治——這兩個例子,說明選管會如何在其劃界程序前,政府作出的政治決定,令其劃界有意無意產生出政治考慮。

目前的區議會議席及選區劃界程序,第一步其實不是選管會就劃界提出臨時建議,而是政府向立法會提交《區議會條例(修訂附表3)令》,修訂各區區議會的議席數目。該修訂原意是按各區議會人口增減,提出增加或減少各區區議會議席數目。

螢幕快照 2018-07-26 上午10.36.55

第一個政治決定,便是不減少任何區議會的議席,而這個決定早於上一屆(2015年)區議會選舉取消委任議席時已經作出。原因見諸文件第8段:

我們留意到自從區議會委任議席在第五屆區議會取消以來,政黨/政治團體或個人參與公共事務的機會減少,而餘下的區議員在肩負地方行政重任方面的工作量則增加。故此,我們建議參考第五屆區議會的安排,對於那些如果嚴格按照人口分布推算,民選議席數目應予以減少的區議會(即灣仔、東區和南區區議會),其民選議席的數目可維持不變。

官方文件的理由為政黨參與公共事務的機會減少,餘下區議員工作量增加。兩項其實均難以成立:政黨如要有更多參與公共事務的機會,參選按人口增加新增議席不就可以?或為何不是將每一個區議員議席的標準人口基數由約17,000人下調?而是選擇保留因人口下降而按法例應予取消的議席?

至於工作量增加,亦不見有何證據,議員數量愈多,便能「分擔」議會工作?為何結論不是議員人數過多,令會議冗長拖慢工作進度?

這個政治決定下,得益的是灣仔、東區及南區區議會,其中灣仔獲保留兩席,東區及南區則獲保留一席,意思是即便人口不足,我都俾多兩席你。選管會處理劃界時,最合理的做法,是維持各選區分界不變,即便該選區人口低於法定下限——因為這是政府做的政治決定,而法例亦容許選管會設立人口低於法定下限的選區。

然而選管會劃界時選擇調整選區分界,以令灣仔區議會各選區符合標準人口基數可容許範圍內。人口低於法定下限的「愛群」、「鵝頸」及「銅鑼灣」,便「連累」人口符合規定的「大坑」一同重組。

為何選擇「大坑」,而不是人口同樣相對「較多」的「司徒拔道」及「樂活」開刀,本身已值得商榷。例如可將接近摩理臣山一帶的樓宇撥入「愛群」、禮頓道以南及黃泥涌道一帶的樓宇由「樂活」轉撥「銅鑼灣」。

選管會建議的臨時劃界後,便會發現低於標準人口基數逾20%的選區,包括除今次重劃的四區「愛群」、「鵝頸」、「銅鑼灣」及「大坑」外,還包括「軒尼詩」。

螢幕快照 2018-07-24 下午3.35.43

這樣看的話,政治意圖便會相當清楚——假若下屆灣仔區議會需按人口減少兩個議席,則這五區必然會受影響。如以今次劃界作參與,將可以預期「軒尼詩」、「愛群」及「鵝頸」將會三合二(人口合共約為3.8萬),而「銅鑼灣」則會繼續向「大坑」推進,原有的「大坑」選區將與「天后」及「維園」重組,現時「天后」本亦有兩個不同社區組成,勵德邨將撥入「大坑」,而天后廟道一帶的樓宇則會放入「維園」。

屆時(2023年)兩名非建制派議員鄭其建及楊雪盈,將面對相當大的威脅(假如他們2019年爭取連任又成功當選的話)。

離島區的爭議,反映的則是整項區議會議席擬定程序的第一步——即決定議席數目時,出現了重大的錯誤。

按人口計算,離島區人口獲分配10席,看似十分合理。然而純按人口決定議席數目,忽略了離島區一個十分明顯的特色,便是某些離島人口遠低於標準人口基數,難以與其他島嶼或地區聯合組成選區。

這兩個選區是「坪洲及喜靈洲」及「南丫及蒲台」,兩區人口分別為6,622及6,501。換言之,兩區合共13,123人,已佔據了原應代表約3.4萬的兩個區議會議席。

Screen Shot 2018-07-30 at 11.57.52 pm

這兩個選區無法合併,但東涌人口又大幅增長下,選管會便要長洲及東涌找數。先要長洲兩個選區合併,騰出一個議席在東涌設立新選區。但即便如此,逸東邨兩個議席仍超逾標準人口基數近五成,需服務近2.4萬人。一個逸東邨區議員的服務居民人數,等於是「坪洲及喜靈洲」及「南丫及蒲台」的四倍,對議員及居民來說均是非常不公平。

較合理的做法,便是理應在劃定離島區議會議席數目時,剔出計算「坪洲及喜靈洲」及「南丫及蒲台」兩島人口,直接安排在該兩區設兩席。假若依此安排,離島區議會的人口除以法定人口標準,議席數目應在9.7個,即應較上屆增加兩席。

假如政府去年是作出安排的話,選管會因為多兩席在手,便不須合併長洲兩個議席,而直接在東涌設立兩個新議席,不會造成「舊離島」與「新東涌」產生對立。需知道,離島及鄉郊地區本身已有鄉事委員會主席出任的當然議員,以南丫島為例,連同民選議員合共有三名議員,相反東涌市區除了沒有當然議員外,連要新增一個民選議席亦困難重重,令雙方居民在議會上的天秤極不平等,並不健康。

IMG_0843
選管會主席馮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