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愛國如何衰敗

愛國如何衰敗
廣告

廣告

文:戚本盛

愛,是強制不了的,情人之間的愛如是,甚至父母子女、兄弟姊妹之間親情也如是,對國家、甚至對政權的愛,也不能例外。

上周,台灣演員宋芸樺被翻出2015年曾說最喜愛的國家是台灣,備受大陸的一些媒體和網民攻擊後,公開道歉表示「我是中國人」、「台灣是我的家鄉,中國是我的祖國」。如果大陸媒體評論和網上輿論不獲官方同意,很快就會被砍掉,所以,對宋芸樺的攻擊,要非由政權操弄,就是已得官方默許,形格勢禁,宋芸樺一天之內就道歉了。

2016年初,另一台灣藝人周子瑜的事件則擾攘了兩個月。周子瑜因為持中華民國國旗現身電視節目,哪怕國旗在節目中只屬背景的道具,全不重要,有關鏡頭也很快就過去了,節目完全不是談政治、國家或愛國甚麼的,周子瑜也受到獵巫式的追打,甚至演變為其所屬公司旗下藝人的作品都被多國大陸音樂網站下架,到顏容憔悴的周子瑜公開拍片道歉,事件才平息下去。

這種輿論攻擊,就像一頭嗜血的怪獸,要不停咬噬獵物。台灣歌手張懸、香港的何韻詩和黃秋生等,都曾經(或仍然)被打壓。藝人要曝光,要演出,只要取消演出、令其作品下架、禁止在媒體現身,便彷彿與大陸觀眾絕緣,咽喉被扼。演藝人物的公眾形象有殺一警百的效果,便很易成為獵物。問題是,這種斷人生計的強制手段,能換來對國家的愛麼?

愛強制不了的道理,只要稍涉人事都會明白。換言之,不懂人情如幼稚孩童的不會明白,有些人明白的,卻因為其他非關愛意的原因而強制他人的愛,例如為了實利或權力,一句話,就是為了私欲。因自身不明白而以為能夠強制人家愛國,是一種幼稚愚眛的愛國現象;因實利或權力而強制的,可稱為「假愛國牟利」或「假愛國謀權」,「假」字有兩個意思,一是真假的假,一是借用、利用之意,於此均適用。

愚眛愛國者可悲,假愛國者可恥。可悲,在於被利用而不自知;可恥,在利用他人滿足私利或弄權,當然,大部份弄權,目的還在於私利。請看統治集團一直不允披露其財富資料,請看歷來貪腐弊案所披露的證據,已可略知一二。

愛貴乎真誠,當攻擊、封殺要藝人承認中國、聲稱以中國自豪的事件一再發生,和愛國聯繫起來印刻在人們記憶的,只會是強制而不會是真誠。上了年紀的或會一時不易改變其國民身份的情感,但年輕人的認同在亟待培育時看到這樣的強制,又豈會心悅誠服?當然,幼稚愛國者不會明白這點道理,而假愛國謀私欲者,在意的只是私利而根本不是年輕人的身份認同。

愛國就是這樣衰敗在強制之中的。

2018.08.0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