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天才球員1985:迪亞高

天才球員1985:迪亞高
廣告

廣告

三十而立,很多人會對這個人生階段充滿憧景,因為對普遍人來說這是人生其中一個最黃金的年齡階段,在事業上慢慢有所成就,地位得到提升,但同時又不會與時代脫節。運氣好一點的話,甚至已經組織了自己的家庭,與自己初生的嬰兒一起為未來編織更美滿的夢想。然而,30歲過後也是人生的「樽頸」地帶,年紀漸大要顧慮的事情也更多,以往年少輕狂的勇氣已不復見,每天只能留守在安舒區,心裡縱然對世界仍充滿熱情,但也再沒有改變的勇氣,只寄望跟著規劃好的人生,一步一生的平穩渡過。

在足球員的世界,剛踏入30歲也是他們高峰期,在體育科技愈趨普及之下,三十出頭的球員體能絕不會被年青球員差,而經驗和壓場能力就更是遠遠超越他們,事實上現時影響力最大的球員也大多是30歲以上的足球員。特別是在1985年出生的球員,這個年份出產了不少世界級的球星,包括身體年齡仍然停留在20歲的C朗拿度,今屆世界盃金球獎得主摩迪和朗尼等等。然而,在這個眾多天才橫空出世的年份,也不是每一個都可以繼續站在世界之巔。同樣出生在1985年,曾被認為是巴西近年最具創造力的中場球員迪亞高就早已遠離主流球圈,33歲的他已回到自己的安舒區,在家鄉巴西出戰職業聯賽,低調地延續他的職業生涯。

每一個時代都會有一些天才球員橫空出世,擁有意大利血統但在巴西出生的迪亞高就是那些年被巴西人寄予厚望的球員。2002年,他與羅賓奴一起為山度士出戰巴甲,當年只有16歲的他第一季出戰職業聯賽就上陣了42次和射入13球的,之後一季他更加參與了57場比賽射入14球。對於一個還未成年的球員來說,這樣的數據成熟得可怕,表現水平也比同齡的球員高很多。在那個朗拿甸奴和朗拿度等球星漸漸退下來的時候,迪亞高以18歲之齡成為大國腳,他的出現令巴西人相信他們已經找到下一位可以帶領國家的球員。

2004年,迪亞高得到旅歐的機會,加盟波圖接替離開球隊的迪高,準備成為球隊的中場核心。不過,來到葡萄牙的他並未能表現出以往在山度士般令人信服的能力,兩個球季後他就轉投令他職業生涯初次走上高峰的德國球會雲達不萊梅,與奧斯爾和芬寧斯組成歐洲其中一條最強的中場線。在不萊梅,迪亞高全面地展現了他的天賦,在效力雲達不萊梅的三季他每季也最少射入15球,更能夠同時交出雙位數字的助攻。天才爆發讓他帶領不萊梅奪得了兩之盃賽冠軍,也讓球隊在歐洲賽取得佳績。而他也再次入選巴西大國腳,更得到皇家馬德里和車路士等豪門賞識,希望將迪亞高招攬。

如何作出對自己最好的抉擇,從來都人生中的難題。迪亞高令人意外地沒有加入那些橫掃歐洲的勁旅,反而去到意大利加盟剛走出「電話門」陰霾不久的祖雲達斯。當時,意大利名將維埃里更認為迪亞高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三個球員之一,和美斯及C朗拿度的級數一樣。不過,迪亞高加盟祖雲達斯的決定卻可能是他一生的遺憾。縱然當時的祖雲達斯銳意打造一支以他為核心的球隊,但迪亞高卻無法適應,再加上每次球隊輸波後,他都成為了代罪羔羊,沉重的壓力和紀律問題令迪亞高不再拾回在不萊梅的狀態,他的名聲也愈來愈差,最終他一季後就重回德甲加盟禾夫斯堡。

之後幾年,迪亞高在禾夫斯堡和馬德里體育會兩支球隊當中來來回回,雖然未至於重回昔日的狀態,但表現也尚算平穩,配得上球隊給予他的正選席位。不過,國家隊的位置就離他愈來愈遠,自從離開祖雲達斯後迪亞高就再沒有入選巴西國家隊。任你如何天才橫溢,但也難以抵抗時代的轉換,沒有人保證天才就一定可以永遠走在最前,迪亞高和勤奮的C朗拿度和摩迪不同,他早已被世界遺忘,慢慢遠離世人的目光,更不要再說要和他們相提並論了。到了2014年,迪亞高已快將三十歲,職業生涯也走了一半。或者他也認清了事實,狀態已經不再像從前的他離開了馬德里體育會後,以往驅使他要成為世界級球員的動力也漸漸離去,輾轉去到土耳其的費倫巴治和巴西的費林明高效力。

昔日的迪亞高,是一個擁有精湛球技,視野廣闊,能夠以一人之力改變戰局的球員。今天,他變得平淡,低調地在中場執行戰術,為球隊爭取勝利。重回成長地,以往年少輕狂的他已經變得踏實,現實點說他更像那些年過三十,在社會上累積了一定經驗和能力,但已經失去了以往希望靠自己的能力去創造夢想的熱情,只要每天能安份做好自己的本分,過著穩定的生活就已經足夠的那種人。

三十而立,在這個看似已被定型的階段,有人繼續在社會上努力攀爬,希望走得更高更遠。有些人,歸於平淡,留守安舒區希望安穩地渡過餘生。也有些人,選擇放下一切,轉換全新的跑道去感受世界。無論選擇如何,其實也沒有絕對的對或錯,只有你明白自己心中所想,忠於自己的選擇,就毫不猶疑地走下去就已經足夠。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