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網誌:http://aukalun.blogspot.hk/ 網誌

旅遊

給我全世界的金子

給我全世界的金子
廣告

廣告

曾經有這樣的一個城市。

它因海上貿易而生,由商賈巨富組成管治集團,以自由商港而聞名;它重視制度建設,法治、醫療都較鄰近地區優越;它的自由氣氛,吸引文化人來定居創作;它只是一個小城邦,但擅長以靈活手腕,周旋於強鄰夾縫中,維持自主自治。

城邦的旗幟有拉丁字 libertas,意為「自由」。這個城邦叫杜布羅夫尼克,今天在克羅地亞國境最南端;整整六百年前已洞悉自由的珍貴,而且把核心價值印在旗上,有點難以置信。

杜布羅夫尼克這歷史名城,十五、六世紀在全盛時期曾經與威尼斯匹敵,屬地中海東西貿易的重要港口;近世廣為人知乃南斯拉夫解體時遭塞爾維亞及黑山軍隊圍城炮轟,經電視直播全球目睹,這種摧毀文化遺產的野蠻行為令塞爾維亞形象插水,間接成為日後節節敗退的禍根,克羅地亞獨立地位亦很快得到西方國家承認。今天的「自由城」早已於戰火中重生,當年小城邦為求自保而不斷加建的城牆堡壘,成為歐洲現今罕見保存完好的中世紀防禦要塞。

名氣太盛,很多歐洲人視杜布羅夫列克為人生必到之地。為避開人潮,同行的「旅遊規劃師」(不是說笑,這位朋友是專業的 travel planner)精心研究後,挑選沒有郵輪泊岸的一天去參觀(據說避開了翌日泊岸的六艘郵輪共一萬五千人),再加大清早出動,才能避開遊客大軍;到了傍晚,杜布羅夫尼克古城大街上,人多如旺角。

這個標榜「自由」的城市,究竟有多「自由」,匆匆逗留兩天,只能認識皮毛。此城於十五世紀時已禁止奴隸買賣,走在時代之先,又制訂法律建立自由港,故早享「自由」之名;小小商港,歷代周旋於威尼斯、教廷與鄂圖曼帝國之夾縫中,擅長外交,保持長年自治。

古城留下來的雕塑與畫像特別之處,在沒有什麼「明君」或「統治者」的臉容,當年杜布羅夫尼克實行精英共治,但掌管城門鑰匙的「領導人」任期一個月就換人,議會頭目任期亦只得一年,大概是要避開獨裁者有機可乘。營商賺了大錢,有自來水供應,城裏有一家開業七百年的藥房,乃歐洲最古老之一。

杜布羅夫尼克的防禦工事,由於夠完整,確實值得一看,例如主城牆旁,有不少「堡壘島」,孤懸城外不遠,從另一角度保衛城牆,增加防守的深度與面向,阻擊敵人入侵。

右為Fort Lovrijenac

其中一座堡壘 Fort Lovrijenac 的石門上刻着:「給我全世界的金子,也不會出賣自由。」也許太陽之下無新事,只要給人足夠金子,什麼自由什麼尊嚴都可以出賣;金錢奴隸古往今來都有,人性這一面,富裕的杜城人也許見得太多,早已看透。

名城叱咤數百年,總有衰落時。杜布羅夫尼克 1806 年降服於拿破侖軍隊,後被北方的哈布斯堡帝國納入版圖,又成為後來奧匈帝國一部分;強國之下,政治與經濟重心轉移,名城只剩下那幅在現代槍炮下只能淪為裝飾品的城牆,它的價值,就是讓遊人打卡。

城樓上飄揚的自由旗幟告訴世人,浩瀚煙波裏,他們曾經堅持過自己的信念。

對於那些厭倦了歐陸小鎮風情的朋友,杜布羅夫尼克是你最後一個要去的歐洲小鎮。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圖片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