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年輕音樂人:反對殺街,但咎由自取

年輕音樂人:反對殺街,但咎由自取
廣告

廣告

旺角「殺街」後,盤踞當地的表演檔攤轉往尖沙咀演出,本土派動員群眾到場反對。

年輕音樂人方先生和隊友,在附近旁觀一幕幕衝突。

(註:方先生不願上鏡。圖為本土派人士手持標語)

從前方先生會到旺角表演,但自 2017 年不再到旺角。「好多唔同嘅藝術團體駐紮,我地唔能夠再喺行人專用區表演。」對方的器材較專業,聲浪蓋過他們。

他們曾嘗試在橫街演出,但警察執法從嚴,唯有放棄旺角,轉赴尖沙咀等地。

「純粹代表個人立場,係有啲咎由自取嘅。」他回顧行人專用區設立之初,多是年輕人攜手提樂器演奏,接著「有一班比較上年紀嘅人士過嚟,用更大聲嘅器材表演。」

結果無分良莠,同歸於盡。「當初我地玩都嫌我地嘈,你地咪感受下冇左後生仔之後嘅威力囉。」

他明言反對殺街;但某程度上同意,上述表演者要為殺街負責。已有不同組織嘗試過改善情況,但他們不聽告誡,協調無果。「喺嗰度唔好受,係太多人士爭相表演嘅結果。」

然而殺街換來其他代價。「已經養左一班適應嗰度文化嘅表演者,趕走佢地而唔係約束,佢地唔知去邊度,就會去另一個首選尖沙咀。」

「依度本來係一個生態平衡嘅地方,依班外來嘅人嚟依度,無論旺角同尖沙咀一樣都失去平衡。」

他想不到怎樣解決,「冇,我可以斗膽講冇。佢地受嘅文化教育,同尖沙咀玩開音樂嘅人完全唔同,好難用一刀切嘅政策搵番平衡。」

最後筆者問:「覺唔覺得自己係無辜受害者?」方先生不假思索答:「可以咁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