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周諾恆 jaco

社民連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土地歸於人民 撤回東北規劃

土地歸於人民 撤回東北規劃
廣告

廣告

社民連今早到高等法院,聲援本會副主席周諾恆,以及其他四位被告。周諾恆在立法會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進行撥款審議期間,與坪輋村村民張貴財懸掛標語橫額,被判違反《立法會(權利及特權法)條例》行政指令罪名成立,其後各被告不服定罪上訴至高等法院,案件今天上訴正審。

周諾恆發言如下:

政府由開發東北到搞「土地供應大辯論」硬推公私合營、移山填海等等,都是靠不斷恐嚇市民,指土地需求短缺1200公頃、窮人無屋住、長者無院舍,總之搶完地先算。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黃遠輝曾於5月7日的網誌稱,「未有增加麵粉(土地)供應前,要先開始討論分配問題,是本末倒置」,但8月11日出席民間團體全港關注劏房平台舉辦的土地論壇時,又表示「公私營房屋維持六四比而沒有提高公營房屋比例,是為免私樓供應太少推高樓價及租金,令等待公屋和居屋的市民難以負擔」。

土供組公眾咨詢文件顯示,2046年前需要興建100萬個住宅單位,公私營單位比例為6:4;但以用地面積計,共1670公頃住宅用地,其中560公頃作公營房屋、1110公頃私人房屋,佔地面積比例為34:66。而當中已規劃的1,440公頃土地中,更只有436公頃屬公營房屋,1,004公頃屬私人房屋土地,即3:7。公營房屋的預計實用面積只有50平方米,而私營房屋卻有75平方米。

粉嶺高爾夫球場足以興建數萬個公屋單位及公營院舍,政府卻置之不理;鏟平過千戶居民家園的新界東北發展方案,只有6%土地用以興建公營房屋。地產商在新界囤積約1,000公頃土地,政府力推「公私合營開發農地」方案,竟以公帑為地產商鏟平農地和村落的私人項目修橋鋪路。交通方便的港鐵上蓋,最適合供無私家車的打工仔女居住,卻被政府以補貼營運為由,全部讓營運本身就有賺、每年盈餘百億的港鐵公司起私樓。手握「尚方寶劍」《收回土地條例》的市區重建局,迫遷舊區居民後全部興建豪宅甚至酒店,以公權力建立地產霸權,累計盈餘超過226億。填海為公屋?更加是笑話。當年西九填海的理由是「改善西九龍的擠迫情況」,到頭來全是豪宅和山寨故宮。民間多次提出使用部分「軍事用地」,例如被解放軍出租予私人會所的三軍會土地,政府卻連問一問中國政府都不肯,就完全把這個可提供數百公頃土地的選項剔除於「土地大辯論」之外。

政府從來沒有重視過社福需要,卻於今次大辯論之中企圖以長者作為人質,要脅市民容許發展拆遷、填海。《2030+》 及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公眾諮詢文件》 以古洞北新發展區之規劃作基準,但作為參考基準的古洞北社福單位供應本身就不足;往後的「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GIC)用地,更是有面積比例而無相社福單位之分配資料,服務單位的數量和分佈方式毫無保證。政府以至土供組,亦拒絕承諾「土地大辯論」帶來的規劃能滿足人口高峰期及人口老化高峰期的社福服務數量。

因此,香港的房屋和社福問題不是在於土地不足,而是分配不均。填再多的海、鏟再多的郊野公園,如果只是製造更多豪宅和權貴私人遊樂場,再多的「土地供應」也只是為全球炒家提供更多投機工具,對平民百姓根本百無一利。

反對新界東北暴力拆遷的運動,前後有二十多人被檢控、已有十三名戰友曾經入獄(今次的被告之一 - 黃根源 - 亦是十三人之一,今次是第二次因東北而被檢控)。我們可能面對的刑責,相比十三位東北戰友、其他反抗暴政的政治犯,實在微不足道。我們同樣不會對政治打壓而退縮。反對暴力發展無罪,爭取分配公義無罪。有罪的,是搾乾人民血肉的地產商,是出賣土地的政府!

我們會繼續要求政府停止暴力拆遷,以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土地、善用港鐵上蓋、收回無用軍事用地等等作替代,並確保適合發展的土地不再用於炒賣,而是確切滿足廣大基層的住屋、醫療、社福等等需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