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大灣區的法律和稅制問題

大灣區的法律和稅制問題
廣告

廣告

在過去兩年,差不多每日都有關於大灣區的話題提出,除了政府官員,建制派議員和親政府人士之外,部份非建制派議員都似乎認同這個政策,但我從來都沒有聽過有任何人提及在大灣區香港以外所行的法律問題,最近,還有稅制的問題。最多提及的就是祈望向中國大陸方面租地建公營房屋,較為具體的有一年前的李惠琼,一個星期前就有左派紅人,鄭耀棠,他更建議成立香港的「第十九區」。也涉及到法律和稅制的問題。

前幾日,當鄭耀棠提出這個香港「第十九區」的建議之後,商業電台陶傑先生就以這個題目做了一節「光明頂」節目,似乎他真的道出問題的關鍵,就是法律和稅制的問題。事實上,陶傑所講的也就是我一直以來所講的差不多,又或者當我是執口水尾,事實上,不是這位「棠哥」講得那麼簡單。主要就是香港的地位的問題,棠哥似乎提出一個較為特別的建議,就是容許在這些區域居住的大陸人,若果住夠七年就發給香港身份證,這個就令人想到,一國兩制的問題。

無論你承認與否,香港是一個獨立政體,是中國大陸和英國同時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並得到中國大陸政府的首肯而成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其特別之處就是香港人還是用著九七前的香港人身份過活,我們擁有港幣,擁有和大陸人不同的矱區護照,我們是行普通法,更因為前宗主國的關係,得到超過一百個國家的免簽證待遇,而要改變這些東西,並不是大陸佬可以決定。當然,他可以一夜之間改變過來,相信中港兩地的人也不願見。

你一定認為我是大香港主義,事實上,大陸來了香港就是香港人,所得到的待遇是有別於中國大陸,若一下子在大陸成立「第十九區」,這樣的話,你問了大陸政府未,你又問左國際未,因為,這個改變可能會將香港人由七百萬變七千萬,因為以「棠哥」的說法,不止一個地方是十九區,好可能有多個這類形的區域,在自由市場之下,他們也可以住在十九區,也可以等七年,這樣大家有沒有計算人數呢?

一直我都有留意這班「左口魚」的說法,因為每次聽到他們所提議的都是住屋行先。認為香港人無地方住,就要放棄香港人的身份,因此,這位「棠哥」就想到一個另類辦法,就是將大陸人變成香港人,因為他認為,一日150都係少,所以,在大陸建村的話,七年後就自動有香港身份證。這個是存在著保安管理,和司法的問題,不是大叫就可以。

其實,我的想法是剛好相反,若果有人覺得香港住不下,一定要上大陸住,為什麼不入藉中國呢?因為,從國際法或者是地域管理方面,從來都無這個做法,你不承認香港是獨立政體,認為這個是中央的紅線,但始終是有如上海,北京等的地區管理的問題,這樣的話,若果覺得香港真的住不下,又想上大陸住,為何不可以承為真正的中國人呢?這個在法律和稅制方面就清晰,絕不含糊。

我還是認為,所謂大灣區只不過是一個地產項目,是用來替補中國大陸的數市的缺口,找來一班新客入市,因為很多法律和稅制根本上和香港完全不同,又怎麼簡單一句,「大灣區人」的簡單呢?這樣就解決了眾多的「鬼城」問題。

最後,我似乎感受到香港真的很無奈,由一班「法盲」來管治香港,更指點江山,真的是香港的悲哀,更悲哀的是,盲從的人更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