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韓劇《漢摩拉比小姐》:法官有話兒——法律是否一定能主宰人的命運?

韓劇《漢摩拉比小姐》:法官有話兒——法律是否一定能主宰人的命運?
廣告

廣告

正義與邪惡,一直好像成為了對立的層面,亦偏偏有種論述指兩者難定界。在現代社會主流的價值中,大部份已認同法律、法官是一個強大的力量去定義正與邪。偏偏這部由親身經歷大大小小審判的法官所寫的韓劇《漢摩拉比小姐》,讓我們重新質問一個信到十足的論述。做了法官,是否就擁有最高的公信力去主宰人的命運?有了法律,又能否成為判斷對錯的最佳工具呢?

兩名年輕法官,一個草根家庭出身,奉行現實及原則主義跟隨社會流動的男主角,與對於見義勇為的富家女法官當初產生不少衝突。法官一直被認定為中立公正的,正如代表司法界的正義女神像般,該蒙眼及拿著天秤大公無私地看待每宗案件。

不過,路見不平,喜好拔刀相助的女法官,無論在職場上,或法庭上遇到不公的事件,都會忘記自己法官的身份,主動為他們發聲。亦透過法官這份工作,他們見證無論身高要職,還是低下階層,都有著人類存在的醜陋邪惡的個性,教導女法官要忍耐及冷靜處事,成為了此劇前半部份的基調,帶出最令人無奈的,就是「不習慣不忍耐不行」的處事「道理」,縱使是正義凜然的法官,都要順應這「道理」。

此劇橫跨多個社會議題,由土地爭產、職場欺凌、酗酒暴力、性罪行等,此劇的出色之處,是沒有一面倒設定被告人為十惡不赦的壞人,反而透過法官撰寫的判決文,去質問社會為何會出現這些問題,社會上的意識形態如何營造出「惡劣」的人在剝削其他人的權益。弱勢的雞蛋,面對著高牆的壓迫,為何只見更弱沒有被社會間保護?最讓我深刻的是,是劇中經常用細節或輕描淡寫式的比較,顯示出社會間弱勢的不公平待遇,例如公司會長的貪污案,與一宗民事案件的判刑一模一樣。這可謂心術正的法官心裡最想挑戰的矛盾。此處反映了「有錢無罪,無錢有罪」彷佛成為了支配韓國社會的意識形態。

法官也是人,面對的矛盾與普通人無異,究竟用法律是否就能完全定義一個罪的重量?不同的法官會有不同的標準,要準確量度絕對是非常困難。正如劇中男女主角與主法官之間都會對一宗民事案件有多個爭論,在量度被告是否有罪、如何定出最合適的刑罰等都可以有多個結論。法官的重任就這樣被不同社會力量所定義,於普通人而言,就是維繫公義公正的司法系統,於有錢人或財閥而言,是維護他們利益的工具。司法的獨立,是民主體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份,假若司法部門成為了當權者及資本家的工具,社會將會變得非常危險,此劇正正反映出,要擔任一個完全中立及正確的法官,絕不輕易,要肩負維持司法公正的重任,亦並非想像中這麼簡單。

女主角的行為,可能被不少人定性為「任性」、「叛逆」,劇中特意塑造她成為「曲高和寡」的式的人物,她出自肅清法院部門內不正風氣的心,希望透過自己的行動改變現狀,偏偏得不到大多數人的支持。這設定提醒著我們,有著她這類人的存在,才能鞭策權力不能凌駕於公平原則,更完善司法體系,讓平等公正真正能夠在社會上運行。

此劇有別於一般的律政劇,利用法官的角度顯示出人性的醜惡與負能量,一方面亦反映著法官作家想透過此作品表達出對於法律的感悟。佳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