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建燁

建燁,現任澳門《訊報》專欄作者、澳門《華僑報》天文版編輯之一、澳門天文學會宣傳部長、建燁老檔案收藏札記總版主、 廣州 Canton-總版主。 網誌

媒體

聽兩位元老級攝記談往事

聽兩位元老級攝記談往事
廣告

廣告

原文刊在訊報
 
好榮幸在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參加了由澳門傳新協會舉行的「你所不知的濠江風雲-連勝馬路爆炸案二十周年分享會」。這個活動如活動介紹所說:「譚金榮、梁建華兩位元老級新聞攝影記者,將現身説法,訴説『你所不知的濠江風雲』新聞背後,重現連勝馬路爆炸案現場,與新時代記者對話澳門傳媒的過去、現在與將來。」

在活動剛開始的時候,還有在活動進行期間,主辦單位都播放一些澳門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早已向外界播出的新聞片段,還有一些從未公開的完整新聞片段。同樣榮幸的是,元老級新聞攝影記者梁建華分享他收藏的爆炸案當時的報紙。有香港的,也有澳門的。有中文的,也有外文的。可見當時各地各大媒體對連勝馬路爆炸案非常重視。這一些歷史資料值得收藏保留,因為這是時代的見證。

當澳門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新聞片段播放之後,兩位元老級新聞攝影記者譚金榮、梁建華開始分享『你所不知的濠江風雲』新聞背後。當問到當時連勝馬路爆炸案情況是怎樣時?譚金榮就在分享會指出:「九十年代差不多每晚有罪惡發生,香港突發記者和消防員鬥快到現場,夜晚除了記者無人出街。」梁建華在分享會指出:「澳門原本無打算駐解放軍,這件事後才決定回歸後駐解放軍。至於傷者有些自己上鏡湖,有些坐救護車。就算受傷也無停攝影機,陳永漢段影片最清楚。後來有人到醫院對我講,當時作案份子想炸死當時司警,而不是針對記者。有個香港報紙《東方日報》記者受傷不肯離開澳門,後來寫出《東方記者輕傷不下火線》文章,並刊登在香港報紙《東方日報》。」

九十年代的澳門槍林彈雨,明顯當時澳葡政府對維持治安責任問題,有許多處理不足的地方。聽取兩位元老級新聞攝影記者譚金榮、梁建華,對連勝馬路爆炸案的口述,有利對九十年代澳門情況的了解。活動除了回顧當時連勝馬路爆炸案情況之外,也回顧許多突發事件,了解到當時澳門都有許多敬業樂業的前線記者。如果沒有他們冒著危險去採訪,如果沒有他們冒著危險去拍攝,大眾未必知道這麼多事情真相。

當問到有什麼原因,促使去做新聞攝影記者?梁建華在分享會指出:「合我性格,喜歡周圍走,友人還叫我買避彈衣,但好少穿著。同老婆分房睡,因為要聽警察對講機。找法律界人士查詢,只可以聽,不可再傳出去。」譚金榮就在分享會指出:「保險費特別高,做記者有好處,自己收到信息給觀眾有滿足感。當時出到頭條好巴閉,曾經四次上頭條。」新聞攝影記者的確可以周圍走,也可以有自己收到信息給觀眾的滿足感。不過幹得這行業,就必須要有強勁體力,還有不怕危險而且堅持的決心才可做到,這一些精神都是值得我們學習。

當問到做新聞攝影記者有什麼難忘經歷時?梁建華在分享會指出:「許多次被阻礙拍攝,如警察給我們看落差好大,警察做到的事應歡迎新聞攝影記者拍攝才是。一年幾前採訪石排灣也不被保安接受,後來據理力爭,不接受房屋局人情。」譚金榮就在分享會指出:「做記者千萬不要縮,繼續拍攝下去。二零零三年SARS那一年。照入廣州傳染病院採訪,回到澳門擔心家人安全。幸運潛伏期二星期後無事。」聽取兩位元老級新聞攝影記者譚金榮、梁建華以上的口述,可見當任新聞攝影記者危險之大,不過他們沒有因此而膽怯,反而更加據理力爭地努力向前。

活動除了有兩位元老級新聞攝影記者譚金榮、梁建華分享二十年前往事之外,也和新一代記者、其他聽眾探討新聞工作意義與工作道德。聶國瑞、莫麗明等專程參加今次活動,聶國瑞分享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給大家知道。聶國瑞其中指出:「既然廿周年,可反思本地新聞生態。感謝莫麗明邀請我做澳門電台,後來被封殺,後調到香港做財經組。新聞要發掘真相,就要站在警察、政府對立面。後來派到什麼部門做新聞都被投訴。鼓勵現在同業員,被人稱呼你是記者時,永遠記著是人們賦予你的責任。」

人們賦予你做傳媒的責任,就是要發掘真相,保障更多人的知情權不受侵害。令人有點遺憾的是,如有位新時代記者所說現在政府統一發放新聞稿,有時救了火災,才給你採訪,傳媒之間無競爭性。這樣做只會有損新聞真相完整性,也損害許多人的知情權。這樣做可能保障記者的安全,但是新聞就沒有當年這麼真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