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迷失歐洲的球場藝術家:古莊臣

迷失歐洲的球場藝術家:古莊臣
廣告

廣告

古莊臣(Eiður Guðjohnsen) —— 一位稱不上「巨星」的球員,但他的職業生涯卻非常精彩。曾締造歷史,與他的父親一同上場參與國際賽,贏過歐聯、西甲及英超,遊走過八個不同國家的聯賽。

冰島是歐洲小國,人口只有約32萬,加上氣候寒冷,在這個依靠漁業發展的島國來說,足球發展並不容易。而今次故事的主角古莊臣就是出生在冰島足運低迷的時候,當時的冰島只是一支歐洲魚腩,和今天的「黑馬」姿態和有不少球星助陣的現況大相逕庭。2013年,冰島只差一步就能歷史性打進世界盃決賽周,可惜的是在附加賽中不敵克羅地亞出局。「這是命‧也是運」,儘管只是差那一點點,古莊臣就因此仍未能在職業生涯中,帶領冰島足球隊打進任何國際性大賽。

1994年,當年只有15歲的小伙子在首都球會華路亞(Valur Football Club)展開職業生涯。年少的古莊臣已經展現出驚人的足球天賦,15歲已代表一隊參加職業聯賽,並在處子球季攻入7球。(筆者按:寫到這裡,感覺同是15歲的挪威超新星馬田奧迪加特(Martin Ødegaard)和他的起步有點相似。) 與此同時,荷蘭名牌球會燕豪芬亦留意到這位北歐天才,而他亦渴望走進足球發展成熟的國度。雙方一拍即合,古莊臣展開首次外流,翌年轉投該荷甲球會。然而,當年仍是荷甲的輝煌年代,燕豪芬擁有朗拿度及高古等球星,年僅16歲的冰島少年又要面對異國生活習慣的差異,結果未能在一隊內站穩陣腳。而作為一個「技術流」球員,傷患亦成為他的最大敵人,在荷蘭苦候兩年,他的出賽次數寥寥可數,球會亦對他失去耐性,決定把他外借回冰島聯賽的雷克雅維克(KR Reykjavík)。一年後,19歲的古莊臣再次嘗試外流,今次加盟的是當時的英甲(當時第二級聯賽)球會保頓。

今次外流,古莊臣比較幸運,因隊中同時有兩位冰島國家隊的老大哥在陣。貝治臣(Guðni Bergsson)和根拿臣(Arnar Gunnlaugsson)都相當照顧這位天才少年。在當時的英國球壇,古莊臣是「別樹一幟」的。在那個強調「高Q大棍」、崇尚「簡單直接」的時代,他是少數的「技術流」球員。但由於狀態不穩定,加盟後的第一年,他並未有很多的出場機會。職業球員,往往在等待一個「時機」。相比在荷蘭時苦候無果,「機會」很快就找到了在保頓的古莊臣。隨著根拿臣和比歷克(Nathan Blake)離隊他投,古莊臣站穩了正選前鋒的位置。而他亦不負眾望,在該年度「大爆發」,為球會各項賽事上陣了55場並攻入了21球,成為了隊中的首席射手,並帶領保頓以甲組球會身份闖進足總盃及聯賽盃四強。那年的他才剛21歲!

憑藉出色的表現,古莊臣自然地吸引了不少大球會的注視。在眾多追求者中,冰島人投向了仍未成為「暴發戶」的車路士。作為一個前鋒球員,除了能入球外,古莊臣最為人稱道的就是他的傳球能力及驚人的射門技巧。他的加盟激活了藍戰士的進攻模式,和哈索賓基(Jimmy Floyd Hasselbaink)「一剛一柔」的配搭更可稱為英超史上最經典的進攻組合之一。他們首季合作,便為車路士打進了39個入球。翌季,二人的合作更趨成熟,不斷「瘋狂」入球,最後他們以52個入球完成球季,而古莊臣就獨佔了23球!那年的他也只是23歲!

歷史告訴我們,年少成名往往會衍生不少問題,而古莊臣也無法避免。縱然在球場上受盡擁戴,但這也滿足不了他心靈上的需要。2003年,事業如日方中的他被發現在短短5個月內,因賭博而輸掉了40萬英鎊。而他本人亦坦誠自己有沉溺賭博的問題,需要接受治療。同年,充滿野心的阿巴莫域治入主車路士,並引入梅度、基斯普、杜奧巴及基士文等球員,這班球員的名氣都比古莊臣有過之而無不及。縱然,古莊臣起初仍能得到主帥信任,面對球隊陣容「大清洗」仍能站穩陣腳,並得到不小正選機會及貢獻不俗的入球數字。可悲的是,在當年的車路士有種死罪叫「無星味」。2006年,阿巴莫域治找來了「巨星」舒夫真高加盟,這也令古莊臣知道,球隊或者已經再不需要他。有時候,足球世界就是如此無情,無論你立下過多少功勞,今天只要你不在球會的計劃當中,隊內便沒有能容下你的位置。生命令人感到無奈,但無法捉緊,便只好放手!繼續生活,便得尋找新的場景,期盼再一次綻放光芒。就這樣,兩星期後古莊臣宣佈離開效力了6年的車路士,遠赴西班牙加盟巴塞隆拿。在倫敦的6年,古莊臣的職業生涯推上了高峰,他得到了2次慈善盾、2次英超冠軍及1次聯賽盃冠軍,28歲的他就這樣帶著榮耀離開了車路士!

來到巴塞隆拿,古莊臣所面對的競爭比他所想像的大得多,當時巴塞擁有如日方中的朗拿甸奴、初現光芒的「球王」美斯、「獵豹」伊度奧、「法國小巨人」古利及「魔術師」迪高等中前場球員。初加盟時,外界對於古莊臣的上陣時間並不看好,但自信的冰島人一次再一次以上陣時間去作出回應。結果,在巴塞的第一個球季,他在各項賽事合共上陣42場,打進了10個入球。但「星味」不足或者就是古莊臣的天敵,縱然首季的表現不俗,但他並未因此以獲得教練及球迷們的歡心。翌年,「高貝利之王」亨利來投,再加上保贊及杜斯山度士的冒起,球隊在前鋒線上人才過盛,為了爭取上陣時間及配合球隊戰術,古莊臣更多時間出現在中場位置,故此也令他的入球量大大降低,整季只有3球進帳,而巴塞亦經歷了一個失望的球季。2008年,巴塞換上了哥迪奧拿掌帥,球隊也成為了「地上最強」,連奪歐聯、西甲及國王盃等三項冠軍。成為「三冠王」後的巴塞沒有放棄增兵,今次輪到另一「巨星」加盟,他就是伊巴謙莫域。在車路士時經歷的場景仿佛再一次重現於古莊臣眼前,他再也看不到自己在球隊的位置。所以,他決定在法國尋找新的經歷,在31歲時加盟摩納哥,並展開其意想不到的「人球」生涯。

在摩納哥,球會給了他9號球衣,寄望他能加強球隊的進攻火力。可惜古莊臣的狀態嚴重下滑,表現令人失望。短短半季,摩納哥就將他借用至熱刺,促成他重返英超。但隨著他的狀態持續不穩定及再次沉溺賭博,他在熱刺換來的是再次被放棄。其後,他輾轉加盟過史篤城及富咸,但結果都是一樣。2年來,他踢過4間球會,全部失望而回。「成功」似乎離他愈來愈遠,昔日的天才今天無人願意接收,這些經歷大大打擊了已經過了足球員黃金年齡的的古莊臣。以往自信的他也開始意識到自己再沒有立足歐洲主流聯賽的能力,33歲的他流浪到希臘,成為AEK雅典的球員。

希臘的聯賽水平相對較低,古莊臣尚算能應付得來。而當地球迷亦十分歡迎這位冰島球員加盟,這令他重拾了對足球的熱誠。這時候,光似乎要進來,準備驅走他這兩年的黑暗。原來,最悲哀的事還未找上他。同年10月,只加盟了球隊3個月的他在比賽中受傷斷腳,整季幾乎報銷。季尾,AEK雅典出現財政問題,無奈地與他解除合約,這也令古莊臣再一次經歷「被放棄」。其後兩年,他在比利時效力過兩間球會,經歷了兩個平淡球季。

2014年夏季,古莊臣回到了「成名地」保頓(Bolton Wanderers F.C.)。14年過後,世界變了樣,「銳步球場」已換了名字叫「馬克龍球場」、球衣號碼由12號換成了22號、當天一臉稚氣的少年亦成長為滄桑的前輩。但唯一不變的是保頓球迷對他的熱情,古莊臣重返保頓就有如杜奧巴重返車路士一樣,受盡歡迎與擁戴。縱然, 世人從來沒有把他當作「巨星」看待,但他永遠會是每一位保頓球迷心目中的「傳奇」。(編者註:一季以後,古莊臣繼續流浪,他的新東家是中超球會石家莊永昌。2016年1月1日起,古莊臣和永昌的合約期滿,將會回歸歐洲落班,期望重拾狀態,為冰島國家隊出戰歐洲國家盃。2017年9月,他正式宣布退休。)

引用詩人王維的名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古莊臣的球員生涯流浪過8個國家,14支球會。近年他的表現確實令人失望,而且面對窮途絕路,再也不能像「全盛時期」時那樣綻放光芒。但至少,古莊臣仍然保持對足球的熱愛和樂趣,深盼有一日為自己的職業生涯劃上完美句號。

球員 ‧ 故事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