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哀木

哀木
廣告

廣告

一向喜歡木頭,喜歡木造的東西,喜歡木散發的氣味,喜歡木的靈氣。圖中是我家裏的鐘,原木造的,有一次跟朋友去比比書屋,看見這個,很喜歡,便買了回來。別以為只是爛木頭,價錢一點不算便宜,最貴的,是打磨的手工。

這幾天,處處塌樹,工人很努力去清理,於是,滿街都是切鋸開的大木頭。木頭很美,看着一圈一圈的年輪,都是歲月留痕,如此奇妙的設計,只能用渾然天成來形容吧! 整理好,木頭放在家已是妙絕的裝飾品,也可當小櫈子坐。

前兩天,看見有對男女在檢視街上被遺棄的木頭,我想,他們和我有同一個想法,很想檢拾一些漂亮的回去,但那裏圍上了封鎖線,如果拿走的話,官僚總會把你當賊辦——誰知道這些木頭是否拿去回收重製成不同產品呢?

誰知道呢?是的,誰又會想到,這些木頭,絕大部分是送往堆填區的。

何等可悲?木頭是如此優良的資源,因為颱風而夭折,1萬5千棵樹,就此被分屍全部送往堆填區,這真夠效率,真夠方便啊。只要盡快清理,讓它們消失於大眾眼前,問題就好像解決了,而完全不會意識到,這種處理手法有沒有問題。這些木頭可以造多少東西?簡單如我家裏這個鐘,不是很好的藝術裝置嗎?但香港是沒有製造業的,創意藝術都被打壓,這些東西都不符合經濟效益,如果要由政府先處理和存放木頭再賣給或送給有需要者,就不符成本效益了。香港最重要的是效率,把一切送往堆填區,俗語所謂「冇眼屎乾淨盲」,最有效率。

可笑是,這個政府不斷告訴你,堆填區就快飽和了,很快便垃圾圍城了,所以我們要垃圾徵費了,然後他們把1萬5千棵肢解了的大樹,送去堆填區,用珍貴資源來縮短堆填區壽命,你說可笑不可笑?

塌樹是新鮮事嗎?每逢打風,都有大量塌樹,如果一個政府關懷環境,早在十幾廿年前,已可撥一些地,花一點錢去處理和存放這些木頭,再廉價賣給用家(如藝術工作者、創意工匠甚至小市民),這是很過份的事嗎?需要花很多錢嗎?但政府不會做,每次都會告訴你,一次塌這麼多樹,消化不了,全送去堆填區吧。但「一次塌這麼多樹」是百年一遇的嗎?幾乎每年都有啊!

這不折墮嗎?究竟這個政府,要代香港人造多少孽障?

昨晚到公園跑步,滿眼是塌樹,空氣中散發着濃烈的氣味,不臭也不香,我從沒有嗅到過,但我知道是大量枯樹和枯葉散發出來的。嗅着嗅着,越發悲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