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倩盈

嶺南大學中文系學生,副修國際研究。前嶺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及學聯常委,現擔任學聯代表會主席。熱衷於學生組織及社區充權。 網誌

生活

別讓偽善者奪走電子煙——二手煙受害者的吶喊

別讓偽善者奪走電子煙——二手煙受害者的吶喊
廣告

廣告

來源:El Comercio Perú

最近,出現了不少關於規管電子煙的討論,包括立法會議員、區議員、醫學界人士及中小學校長會等很多團體,皆提出全面禁止電子煙的倡議,讓我頓覺這群人極度離地,使我憤怒非常。於是我決定撰文,以一個煙草受害者的身份,反對禁售電子煙。

我叫Alice,二手煙齡廿二年。從我仍是嬰孩時,我已經開始吸食父母的二手煙,身邊的所有物品亦佈滿三手煙。六歲時,我第一次了解到煙草的禍害,並開始勸說父母戒煙,不果。我討厭煙味,討厭自己氣管差,討厭在學校因身上煙味而遭到側目,亦厭惡那種父母正在慢性自殺及殺我的感覺。但久而久之,隨着兩老多次戒煙失敗,我也變得麻木。大學時期,住進宿舍,我逃離了那二手煙之家四年。然而幸福轉眼即逝,和大部分離宿回家的青年一樣,回到家後,非常不適應。我對煙的憎恨又浮上心頭,一發不可收拾。有時我的心情會變得特別敏感,當醒覺到每一口呼吸都充滿焦油和殺意時,我會陷入近乎抑鬱的狀態,關緊房門,然後痛哭,甚至會撰文、寫詩,去抒發我對父母的恨意。有時,在我的眼中,吸煙最多的母親,根本不算是人,而是一隻被尼古丁主宰的生物。她口裡說着注重我的健康,但從不面對二手煙對我的禍害,甚至在我生病時,也不曾為我避免二手煙。當我對她的行徑和自相矛盾表達不滿時,她總會惱羞成怒,以極差的語氣回應我,仿佛錯的是我,是我不夠包容她每天加害於我的行為。全屋擁有最強顯示卡的電腦在大廳,有時我會戴上兩個口罩打機,但仍未能隔絕那惡臭。即使隔絕了口鼻,頭髮、衣服還是會沾上三手煙,長伴着我。以上大概總括了我目前的生活。諷刺的是,基於記憶及其他親情元素,我依然愛着父母,這種情感也是痛苦的來源之一。

也許這就是人性的弱點。我深信父母愛我,卻無法因為愛我而戒煙。放棄那「父母夠不夠愛我」的幼稚想法後,電子煙進入了我的生命。一位從吸燃燒煙草轉為吸電子煙的大學同學聽完我的心聲後,向我推薦一種日本電子煙。我努力說服父母嘗試電子煙。目前,父親已成功轉食電子煙。家中只有電子煙時,我的生活質素大幅改善。電子煙溫度較低,不會燃燒煙草,有助減少有害化學物質。英國Commitee On Toxicity亦發表報告,指由吸食燃燒煙草改為吸食加熱煙草,健康風險很可能有所減低。(As the exposure to compounds of concern in the aerosol is reduced compared to conventional cigarette smoke, it is likely that there is a reduction in risk, though not to zero, to health for smokers who switch completely to heat-not-burn tobacco products. )除此之外,電子煙噴出的煙霧較燃燒煙草淡,在家中也很快消散,在嗅覺上的影響很小,我得以在大廳感到舒適,終於不用一邊打機一邊被惡臭激發抑鬱和恨意。電子煙始終不及燃燒煙草頂癮,但父親為了我,花了一番功夫才成功轉食,此舉改善了我和父親的關係。


來源:自行拍攝

回到關於規管電子煙的討論,我實在不能忍受一些要求禁止電子煙的人的可恥嘴臉。一天上班途中,我看到了一塊出自銅鑼灣區議員、健康與吸煙委員會委員伍婉婷的橫額,以差劣的平面設計訴說她要求禁制「新煙草產品」的立場。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就得啖笑。竟有天才想出要將煙草區分新舊。誠然「新煙草產品」比「舊煙草產品」好欺負得多,試想想,假如伍議員扮成「健康大使」,掛出「要求香港全面禁制煙草產品」這種最為香港人健康着想、用心良苦的橫額,她會流失多少選票?還能有政治生命嗎?「新煙草產品」這種未受規管的發明,明明害處較「舊煙草產品」少,卻成了政客們強力打壓以取悅怪獸家長和離地醫學界的對象。這不是欺善怕惡是甚麼?

說到煙草,我相信我是全港數一數二最恨它的人。平時在街上遇到打邊爐和火車頭,我都會怒目而視,亦會用粗口鬧人。可是,我反對禁制電子煙。你可以抽稅,但請勿將我唯一的希望奪去。一些人看到這裡,會認為我的父母應該戒煙,而非食電子煙了事。我只願重申,我從六歲起勸父母戒煙,轉眼經已十六年,世界非完美,人亦無完人,不是每個人都能戒煙。以母親的意志力來說,她連轉食電子煙都未能接受,認為吸食時間過短,尼古丁不足。但在我和父親之間,我們成功以電子煙各退一步,在大廳和平共處。我相信隨着科技進步,母親也能夠找到適合她的電子煙。在那之前,難道社會已經要用那所謂的健康理由,去抹殺我的希望嗎?

理論上,假如明天全香港煙民都改吸電子煙,煙草對整個社會的害處都會減低,惡臭也會大大減少。但是,在香港這種社會中,卻充斥着一群各懷鬼胎、離地又或是天真的立法會議員、區議員、醫學界人士及中小學校長等人,去爭取禁止電子煙,同時包容燃燒煙草的存在;讓政府繼續以煙癮賺取稅收,同時努力截斷電子煙這種第二選項。簡直是對於市民的一種反智虐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