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絕食者呂智恆:「咩時候會以死相諫?就係就快滅亡嘅時候。」

絕食者呂智恆:「咩時候會以死相諫?就係就快滅亡嘅時候。」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理大早前強行沒收民主牆,學生會多次交涉未獲回應,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及學生會評議會主席阮柏喨絕食抗議,至昨晚達成共識,重獲民主牆管理權,結束44小時絕食行動。在絕食行動開始後不久加入的中大碩士生呂智恆,近年多次絕食抗議,包括抗議高鐵一地兩檢。呂智恆指,絕食等同以死相諫,「咩時候會以死相諫?就係就快滅亡嘅時候。」

理大學生會發起行動當日(10月5日),目前為中大碩士生的呂智恆正坐車回家,得知理大同學開始絕食抗議的消息後立即折返,加入絕食行動。

呂智恆在加入絕食翌日(10月6日)接受獨媒訪問時指,不止理工大學,過去兩年大專院校不斷打壓學生,「近呢一兩年院校瘋狂打壓佢唔鍾意見到嘅政治主張」,包括浸大普通話豁免試事件、中大譴責某些不合意的政治標語、教大民主牆事件等。他之所以加入絕食,是希望與理大學生會共同堅守信念。他認為打壓來至最高決策者即中共施壓,而校方高層多數同為政界高層。

IMG_2746

他坦言絕食「其實係一件好困難嘅事,唔係咁容易做到。」他指自己曾絕食三次,第一次是在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案件前,第二次是香港與台灣的良心犯被中共或港共政權判罪,第三次是在梁天琦案開審時。他指絕食行動使他的身體愈來愈容易感到冰冷,原本沒有計劃再次參與絕食行動,但他看見還有碩果僅存的學生為自由而戰,絕食人數又少,決定加入。

呂智恆認為,絕食是等同以死相諫,「咩時候會以死相諫?就係就快滅亡嘅時候。」他強調絕食的對象從來並非當權者,而是感染人心。「雖然好多同學未太有感覺或者一份觸動,但你難保兩三日之後有變化出現。」他認為絕食也許能喚醒某些人,令他們希望「做返少少嘢」。

訪問期間,他不時向到場支持的市民道別感謝。

「我覺得香港人最核心理念就係搵錢,搵錢、買樓、搵間好學校。所謂自由、法治都係為咗搵錢,只要嗰樣野唔係燒到埋身,其實佢哋好多仲係好冷漠。」呂智恆提到,很多院校學生會選舉的投票率插水式下降,「佢哋唔會唔關心,但關心嘅程度係咪足以驅使佢哋出嚟爭取?我覺得未到。」

他提到傘後無力感,政府接連的打壓使香港人失去希望,「政治領袖或者有希望嘅人物全部打到殘曬,入獄嘅入獄,逃亡嘅逃亡。」呂智恆認為香港人堅忍不足,「你會見到台灣、南韓、甚至乎係印度,當佢哋政治領袖比人大抓捕,入獄嘅時候,啲群眾係會爆發更加大嘅運動。但香港唔係囉,香港係調返轉。」他對此的失落感大於當權者的打壓,「點解經過一輪失敗之後,大家就已經做返以前嘅香港人呢?」

本身為基督徒的呂智恆,強調參與抗議是源於信仰,「十字架唔係單單擺喺前面作為一個擋箭牌,其實係要背負佢。」他指耶穌對門徒說,要在最細小的弟兄上作工,亦即「苦難者、最卑微、最受壓迫嘅人。」他又引述一本名為《基督徒不服從》的書,書中筆者告誡:基督徒應與苦難者一起,禱告只是第一步,不是終結話題的一步,禱告後應有實際行動回應。呂智恆認為,基督徒應兼以禱告與行動連結苦難者,自己正朝此方向進發。

他認為現時香港教會回應社會政治方面偏弱,相對保守,「佢哋會話嘩你做乜咁激進,又上街又反抗當權者」,「耶穌咪反抗緊當權者,唔係點會比彼拉多(羅馬總督)釘上十字架。」

IMG_2742

IMG_2755

記者:黎瑩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