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國際

唔使用腦的義和拳邏輯

唔使用腦的義和拳邏輯
廣告

廣告

我那篇貼文「誰才是在搞衰香港」講的是特區政府、北京當局及香港有不少人,才是在不斷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而這一位香港前白宮發言人竟然在留言中無厘頭地說「西班牙政府也不容忍分裂其國家」。

都真係幾無厘頭,我講的是「一國兩制受到破壞」。係咪我講得唔夠清楚?是他閱讀理解能力有問題?還是存心插贜?

今年五月去了一趟西班牙。在巴塞羅拿,在街道兩旁的樓房都掛上了大量象徵加泰羅尼亞獨立的旗幟,就是在馬德里也見過,只不過沒有巴塞羅拿那邊密度高。爭取獨立的手段是否乎合憲法規定是個問題,最終是否能夠得到國際社會的確認又是一個問題。但起碼只要是不引發動亂,討論總是可以的,推動這方面的工作看來還是可以的,在自己家居的陽台掛上象徵獨立的旗幟及標語也不見得會有人上門找麻煩,政府看來也不會動輒標籤你是分裂國家,官方傳媒不會喊打喊殺,也不會有一些低端人口指着自己的鼻說自己才是愛國,然後指你是漢奸走狗想郁你。幾天後到了馬德里,有個晚上在一個廣場上,與一位已經退休的公務員碰上談談天,廣場旁的樓房也是掛上了一些支持加泰獨立的標語及旗幟。馬德里那邊很多人都反對加泰搞獨立公投,他反對加泰獨立。但他對政府法律追究前一陣搞加泰獨立公投的加泰政府領導人卻不以為然。因為他認為這樣解決不了問題。對,有法律依據都不一定能夠解決這一類問題。更何況如果政府多行不義,就連法律都唔使講?就連憲法保證了的言論自由都不需要尊重?就憑佢阿爺講了一句零容忍?

在威權政體之下,而又當那個當權政府已經變得不懂講道理,又大家長又缺乏自信的情況下,才會防民之口甚於防川,才會變得越來越胸襟狹窄,完全失去了作為當權政府應有的政治大度與政治寬容。唔使講法律,唔使講憲政,只係靠大聲,靠權勢,靠肌肉,靠惡,靠走狗嘍囉,靠義和團,甚至不惜製造社會撕裂、把事物極端化、拉一派打一派、甚至鼓勵一些盲目的仇外情緒、激化對不同意見者的仇恨等等。這些全都是毫無自信的極權政府慣用的手段。而好像義和團這一種低端人口也往往在這種社會政治氣氛下得以孕育。國內的憤青、小粉紅、愛國盲毛、甚至去到國外會突然份外愛國,動不動就要以唱國歌、搞事、趴街賴皮高叫 kill me now 來展現愛國情懷的強國小強,其實都是現代版的義和拳。

香港的愛字頭、藍絲帶、及如白宮發言人這一類,也是義和拳精魂上腦。有時都未知你講乜、可能唔明你講乜、或者索性唔理你講乜,只要你踩親佢主子條尾,佢就唔理乜嘢事。總之就以為標榜自己愛國愛港大晒,指住自己個鼻,當自己有個愛字鑿在額頭上就惡曬。

這一類人的邏輯其實好簡單,只要佢阿爺話咗唔得,咁就唔得,唔需要同你講法律,甚至可以隨意插贜,明明無講也當你講咗;至於佢阿爺以前講過啲乜,講咗啲乜嘢唔算數,佢哋又會完全當 delete 咗。總之你唔係跟佢同一口吻,佢就可以隨意將鬼話塞入你個咀。呢位白宮發言人好學唔學,學足佢主人。佢哋呢類人嘅邏輯係,你唔旗幟鮮明支持政府,你就肯定係支持搞革命,甚至自己就係搞革命。不如我又用同一邏輯公開問吓呢位所謂白宮發言人,佢有冇旗幟鮮明公開反對過人獸交?好似冇。咁係唔係即係表示可以得出結論,話佢日日搞人獸交?

我一向旗幟鮮明,清清楚楚話港獨係梁振英製造的偽命題,根本唔係香港當前問題的核心。把所有批評共產黨及政府的言論,都說成是支持港獨,根本就是轉移焦點,迴避討論問題的核心。

這一類人唔使用腦,總之揸住一句「佢阿爺話反對港獨,零容忍」,咁佢哋嘅人生就真係變得好簡單囉。仲駛乜諗嘢!唔理你講乜,總之唔啱聽就話你係港獨,你同佢講言論自由佢哋就話你縱容分裂國家,咁就萬事大吉,乜都唔使同你傾。然後仲可以大聲夾惡話你係千古罪人,話你係漢奸走狗,仲可以喊打喊殺;又或者懶超然懶抽離,話睇下落去蝕底是誰囉這一類完全迴避了是非判斷與價值取捨的風涼話。

當年的義和拳,話自己刀槍不入,又話要支持及重振那個已經爛泥扶唔上壁的滿清政權,又得到清政府的官員甚至說老佛爺的支持,跟住個世界也是變得同樣簡單。殺傳教士、打外交官、屠殺教民、這些瘋狂行為都是在愛國的名義下進行的。當年在義和拳勢力最鼎盛的山東,只要你不認同他們的信仰及主張,義和團就郁你,也不管你是不是教民。最後點?咪搞出個大頭佛囉!咪無端端死咗幾萬人囉!咪連傳教士及外交使節也有被殺囉!清政府在八國聯軍之後重要委派親王去到德國親自道歉囉!幾有面吖!最後又救到那個腐敗無能的政權嗎?而且還要記着,最後親自下令要處決那些義和拳民的,正是曾經給予義和拳肯定和支持的老佛爺。

百多年後的今天,這一類人在香港也出現了。發展?進步?睇你講邊方面啦,有些地方,進步個屁!當大家看到香港也越來越多這一類低端人口的時候,有時真的不能不慨嘆,要退步起來,退步真係可以快過進步好多。而且,有D人墮落起來真的沒有底,低端人口可以低處未算低,一隻還有一隻低。我一向旗幟鮮明反對極權獨裁,但如果有朝一日佢阿爺下令要解決這一類現代義和拳,都唔知到時自己應該點反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