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倩盈

嶺南大學中文系學生,副修國際研究。前嶺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及學聯常委,現擔任學聯代表會主席。熱衷於學生組織及社區充權。 網誌

生活

禁電子煙作為階段性政績——寫在施政報告前

禁電子煙作為階段性政績——寫在施政報告前
廣告

廣告

今日(十月十日)是林鄭公佈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的日子。撇除我對特區政府終將完全失效的幻想,我最關注的施政報告內容除了土地規劃,就是最近在教育界和醫學界鬧得熱哄哄的電子煙規管方針。因為在這個議題上,我們可以發現政客的可笑面孔。

蘋果日報報道,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看了名字覺得很熟口面,原來是簽完支持取締民族黨聯署後發聲明反悔的那一位)與教育界葉建源一起見記者,想趁林鄭發表施政報告前發聲,呼籲政府回心轉意,全面禁售電子煙、加熱煙。陳沛然指,不少醫生、護士團體以致病人組織都希望政府全面禁售電子煙、加熱煙,擔心下一代會吸食這種新的煙草產品。葉建源則指,聽到不少家長指現時很多年輕人、甚至小學生都有吸食電子煙,情況令人震驚,所以希望政府全面禁售電子煙、加熱煙。

我們看到教育界政客對新舊煙草產品的奇異立場,在電子煙出現之前,年輕人、甚至小學生吸燃燒煙的情況已經一向令人震驚。在我們九十後的年代,最能震憾人心、使社會關注年輕人吸煙問題的事件,莫過於MK妹「瞓啦柒頭.jpg」一圖的出現和流傳。可惜,當時甚至直到現時,都並沒有葉建源這種議員站出來,要求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即時全城禁售燃燒煙草,以致今時今日,我身邊吸燃燒煙的九十後朋友眾多,實在是悲哀之事。

昨日,年輕人吸燃燒煙,教育界配合政府在學校教人「不食第一口」。今日,年輕人吸電子煙,葉建源就出來踴躍倡議,要求全城禁售。明明年輕人染上惡習,根本不可能成為全城禁止一項行為的原因,例如我們不會因為年輕人飲酒而全城禁酒,也不會因為有中學生趁歐國盃偷入馬會賭博而全港禁賭,而是會選擇加強檢查身份證。為甚麼葉建源之流的政客對新舊煙草產品有如此大的差別待遇?分別原來在於幾十萬人食和幾千人食、已合法和未合法。說到底是「唔好蝦」與「好蝦」的分別。

「成功爭取禁售電子煙」對不少盲目痛恨煙民的人和憂心忡忡的家長來說,可謂是讓他們流盡口水的政績。把禁售新煙草產品看成全城禁煙的一步,能使他們發夢都夢見無煙香港,真是想起都興奮。然而香港仍有約六十幾萬煙民,佔人口近一成。在可見的幾十年內,燃燒煙民仍會是「唔好蝦」,政客還是會繼續「買班煙產怕」。政府不會有勇氣宣布,多少年後要讓煙草在香港完全消失。而在所謂的無煙香港出現之前,我家還是充滿濃濃的燃燒二手煙,戒煙多次失敗頹廢的兩老,已失去轉食加熱煙的選項,連犧牲一點煙癮去害少我那麼一點點都不再做到。

這不是二零一八年的電子煙夠不夠無害的問題,而是我們在原則上決定,為了實現一個遙不可及的、連時間表都拿不出來的目標,我們就要放棄所有折衷方案。

上一篇文章提到我與友人談論電子煙話題,其實我的友人是「一個平凡醫學生的日常。」版主的朋友。知道對方看過我的文章後,我一直期待對方的公開討論。兩小時前,平凡醫學生終於出了關於電子煙的post,他問道:「政府應該保護香港九成人口的健康,還是保護一成煙民的「自由」?」

就此我希望提出幾項不必禁售亦可保護九成人口的政策,指出其他人的健康和少數人的自由不是完全對立。雖然,為了人性的實況去仔細制訂政策,比禁售麻煩得多,睇怕都會因行政成本而被政府嫌棄。一刀切,然後每晚想像煙民突然全部蒸發總是更美好。不過,寫出來總沒有多少成本吧。我只建議加熱煙相關政策,因為我不算很熟悉Vapes。

一、限制加熱煙發售年齡至三十歲以上(增加轉食比例、減少新進煙民比例)
二、學習日本,大量建造吸煙室,廿年內可禁止街上吸煙(解決二手煙傳播)
三、對加熱煙抽煙草稅,可以高額,但僅僅低於燃燒煙
四、推出真正有效的控煙和禁煙宣傳,對違法煙民採取拘捕而非告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