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殷琦

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生、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做YouTuber、專欄作家(稿費...)、鋼琴老師、合唱團。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小妹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YanKi) 網誌

政經

也許,我們都在打一場必輸的仗-在2018施政報告之後

也許,我們都在打一場必輸的仗-在2018施政報告之後
廣告

廣告

這幾年,如果真正關心香港命運的人,也許心情都會如我一般沉重。彭定康離開香港時,曾說過這麼的一句:將來香港的自由,不一定由中國來剝奪,而更有可能是香港一些人自己主動一點點葬送。

對2018施政報告,儘管已經不敢有期望,卻竟然還會失望-彭定康當時所言、可真是一矢中的呀。也許最令人民心傷的,是一個距離人民越來越遠的政府。心傷,是看見一個個擁有權力的人,不好好分配資源,卻只管依附內地、官商勾結;大財團都是吸血殭屍,只顧殘民以自肥。為討好中央、身為父母官、不去處理每日會令香港最終陸沉的150人單程證政策,卻以數不清的「賣港政策」,把我們所愛的地土一點點的「賣」給強國,包括「高鐵強行興建今年終於通車」、「大灣區發展」、「一帶一路」、「一地兩檢」...

一場名為「土地大辯論」的大龍鳳,換來的只是要委員會為政府北大嶼山人工島的填海背書。而,人工島計劃的背後遠因,又是番番去依附內地、官商勾結、吸血大財團的問題;而這些問題,除非斬掉重練,否則根本就無辨法解決—心傷的,是看見不公義政權的粗暴介入、父母官道德之淪亡、新聞自由與集會結社自由的淪落而甚麼也做不了,這都讓人感到異常的無力。

更心傷的,卻是有很多香港人,不問世事地只顧自己發達、不但吸盡低下階層市民的血,更容讓自己所愛的地土,被這些沒良心的父母官蹂躪。雖然我實在難以理解,但的確有很多人,真心覺得「跟大陸果套好呀」、「做乜一定要民主姐」、「點解總有人搞事破壞經濟」,而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唔係收左錢、唔是盲鐘鐘、而是真心咁覺得-呢點,先是令人感到最心傷又心寒。我想問,人生之為人的價值,是金錢嗎?是權力嗎?難道有了這些,我們就可以拋棄民主、自由、公義等,更高層次的道德價值嗎?

也許,我們都在打一場必輸的杖-必輸的原因,不僅在於對手有多強大,更是在於自己的「陣營」也絕不團結-要不、就勾結對手、分化自己人,要不,就根本不明白點解要「對抗外敵」。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卻怕豬一般的隊友,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我想起 Avengers 3 中的「奸角」Thanos 是如此的強大、而地球的英雄們卻如此的弱雞,打生打死都唔會有機會贏、仲要轉個頭俾佢搶多粒寶石-無錯,強弱就係咁懸殊、根本就是雞蛋抗高牆-但,即便粉碎、也要堅強;那並不是因為我有多強大,只是因為我實在不能裝睡下去罷了。

「今天雞蛋撞石牆 不怕壯烈下場 決不退讓
否則俯首做白羊 一世困在牧場
怎樣較理想 盡早思量

人已到了決志現場 再拖便遭殃
仍扮作昏睡 大夢裡等瞻仰」-〈謝安琪.雞蛋與羔羊〉

今天,我仍然如此相信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