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超限管制下的內地維權律師

超限管制下的內地維權律師
廣告

廣告

文:一名維權律師

早在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官方智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所長袁鵬在《人民日報》海外版撰文,稱內地維權律師是美國藉以「自下而上」方式干擾中國崛起的五股勢力之首。

三年後,公安部牽頭,同時動員全方位官方媒體開展一場全國性的維權律師打壓行動,民間稱之為「七零九事件」。隨著疾風暴雨的抓捕、集體「失蹤」、電視認罪後,律師業全力管控進入頂層視野,三年以來各類管制措施急速強化和升級。

二零一六年九月,司法部層面發佈兩個管控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的《辦法》。次年一月,中華全國律師協會連續出台兩個行規,全方位對律師執業行為及言論作出全面管控。

司法部《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第四十九條規定:「律師事務所應當建立健全重大疑難案件的請示報告、集體研究和檢查督導制度,規範受理程式,指導監督律師依法辦理重大疑難案件」。第五十條規定:律師事務所應當依法履行管理職責,教育管理本所律師依法、規範承辦業務,加強對本所律師執業活動的監督管理,不得放任、縱容本所律師有「採取煽動、教唆和組織當事人或者其他人員到司法機關或者其他國家機關擾亂公共秩序、危害公共安全的非法手段,聚眾滋事,製造影響,向有關部門施加壓力」等行為。

不僅如此,二零一六年末司法部還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律師協會建設的意見》,指令律協築牢織密律師執業活動監督,修訂相關律師行為規範和處分規則,要求細化行業處分依據,確保各類違法違規行為得到及時有效的懲戒。

全國律協在沒有向會員公開草案的情況下快速通過《律師執業行為規範》(試行)、《律師協會會員違規行為處分規則》(試行)。

該《行為規範》第六條規定:律師應當忠於憲法、法律,恪守律師職業道德和執業紀律。律師不得利用律師身份和以律師事務所名義炒作個案,攻擊社會主義制度,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不得利用律師身份煽動、教唆、組織有關利益群體,干擾、破壞正常社會秩序,不得利用律師身份教唆、指使當事人串供、偽造證據,干擾正常司法活動。

該《處分規則》第三十四條規定:影響司法機關依法辦理案件,在多種情況下,可給予中止會員權利六個月以上一年以下的紀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取消會員資格的紀律處分。

司法部、全國律協將管制措施築牢、織密、細化後,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處罰、懲戒維權律師的高潮。不到一年多,山東、雲南、廣東、湖南各省司法廳先後啟動處罰程式,以發表「危害國家安全」言論、擾亂法庭秩序等為由,將祝聖武、王理乾律師、王龍得、隋牧青、文東海、楊金柱律師吊銷律師執業證書,其他因網路言論、法庭秩序已經或面臨行政處罰、行業懲戒的律師還有浙江吳有水、江西謝六生、廣東龐琨、河南姬來松、北京黎雄兵等律師。

維權律師是公民權利的有利延伸,其作為公權力的監督、制約、平衡的角色不容替代,他們在超限管制下的艱難前行表明內地法治之路註定不平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