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蘇查哈爾燦

公民社會關注者、獨立撰稿人 網誌

政經

從「九西之爭」看香港的自治淪落

從「九西之爭」看香港的自治淪落
廣告

廣告

香港的民選政治選區分為五大區,九龍西是其中一區。九龍西長久以來是泛民和本土的陣營之一,出過馮檢基、黃毓民、毛孟靜、黃碧雲等多位議員。2016年立法會選舉黃毓民以400餘票低票敗予本土政治新星游惠禎,游惠禎成為立法會史上最年輕的女議員,不料因未依照法律規定宣誓被取消議員資格,由此也成為立法會史上任期最短的議員之一。連同一起因宣誓風波失去議席的劉小麗二人,造成九龍西本屆立法會兩個議席的空缺。兩個議席同屬於非建制派,若同時舉行選舉,將會採用「比例代表制」,建制派必能贏得一個議席。正因此,劉小麗採用「策略性上訴」使得九龍西補選將分開為兩次舉行,「單議席單票制」大大提高非建制陣營奪回兩個議席的可能。

今年3月,民主派推選出姚松炎來競選填補游惠禎失去的議席,雖險而入閘,卻不敵民建聯的鄭泳舜,無緣相隔八個月後重返議會。10月,劉小麗報名參加九龍西補選,卻在昨日被選舉主任裁定其提名無效,再次喪失成為民選議員的資格。選舉主任判定其雖然在政綱裡刪去「自決」的字眼,但仍認為劉小麗不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的香港主權,把香港獨立作為其政治取向。

至此,雖未完成九龍西的補選,泛民卻已在地區連連敗退,結果亦顯得撲朔未知。

九西之爭,爭的是立法會35席直選議席中的一席,在當下環境爭的是所謂「關鍵一席」,亦即分組點票的否決權,當九龍西此席再失,立法會直選議席建制將過半數,而議員提出的議案在分組點票的情況下就可以輕易獲得通過,無疑建制議員又將啟動修改議事規則的程序,再次收窄議員權力。

如果說姚松炎輸在無地區根基,無落區經驗,無良好形象和無選舉策略上,那劉小麗提名無效則是「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香港版。劉小麗隨後發問:「難道只有向他們跪低的人才可參政?」像是一句訴求,又像是一聲哀討,公民的選舉權不應因任何理由被剝奪,當選舉主任擁有「一票否決權」,不需要廿三條立法,政府就已經可以排除任何異見者和反對派參政,民主直選變成有篩選的立法會選舉,整個立法會的民主成分就已消失殆盡。選票呢,還有意義嗎?

裁定劉小麗的提名無效,不由得讓筆者想起Martin Niemöller的那篇《起初他們》(《我沒有說話》),當戰火未燒到自己的時候,每個人都覺得事件與自己無關。主張「香港獨立」的梁天琦、陳浩天接連被DQ,開香港歷史上首次有人因政治背景審查而被褫奪參選權的先河,隨後主張「民主自決」的周庭也不被選舉主任認可其政治立場,而今,工党背景的劉小麗居然也成為選舉主任DQ的對象。而後作為PlanB的李卓人(可曾是支聯會主席),是否會如今年三月補選時的劉穎匡一樣被認為「顯然是要接替或取代梁頌恒和梁天琦議席」、「曾獲梁頌恒支持參選」而被DQ,都成為未知之數。當一個人的取向可以被任意揣測,當支持者的意志可以被任意轉移的時候,還何談言論自由。紅線會劃到何處尚且未知,但可以篤信的是,當自由被危及,就是社會的沉淪之時。

自治的淪落,不只是選舉主任的DQ權力被一步步合理化,更是社群結構的逐步潰散。香港暫且只有建制與泛民、本土之分,當看到非建制力量面對打壓、驅逐和非暴力剝奪的時候表現出的無力與退讓,一如特首施政報告答問大會上林鄭已經可以無視泛民、輕鬆來去,民眾眼裡的反對派業已成為建制的一部分,因為你無論舉手與否,都改變不了結果,又做不出有意義的抗爭,疲態的民眾只會越來越多的選擇投「白票」,而這只能說明,當下的泛民無法凝聚人心。

自治的淪落,更是自治群體內部的分解離析。65歲的馮檢基本不必出選,因為他不服初選被拋棄,不服自己在九西辛勤耕作數十年,出選還被詬病為「鎅票」。另一廂泛民卻派出李卓人成為PlanB,當劉小麗被DQ可以預料的時候,李卓人火速參選,其實是在講給世人聽,我是為了議席而選舉,哪怕它極不公義。當自治的陣營自己都無法守護團結,如何守護幸福(劉小麗參選口號)?

我會不會憤怒呢,當然會。憤怒的來源是選舉主任抑或是政府的紅線任劃、龍門任搬。是紅線劃到面前了第一句仍然在說「我不支持港獨」(沒錯我就是在說朱凱迪);是泛民的一再妥協退讓和無所作為,是委屈求己全,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是任意演繹的政治審查變成另一種形式的制度壓迫;是無罪推定被拋諸腦後,叛逆的人有叛逆的能力但沒做出叛逆的行為,都變成有罪,我話你唔真誠就系唔真誠,當時唔真誠,這一世都唔真誠。

以民主的方式讓人民決定自己的命運和香港的前途,這不就是所謂「自決」,這不就是所謂「港人治港」的「自治」?嘩,原來基本法本質也是反基本法的,何其可笑。反對過廿三條的民主派,不真誠支持廿二條的建制派,你地都走的甩?

香港是一個個小人物撐起來的香港,被威權下一班高官蠶食蹂躪,是這個時代香港人最大的不幸。它想的其實不是剝奪劉小麗的參選權,它想的是讓每個香港人手裡的選票變得毫無意義,想讓議會變成無用的舉手機器,讓你自造「民主」,還感恩戴德。

當下香港,有的是薩諾斯,卻沒有復仇者聯盟。

題圖來源:D4H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