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山竹過後的修樹實錄 :劉姐家的龍眼樹

山竹過後的修樹實錄 :劉姐家的龍眼樹
廣告

廣告

「真係唔該晒你地啊哥哥姐姐。」稱呼我們為哥哥姐姐的,是比我們人生閱歷多的清潔工劉姐,也是這次我們協助修樹的對象。

跟劉姐的真正認識,始於山竹過後清理街道時。那天一邊搬運塌樹枯枝,閒談間得知劉姐住的寮屋有一棵大大的龍眼樹,因為生長空間不足導致它根部發展受阻,地面的水泥有被迫破的跡象令劉姐每天憂心,打風前夕她亦不敢回家,到了鄰居家暫住兩晚。

「個鄰居好好啊擔心我叫我過去訓,但我都係訓得唔好,成日諗住棵樹。」

當天待她放工後,我們(包括樹藝朋友)便跟隨她回家看看大樹情況。雖然經歷山竹,但樹木大體無損,健康狀況也不如劉姐口中般危險。但為了盡量減低樹的倒塌風險,樹藝朋友也決定幫忙修整樹冠,令樹木得以繼續健康生長。

654A2167
修樹的實戰情況

跟劉姐相約了修樹的早上,我們一行六人(當中包括三位義不容遲的樹藝師)拖著裝備與工具到訪她位於楊小坑村的家。幾位樹藝朋友在樹下研究過後,便開始架設工具準備上樹。行外人如小編看著他們修樹的過程感覺新鮮:先是找出目標修整的樹枝,再把協助引領攀樹主繩的豆袋拋上適當的樹椏上,然後便穿上裝備上樹去。

654A2053
義務的樹藝師先檢查裝備,做足安全措施

偶爾會發現他們以行內術語溝通:「一手捉唔住,應該有百二粗。」原來攀到樹上,量度工具就回到最基本。「嗰個位要swing過去,然後limb walk出去。」像特技人一樣,我們看來驚險,他們卻有自己一套知識與經驗結合的安全操作方法。

654A2078
兩位樹藝師交替攀樹與修樹

在兩位樹藝師交替攀樹與修樹的過程中,餘下的一位充當了即時旁述,向我們及劉姐解釋每個判斷及舉動背後的用意,讓事情變得顯淺易明。每回鋸下樹椏後,樹下的我們都拿起手鋸把樹椏修短,分工合作運送到旁邊的叢林,回歸泥土。

654A2257
劉姐拿出家中柴刀手起刀落~

「我想」取代了「它想」

「修埋上面個幾枝,修晒佢啊麻。」在大樹旁居住的村民,走出來指點了幾下。對於樹木,很多人的出發點就只有自己。當樹藝師在樹上以專業判斷修他們認為適當的樹枝時,樹下的村民在指點前卻沒有把對樹藝行業的尊重、對樹木健康的考慮放在心上。那一句:「幫我修埋個枝啦不如。」說出口,「我想」取代了「它想」,樹木的命運就這樣為滿足人類需要而變得脆弱,專業知識似乎也變得甚麼都不是了。

經歷了接近四小時的「刀仔鋸大樹」後,把主要四枝大枝椏及若干枯枝修下,龍眼樹的樹冠看起來乾淨倒落。這時劉姐端出預先炮製的住家老火湯,我們一起在龍眼樹下享用著湯水、碌柚與麵包,這次修樹任務也告終結。

654A2455
劉姐為義工們準備的靚湯

山竹過後的沉重反思

超強颳風山竹為我們帶來的,除了超過四萬宗塌樹、交通大癱瘓及無限民怨外,還有對樹木生存空間的警告。當數十年的大樹因強風而倒下時,我們才詫異樹根異常地淺短,這才驚覺常伴左右的樹木原來一直屈就生存著。劉姐家的龍眼樹幸運地不受風災影響,但修樹令我們領悟,樹木(萬物)本應擁有自由生長的權利,但基於認知不足而情感欠奉,大自然一直沒有被好好對待與愛護。當近日聯合國發表報告訴說我們再不改變不持續的生活習慣,12年後將面對氣候及生態災難;而北極的「全球種子庫」又因氣候暖化而水浸情況加劇時,又有誰能夠獨善其身?

654A2461
完成後那乾淨倒落的龍眼樹樹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