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跪血返終點不可怕 為何骨折其實更可怕——女運動員三合症

跪血返終點不可怕 為何骨折其實更可怕——女運動員三合症
廣告

廣告

(圖:比賽片段截圖)

日前有日本駅伝驚見女跑手飯田怜在到達接力區前200米據稱和其他選手碰撞左腿脛骨骨折,為了可以完成比賽,飯田用跪爬方式到終點,賽道也留下她爬行的血痕。

有些觀眾覺得場面很熱血,另一邊廂有人覺得「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所謂用自己安全和健康去賭體育精神不值得稱頌。裁判被批評選手受傷也仍然堅稱要等等醫生指示停止比賽反應太慢,但長跑裁判就是沒有撞擊性運動裁判的警覺性,不會知道運動員在甚麼情況下不適合作賽。

但開始有人問:「為何會骨折?」

長跑比賽,強如世界紀錄保持者Eliud Kipchoge 都只是約時速20.65公里,以一般經過訓練的配速向跑手衝過去的碰撞力其實很難會造成骨折。有些練過跑的以為這是疲勞性骨折,但現時公開的資料卻已足夠否定疲勞性骨折的可能性:

1) 跑手疲勞性骨折通常是雙腿同時發作,極少單腳「中招」。
2) 飯田送院後需要動手術固定骨折,表示這宗個案有脛骨移位狀況。疲勞性骨折通常都沒有移位,治療只需休息,毋須動手術或打石膏。

飯田很可能患上「女運動員三合症」。輕輕一碰已經造成骨折,明顯有骨質疏鬆;骨質疏鬆連帶的,是厭食/暴食症症和女性荷爾蒙失調造成的停經和不育,如影隨行,故稱為三合症。

運動員由女孩到女人,身體要決定要將有限的能量攝取貢獻給訓練,還是要發育。這時期的女孩子,不論教練認為還是自己覺得,總是吃得太多,長得太胖。這會引致雌激素和黃體酮水平沒達標,初經遲遲也沒有來臨。反正女孩都不喜歡這些荷爾蒙轉變,因為這代表自己怎樣節食還是是會長胖,雖然這也代表了長高的時侯因爲生長荷爾蒙維持高增長,骨質密度會相對降低。結婚生小孩不是她們這一刻關心的課題,就算經期來臨都由一般女生每月一次變成三個月一次甚至一年一遇,也希望最好不要在比賽期間有紅潮,否則她們會找醫生開避孕藥或打荷爾蒙針去改變來潮的日子。

甚至到這一刻她們還是有認為自己太胖要節食的病態想法。

她們就是要完成賽事不理後果,就像飯田一樣只為衝線不顧小腿已經骨折,不顧手腳已經擦損了一條血路,也不會顧及當自己長大後有機會沒辦法生孩子和提早更年期症狀。有些女運動員退役後即時放縱暴食,將自己像氣球般泵漲;但更多的是,就算自己如何補償自己早年勒住的食量,最後已經太遲。年青時吃過量的避孕藥,也容易患上乳癌和子宮頸癌。

有日本婦科醫師也提出同樣的質疑,認為骨折過後更需要擔心的是,教練團似乎忽略了這些會影響女跑手終身幸福的問題,要流條血路才被公諸於世——究竟日本有幾多女跑手因為要贏駅伝而要這樣賠上自己的健康?

治療可以是荷爾蒙補充、骨質疏鬆藥、甚至是處理和厭食症有關的抗抑鬱焦慮的精神科藥物。偏偏,運動員和教練卻沒有想過要放過自己,將訓練強度調低一點,飯餐吃飽一點,卻要用如此昂貴和複雜的辦法去解決。因為成功的教練世世代代這樣教,運動員只好硬著頭皮做;朋輩間的競爭,除了遴選表現,就是要看誰的體重比較輕,盤子端著的菜可以勺多少——反正米飯已經早被教練列入黑名單了。反抗?她們會被認為沒有訓練紀律,有成績也會選不上,又何來有機會跑駅伝?

這些事比裁判如何不專業更關重要。

延伸閱讀:
英聯邦馬拉松的熱情與涼薄
美國電視史第一場直播打死人的拳賽
那些我們嚮往的「體育精神」
DSE壓力大 精英運動員患厭食症 張曉晴:朋友比我更極端

參考文獻:
Bennell K and Allene J. (2011) Women and Activity-Related Issues Across the Lifespan. Clinical Sports Medicine 3rd Ed. pp749-772

相關報導:
【永不放棄】日本女跑手接力賽意外骨折 跪爬 200 米交捧隊友
接力賽意外骨折,19歲日本女選手堅持爬200米交棒給隊友
駅伝:飯田怜骨折後跪地爬行事件後續|日本體育
原文刊在作者網誌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