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政經

是誰令他們囂張跋扈

是誰令他們囂張跋扈
廣告

廣告

終審法院當庭釋放新界東北十三子,吳秋北說:「十三違法達罪青年,本應遂其願,讓服法,但他們坐了監,卻不甘,上訴到終院。終院法官竟做老好人,遂其不甘,予釋放,縱其惡」。工聯會有樣的地位:六七年的楊光,指揮暴徒殺人放火,卻由不是人民選出來的政府,頒了大紫荊勳章給他;一八年的吳秋北,公然侮辱法官,踐踏法治說:「法官老爺已成青年殺手,社會罪人!人們應想想法治是怎樣墮落的!」

777說:特區政府因此抓緊機遇,提出「明日大嶼願景」,為香港締造更美好未來。點解會由一個不是我們選出來的人,不用向我們負責的人,帶領我們走向「美好未來」?

陳健波說反對填海者是歷史罪人。他自言未來會做醜人,嚴格執行議事規則,預料財委會可用十多小時通過初期研究撥款。謝偉俊說:「喺世界盃趕出場,起碼要停賽一場……其他國會都一樣,被逐出場後有結果、有後果要負責」。謝偉俊表示,議事規則委員會將研究是否需就有關情況罰款,以及若議員多次被逐離場,是否整個年度都「不准出場」。議事規則可修改也適用於所有議員,但其他國會也充斥著免費午餐的舐痔黨黨員嗎?

雨傘運動後,共產黨完全撕破畫皮,魔爪全面覆蓋香港,舐痔黨當然可以趾高氣揚。雨傘運動好像沒有帶來正面影響,一方面共產黨不再假惺惺,另一方面這運動沉痛地打擊了年青人。去年十二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缺席7.1遊行,今年只有中大學生會出席。中大學生會會長區倬僖說:「無論幾多萬人上街,都改變唔到啲乜嘢」。港大學生會會長黃程鋒說不參加7.1,全因民陣主題有「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意思。不是說六四才有這個意思嗎?原來7.1都有。另外我們有什麼跟魔鬼交易呢?你們凌虐中國人,我們不作聲,我們只要民主自由。去年7.1走在隊頭的嶺大學生會旗是大專學界唯一旗幟,但該會上屆會長李翰林今年不參加7.1了。他指大學生的冷漠源自雨傘運動、旺角騷亂後的無力感。

從不缺席7.1的社工學聯,成為學界異數。回歸時還未出生的五位大學生,以社工學生聯會身份參加7.1,不怕每年都上街而被同輩譏為「左膠」、「大愛」。想不到自己左膠大愛了這麼多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