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

網誌

動物

政府帶頭虐殺動物 新界東北及横洲逾二千隻貓狗性命岌岌可危 反逼遷 鄉郊動物生命應獲尊重

政府帶頭虐殺動物 新界東北及横洲逾二千隻貓狗性命岌岌可危 反逼遷 鄉郊動物生命應獲尊重
廣告

廣告

(新聞稿) 政府自2008開始推出新界古洞北及粉嶺北發展規劃(下稱東北規劃)及助地產商改變土 地用途的「四萬呎原址換地」,十年間逼遷無間斷。2018年5月10日政府公佈經修訂後的「一般特 惠補償及寮屋住戶的安置安排」,然而這十年的發展爭議此起彼落,政府卻未有片言隻語討論該 區受影響逾2000隻貓狗如何安排。新界反逼遷動物戰隊(下稱戰隊)成員陳嘉琳指責政府:「規 劃十年政府『目無貓狗』,推土機一發動,東北這片曾孕育無數生命的土地成了動物的墳塚」。 戰隊成員指出政府現行對待動物政策落伍,漠視鄉郊動物生存的環境,更沒有針對因發展被逼遷 的動物生存權,要求政府「終止一切逼遷,在鄉郊發展先制定動物政策,保障一切生命的權益」。

鄉郊滅村​ 郊滅村​ 超過二千貓狗淪為「準社區動物」 超過二千貓狗淪為「準社區動物」 鄉郊空間開放而限制少,不少村民家中的貓狗數量較多,村內也有大量不屬於任何餵養者的貓 狗。根據戰隊由2017年4月至2018年9月在古洞北、粉嶺北及横洲以隨機抽樣的方式入村進行動物 調查,受訪者244戶中,有161戶飼養貓狗(66%); 貓狗共有500隻,每戶平均(總受訪戶)有2隻 動物。2013年政府公佈東北規劃大綱圖時指出受影響戶超過1,000戶,由此戰隊推算出單計東北規 劃中,將會最少有2000隻貓狗淪為「準社區動物」──因為發展計劃而失去餵養者及家園的貓狗會 流落地盤、面對飢餓、逐病痛及面對死亡。

另外,鄉郊也有很多沒有餵養者的貓狗,我們簡稱「社區動物」。三區之中,古洞明顯最多社區 動物——古洞有較多車場、倉庫、回收廠及木廠,存在大量社區貓狗,偶爾附近的住戶或營運者 會餵飼,然而不是主人。另外,也有「半社區動物」——即是看似有主人的貓狗,也是放養狀態 ,其生老病死都未必會處理。動物調查顯示,在古洞受訪133戶,貓狗共有328隻,「社區動物」 36隻(11%),「半社區動物」234隻(71%),有主人的58隻(18%)。

事實上,2000隻動物是很保守的估算[1],然而無論2000還是3000隻貓狗,是社區動物、半社區動 物或是有飼主的動物,我們都預視到牠們的命運──政府將於2019年年初逼遷横洲村民、於2019年 年底逼遷古洞北及粉嶺北部份村民──這些動物只會留守、或被地盤困餓至死、或被漁護處追捕及 處死。

發展區動物「零政策」​ 發展區動物「零政策」​ 村民被逼棄​ 村民被逼棄​養 問卷調查顯示,粉嶺北及横洲受訪者中,有飼養貓狗戶67戶,貓狗共有172隻,有養貓狗戶平均飼 養2.5隻。問及居民未來搬遷會如何安置動物,75%表示「不知道,未諗」,這也讓我們看出村民 對未來去哪裡茫茫然的端倪。東北規劃十年,最新的「一般特惠補償及寮屋住戶的安置安排」雖 在今年5月經立法會通過,然而村民對於自己是否「合資格」及「會被派往哪裡居住」仍是未知之 數。居民前路茫茫,難以顧及身邊的動物。

即使村民能獲安置上公屋,他們也是進退兩難:按現時房署的政策,雖然沒有限制飼養貓的數量 ,然而狗隻是一直被禁止養,在「可暫準原則」制度下住戶養狗會被扣分,亦即是村民不會被允 許帶狗上公屋養至終老。

東北規劃中,政府劃出粉嶺百和路政府土地,透過房協興建公營房屋安置東北居民。於2018年10 月5日粉嶺居民與發展局會議中,發展局表示可以與房協商議有關屋邨容許居民飼養原本一直飼養 的動物,可是事成與否存在極大變數。百和路房協單位最快要2023年才能落成,東北居民2019年 會被逼遷,中間過渡的幾年或搬至不同地區的公屋/房協單位──然而現行的公屋政策,卻沒有解 決飼養狗隻的需要。

另外,鄉村無論是「準社區動物」或是「社區動物」都未必是完全能馴養。牠們在原生地按著大 自然生存本能,靠社社區的保護才能生存下來,驟然改變生活環境,貓狗也未必能適應──以2016 年衙前圍村的經驗,當清拆時在圍板內所救出的16隻貓,大部份花了兩年時間學習住在室內、使 用沙盤,甚至有少數在過程中病死或沉靜中死去。

未來搬遷中,村民都要重新適應新環境,而三區的大部份貓狗,或未必能適應新居住環境,或公 屋禁飼養狗隻,村民都未必能順利帶走貓狗,在無整全的「逼遷下動物政策」下,動物只能留在 原地等待死亡。

鄉郊絕育角色 育角色絕跡 熱心義工努力仍不敵政府零政策 熱心義工努力仍不敵政府零政策 漁護署在鄉郊的絶育工作近乎零,絶育工作外判予愛護動物協會,村民帶動物絶育要「過五關斬 六將」。早在排期等絶育時,村民往往打不通電話,或者要等很久。曾有横洲受訪者表示:「約 左一年都排唔到隊,結果狗都生了」。即使排了期絶育,村民必須事前準備籠、約司機、跟車接 送、登記、絶育後的護理等,如有問題要自己親自帶回絶育中心跟進,一般村民未必能有足夠工 具和護理能力。如遇上貓狗並不親人,村民必須找到合適的人幫忙借用捕貓籠或捕狗籠捉貓狗 ——重重關卡導致鄉郊絶育工作要推卻至當區動物義工身上。

戰隊成員之一的大吉經常在粉嶺北協助村民帶貓狗去絶育,她笑言「做到斷氣都幫唔到D乜」。 由2015年開結,大吉自己行動,出領養貓狗數目約有60隻,絶育約170隻,籌款32000元。大吉指 出絶育的流程「唔係你話攞去就絶到」,每次事前要聯絡村民、愛護動物協會 (SPCA)、保護遺棄 動物協會 (SAA)及動物朋友 等動物組織預約、司機、借籠予村民、提醒村民絶育前禁食;絶育當 日要親自跟車一天接送;接回貓狗後逐一送回原區村民手上,提醒妥善照顧,隔數天後再到村民 家中取回籠及檢查貓狗情況,確保貓狗手術後並無引起發炎等。她道:「每次絶育後都覺得身心 很累,一個人的力量很有限,不明白為何政府每年寧願投放千億工程起東大嶼這些大白象工程, 都不願意投入金錢和人力在鄉郊大力推動絶育工作,如增設落區的人力 、車隊、物資借還、絶育 後跟進工作等。面對新界東北及横洲超過二千隻貓狗,她認為「如果漁護處能在鄉郊進行地壇式 絕育工作,無論如何都比獨立義工耗上88年才能把這二千多隻被逼遷的動物數量減少。」[2]而古 洞(非人類)動物互助社由2015年至今絕育400隻,領養100隻,籌得相關開支約40000元。

參考書本《世界的浪浪在找家中》的德國收容所計算社區動物若然沒有推行絶育的計算方法,一 對貓三年後可令該區的貓狗數目可急升至1726隻——若推論至東北現有貓狗數目,數目實在令人 氣絶。因此政府更要好好把握時機,停止一切逼遷,現在開始推行鄉郊絶育工作!

村民誤信漁護署會照顧貓狗 村民誤信漁護署會照顧貓狗 盲目開發貓狗人命運相連 盲目開發貓狗人命運相連今年10月初粉嶺北村民跟發展局及漁護處開會討論這二千隻貓狗的未來,當時漁護署代表陳子政 獸醫表示:「如村民在處理動物上遇到困難,可以交給我們漁護署處理 」( 附件三:政府如何處 理流浪動物及有晶片動物)——是次問卷調查中也有少村民表示屆時會把動物交予漁護署——然而 當中有部份並不知道原來「處理」即「殺掉」的意思。

政府不斷製造假的土地需求,用各種名目和地產商共同開發鄉郊土地,當土地及樓宇淪為炒賣資 產——基層巿民、動物都難找棲身之所;即使不少巿民認為可容納更多貓狗的慈善團體也同樣面 對土地炒賣、逼遷的困局。

我們,以被逼遷動物的名義,以在這個社區安身扎根的居住者的名義,對這樣的發展和毀滅發出 最悲憤的抗議!我們提出以下的呼籲和訴求:

1. 設立專責小組:由發展局統籌跨部門的專責小組,制定長遠政策保障新界東北、横洲等所有現時發展區及未來受發展影響的動物的權益,任何發展計劃必須考慮其對區內及周邊動物的影響;

2. 零撲殺:保證發展區內動物零撲殺,不讓動物因為任何發展工程而受性命受威脅

a. 政府需在發展區進行整全的動物統計和調查,包括家養的動物及社區動物(貓、狗、羊、牛等),需訪問村民及當區動物義工;b. 政府需即時全面展開村內「捕捉、絕育、放回或領養」的工作,減少受逼遷動物的數量,不應把絕育工作推委予動物組織及巿民;絶育時植入晶片,列明為發展區受影響動物,萬一被捉必須放回原社區。

3. 放寬公營房屋飼養狗隻:受發展影響的動物,若主人願意帶同動物搬遷至公營房屋,房屋署等所有公營房屋應放寬「可暫準原則」,並提供狗隻訓練,在屋邨增設狗隻設施以讓人 及狗隻適應新環境。

4. 政府規劃,政府負責:規劃方案既是政府提出,政府有責任照顧受影響動物,發展局應申請撥款增設動物領養中心,讓受影響動物暫居,提供應當的訓練,並積極為動物尋找領養 ,讓動物有尊嚴地活下去。

出席動物:出席動物: 林貓貓( 林貓貓(7歲),貓 ),貓 四隻小貓(兩個月) 四隻小貓(兩個月) 肥貓( 肥貓(5歲),貓 ),貓 黑尾( 黑尾(4歲),狗 ),狗 黑小姐( 黑小姐(3歲),狗 ),狗 獵犬(半 獵犬(半歲),狗 ),狗 蠢蠢( 蠢蠢(4歲),狗 ),狗

附件一:問卷調查數據
1. 古洞北、粉嶺北及横洲飼養貓狗戶數戶
無養貓狗 無養貓狗 83
有養貓狗 有養貓狗 161
總戶數 244
有效樣本:244戶

2. 古洞北、粉嶺北及横洲貓狗數量
貓 狗 總數
古洞 148 180 328
粉嶺北 39 53 92
横洲 43 37 80
總數 230 270 總:500隻
有效樣本:161戶

3. 古洞北受訪區內:社區動物、半社區動物及有主人動物
貓 狗 總數
社區動物 11 25 36
半社區動物 110 124 234
有主人動物 有主人動物 27 31 58
總數總數 148 180 總:328隻
有效樣本:94戶

附件二: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宣言

「沒有一個睡袋,我們被迫流浪......」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即將展開,涉及614公頃土地。這個發展將會觸發近年來最大規模的逼遷,足以 改變整個鄉郊面貌,直接摧毀村民原來的鄉郊生產生活模式。政府資料顯示,新界東北因發展遷 拆受影響住戶超過1000戶。根據戰隊2017年至2018年鄉郊動物調查結果,平均每戶有多於兩隻貓 狗,我們估算到因發展受牽連的家養動物(貓狗)遠遠超過2000隻——這一數據還未包括羊、 牛、兔等家養動物。

因發展,動物失去社區、失去家園,被迫流浪甚至瀕臨死亡,然而這些被逼遷動物在政府辭令之 中竟毫無蹤影。土地上的動物們,跟土地上居住的鄉民一樣,在屬於權勢者的發展榮光背面,備 受屈辱。未來,其他同樣受逼遷影響的社區如横洲、蕉徑、洪水橋,都會有大量社區動物面對同 樣的困境。東北反逼遷動物戰隊正是因應此背景誕生,由新界東北出發,關顧至元朗横洲等受發 展威脅的鄉郊地區,積極倡議被逼遷動物的權益。

一進入鄉郊,我們很容易發現村民家中的動物數量和飼養方式與生活在市區大廈的動物差別很大 ,尤其有龐大數量的社區動物不屬於特定餵養者。這固然可以簡單歸因於鄉郊空間開放而限制少 ,但更重要的一點是政府長期以來完全忽視鄉郊社群:一方面,動物福利(包括絕育等在內)的 各項公共資源投入極為稀缺,村民根本沒有能力應付大量增加的動物,只能任由其自生自滅;另 一方面,資本導向的發展令鄉郊土地、自然和居住者被迫接收大量市區不願意負荷的產業(如車 房、倉庫、回收廠等),相對完整的生產生活社區被抽空,土地上的人和動物承受不適宜居住的 環境,社區動物非自然死亡率相對高。

政府多年來以發展之名剝削鄉郊,涸澤而漁,今日更要徹底毀滅鄉郊,即是徹底剝奪了處於最弱 勢的動物的生存權。至今,政府的相關文件中,未曾主動提過動物,未有點算受影響動物的數量 或評估發展對牠們的影響,更遑論考慮牠們的後路問題。政府不單將自己置身於局外,反將全部 責任推給飼餵者,逼迫村民成為「無良貓狗主人」!

我們,以被逼遷動物的名義,以在這個社區安身扎根的居住者的名義,對這樣的發展和毀滅發出 最悲憤的抗議!推土機轟轟作響,動物們在哀鳴!我們的戰隊扎根在鄉郊的泥土裡,作出最最卑 微的呼籲和訴求:

1. 設立專責小組:由發展局統籌跨部門的專責小組,制定長遠政策保障新界東北、横洲等所有現 時發展區及未來受發展影響的動物的權益,任何發展計劃必須考慮其對區內及周邊動物的影響;

2. 零撲殺:保證發展區內動物零撲殺,不讓動物因為任何發展工程而受性命受威脅

a. 政府需在發展區進行整全的動物統計和調查,包括家養的動物及社區動物(貓、狗、羊、牛 等),需訪問村民及當區動物義工;

b. 政府需即時全面展開村內「捕捉、絕育、放回或領養」的工作,減少受逼遷動物的數量,不應 把絕育工作推委予動物組織及巿民;絶育時植入晶片,列明為發展區受影響動物,萬一被捉必須 放回原社區。

3. 放寬公營房屋飼養狗隻:受發展影響的動物,若主人願意帶同動物搬遷至公營房屋,房屋署等 所有公營房屋應放寬「可暫準原則」,並提供狗隻訓練,在屋邨增設狗隻設施以讓人及狗隻適應 新環境。

4. 政府規劃,政府負責:規劃方案既是政府提出,政府有責任照顧受影響動物,發展局應申請撥 款增設動物領養中心,讓受影響動物暫居,提供應當的訓練,並積極為動物尋找領養,讓動物有 尊嚴地活下去。

若然新界東北二千隻動物的生命都只能面對死亡,我們無法想像未來新界北(坪輋及打鼓嶺)、 元朗南、錦田南等各區加起來的動物的命途。一天當權者仍然用「土地不足」來迫害弱勢的居民 ,一天動物的命途仍是難有曙光。

這不僅是動物權益改革議題,也是土地、環境、發展、人口的議題,也許,也是我們對生命定義 的一個議題。

附件三:政府如何處理流浪動物及有晶片動物 附件三:政府如何處理流浪動物及有晶片動物

(參考自立法會會議上漁護署的回覆及香港01的報道)

經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動物管理中心處理的動物主要來自三個途徑:(一)從動物主人接 收的動物;(二)在街上或野外捕獲的流浪動物;以及(三)從其他特殊途徑所接收的動物,例 如在海關行動中搜獲的瀕危動物。

一般情況下,捕獲的流浪動物或從主人接收的動物會先送往漁護署動物管理中心作觀察。觀 察期間,當值的獸醫師會留意動物的健康及其他情況,以確定牠們是否適合領養。若動物的健康 情況許可,中心會安排牠們暫住最少四天,以待主人認領。無人認領的動物如果身體健康,性情 溫馴及經獸醫評估為適合被領養,漁護署會安排把牠們轉交動物福利機構供市民領養。除了貓狗 之外,領養計劃還包括其他種類的動物,例如兔子、雀鳥及爬蟲。

漁護署沒有就所接收的動物進行人道毁滅的數目訂定指標。基於健康、性情理由及評估為不適合 領養、以及未有動物福利團體表示能安排領養的動物,才會被人道毁滅,並以政府的獸醫專業資 格及操守去評估動物的健康狀況、性情及是否適合被領養,以決定動物是否要被人道毁滅。

《狂犬病條例》規定,漁護署扣留動物後,雖然進行合理查詢,但仍未能在扣留開始後四日內找 到或確定該動物的畜養人,則漁護署署長可命令將該動物沒收。然後,漁護署可把動物保留,或 安排售賣、毀滅、或以其他方式處置。如被捕獲的流浪動物已植入微型晶片,牠們一般會在動物 管理中心暫住十至二十天。期間,中心會嘗試尋找動物的登記主人。

漁護署在2018-19年度,為人道處理動物工作預留的撥款約為100萬元。漁護署指將繼續採取各種 措施, 以加強對流浪動物的管理, 從而減少流浪動物的數目, 能夠減少被人道處理的動物數目。

附件四:公屋政策關於動物部份,如養狗的扣分制度 附件四:公屋政策關於動物部份,如養狗的扣分制度 (參考自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的網頁) 房委會資助房屋小組委員會於2003年9月25日,決定維持不准在公屋養狗的限制,惟容許租戶飼養 不會危害健康及造成滋擾的細小家庭寵物 。其他野生/入口動物和馴養農畜一律嚴禁在公屋飼養。

「家庭小寵物」包括時下寵物市場供應的小寵物,而且一般養在籠、展示箱、水族箱或其他特製 容器內,例如貓、雀鳥 (鴿子除外)、倉鼠、龍貓、葵鼠、兔子、烏龜、水生動物等。如欲養貓的 租戶,必須安排貓兒預先接受絕育手術。

按「可暫准原則」所容許的狗隻和(ii)服務犬(註一),香港房屋委員會(房委會)轄下的公共 屋邨一律禁止養狗。根據有關原則,在2003年8月1日前已在公屋飼養的小型狗隻 (即體重少於20 公斤的狗隻),租戶必須事先獲得一次過批准,才可繼續飼養狗隻。獲批准的租戶須嚴格遵守署方 訂定的守則,租戶如兩次違反飼養狗隻的守則,有關批准便會被撤銷。

由2003年11月1日開始,租戶未經業主書面同意,在租住單位飼養狗隻或被禁止的動物,將會按扣 分制被扣分。

註一:服務犬包括視障租戶所養的引路犬,以及有強烈特殊需要,以狗為伴作精神支柱的租戶所 養的伴侶犬。

[1] 晚上會出來的社區動物比白天多,我們只有在白天進行問卷調​查;另外調查員未到倉地、車場 的集中地區訪問。 [2] 參考衙前圍村貓義工由2010-2016年不斷帶該村的社區貓絶育由160隻貓減至該村在2016年年底 被清拆時只餘下16隻社區貓, 最終也由義工救走及領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