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廖偉濂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社運

爸媽,請原諒我的倔強 — 寫在參選村代表之前

爸媽,請原諒我的倔強 — 寫在參選村代表之前
廣告

廣告

爸爸、媽媽:

執筆之時,已是凌晨一點二十分,我很累,你們也累了。令你們受到壓力,我很抱歉。

但我很希望你們明白,我所做的並沒有錯。如果你們也確信我無錯,其他人的閒言閒語又何足掛齒?

的確,由小到大我都是一個傻孩子,在你們眼中不斷做蠢事。由中學開始參與社會運動,媽媽總是很多意見,怕我會浪費時間、也會有危險。我確實不是一個好孩子。一直以來,我除了挑動政權的底線,亦不斷懶理媽媽的勸告,無形中逼她的底線退後,給我最大的自由。每次妳向我訓話,即使我不認同,我都會認真聽,而我只好一次又一次向你道歉。你是我媽媽,我又怎會捨得你難過?

可是,我仍然渴望,終有一天你會明白、認同我所相信的。今日相繼有傳媒刊登有關我正考慮參與村代表選舉,旋即有親戚致電給爸爸了解。村裏的人,開始為我的言論而議論紛紛,這是我預料之內亦是我所樂見。當然,當中有以訛傳訛、抹黑我的可能也不少。民主,就是互相說服的過程。我所盼望的,就是能夠實踐民主,說服別人認同我。媽媽說,原居民都一定是利字當頭,新一代也必如此。但我始終是一個讀科學的人,未經實驗考證的,我都不會輕易相信。

我知道,媽媽很擔心。甚至如你所說,官商鄉黑做事無底線,淋紅油、破壞門窗也是有可能會出現。令你覺得受威脅,我很抱歉。不過,也正如我所說,我光明正大無做錯事。若果,有人夠膽做出不法行為,試圖威嚇我、威嚇我的家人,做錯的是他們。文明、理性的民主社會根本就不應該發生這些事情。如果你不認同我的想法,你大可以與我辯論,這正是民主的實踐。

很傻,很天真?也許吧,畢竟未嘗試過,又怎能輕易認輸?小時候,爸爸就跟我說,做事要三思而後行,我一直銘記於心。

對不起,我很倔強。因為我沒有做錯。

兒子
偉濂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