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記者關震海

前明周文化網站編輯,亂世中寫作,寫寫日本、電影、時評。 網誌

生活

有關金庸 還未討論的事

有關金庸  還未討論的事
廣告

廣告

1.有志從事新聞行業晚輩讀文章前,宜先思考新聞自由是否如金庸所說只往外向爭取?金庸這種中國式新聞自由,充滿香港「文人辦報」的風格。今天社論與採訪內容嚴重人格分裂的課題,行內亦乏人討論,但此問題在香港報章越見嚴重,好喜的是有些仍然放任記者寫,才會出現這局面。可是,社論關乎報格,乃至立報抱負與政治立場,「公信力」這三個字,亦牽連着社論與報道一致性。

2.要認識明報出版社的前總經理、筆名哈公的許國先生。此人乃是《明報》怪論專欄健筆。小弟年輕,無緣閱文章,但許先生因為金庸的干預而罷寫專欄的事,後輩應該知道多少。回顧金庸的歷史,不能少了一班離他而去的功臣。

3.《明報》立報之初,傳聞是人才輩出。小弟前年要寫一九六七的暴動文章,拜讀1967年暴動期間,明報記者對於左派死者的詳盡「追尾」故仔,我對報道讚嘆不已。在左右涇渭分明的時刻,《明報》記者幾乎是冒生命去靈堂採訪,去死者的住所,又到左派地頭探索工人死的真相。閱後有愧,當年為何沒有新聞奬?新聞界偵查始祖,一定不是《壹周刊》,早在六十年代,《明報》採訪風格已經走得好前。

4.讀到胡適的一段,感受好深。現在已經是2018,傳媒的角色都要再定義,新聞機構是否只是個人私器?唔識講,自行定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