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政經

步入經濟瓶頸期的韓國,韓國人的失業問題已達警戒線

步入經濟瓶頸期的韓國,韓國人的失業問題已達警戒線
廣告

廣告

政黨更替後的韓國,看似重現希望,文在寅的仁政加上努力維持韓半島局勢平穩,國家的發展看似比起以前更穩定。不過,文在寅政府還未妥善處理的政經問題仍然存在,就是韓國經濟放緩下遺留的社會問題,最明顯的,就是持續嚴重的就業市場萎縮及失業問題。文在寅政府多種救助措施都無效的原因是什麼?這如何反映韓國的經濟出現瓶頸期?

事源於韓國統計廳於10月14日發表了一項就業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的韓國月均失業人數為106.5萬人,創下自1998年金融風暴後韓國IMF借貸危機以來最高,而且為19年來首次突破百萬關口。若將失業人數化為比率,第三季度韓國的失業率達3.8%,比上季度增加0.4%,漲幅創2014年第四季度以來最高。同時,統計廳亦公開了韓國就業率數據,第三季度的為61.1%,下跌0.3%。數據發佈後惹來外界非常擔憂韓國的就業狀況,而且根據預測,在第四季度的失業情況將會變得更加嚴重。

年輕人的就業困境不難理解,因為之前提及過的現象仍在持續。例如不少年輕人為了在公務員考試及大企業面試中合格至自願失業,同時他們亦不願意到中小企業就職典,或製造業、零售業等方面發展。造成就業市場嚴重失衡。而文在寅早前發佈的改革方案,除了向新創業者提供援助之外,還有創造更多就業崗位。不過根據數據顯示,大部份新創造的就業職位,都是青年人「嗤之以鼻」的藍領及技術工人職位,導致這些產業的職位供過於求。

而這些職位供過於求的情況下,政府的勞工政策亦未能平衡各方的需要,造成就業的情況更加嚴竣。韓國的最低工資在這兩年調整的水平,為近年最高,由2017年的6430韓圜(約45港元),升至今年的7530韓圜(約52港元),升幅達16%。持續上升的最低工資,卻沒有適當配套讓國民應對隨最低工資上升的通貨膨脹,造成更嚴重的生活負擔。同時,僱主在工資成本增加的環境下,透過縮減招聘規模節省成本的同時,亦只選擇更具工作能力的年輕人就業,這不但令年輕人的失業問題未能改善,而且在加劇中年或老年失業的問題,導致就業市場失衡——供不應求與供過於求同時發生。

要解決現時社會上的就業問題,不能單靠最低工資、創造職位來解決。政府應做的,是從根源改善。要令到韓國就業結構有革新的同時,勞動力市場能夠平均分配,政府應積極進行改善創新,例如通過大膽的結構改革及創造新增長動力。

具體來說,要吸引青年人在中小企就業,就應作出更多支援讓民間企業的負債比率減低,以預防他們在未得到政府支援下,造成更多經濟的潛在風險。同時,減少對大企業的依賴亦是重點,皆因他們壟斷經濟及市場下,已造成多重的泡沫危機,在經濟瓶頸期下,若仍然放任大企業壟斷,日後韓國的經濟有機會步入日本「迷失的二十年」的後塵,泡沫經濟爆破造成的負面效果,絕對不能想像。韓國應以日本現時經濟疲弱的景像為鑑,重新思考經濟及社會模式的改革,讓國民能夠得到就業保障的同時,亦能讓韓國的經濟得到多元化的發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