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蒙兆達

職工盟總幹事 網誌

社運

為何受審的不是我?

為何受審的不是我?
廣告

廣告

昨夜,看新聞播出控方呈堂的片段,看到了自己站在台上,就在陳淑莊身旁。

為什麼受審的是他們,而不是我?我不禁問。

雖然距離如此接近,我完全記不起陳淑莊在台上說過什麼,但我可以肯定,她其實也是臨危受命,因一眾學生領袖被拉的拉,鎖的鎖,於是才臨時充當了台上咪手。

說佔中九子是帶頭人、是組織者、是咪手、是代表人物,所以才被檢控?在這場雨傘運動裡頭,試想想,有誰不是臨危受命,有誰不是在歷史的潮流中,偶然地負起了時代賦予他們的責任?佔中九子和我們每一位雨傘運動的參加者,其實沒有分別。

他們原本都可以安守本分做好學者、牧師、律師、社工、議員、學生的角色,他們何嘗不是受到時代感召,才意外地擔當了本不屬於他們、甚至一生也從未料想過的角色?

當我聽到陳健民教授受訪時說,現在審訊才剛開始,雨傘運動其實尚未真正完結,這真是當頭棒喝,當我們忙於回顧和總結運動的種種得失時,原來我們對於一場運動的開始和結束,如此簡單的問題,也沒有好好地認真思考。

莫失莫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