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被世界遺棄不可怕:《小偷家族》

被世界遺棄不可怕:《小偷家族》
廣告

廣告

有些電影上映時錯過了,出差時在飛機上也可以好好看。最近就看了《小偷家族》,是知裕和導演最新揚威國際影展作品,而且也是已故國寶級演員樹木希林最後一兩部作品。很多朋友跟我推介了,我看畢,感覺沉重。

沉重的原因是什麼?或許是因為片中一眾被社會遺棄的一群人,雖然犯著不同的法,但他們卻活得比很多家庭更相親相愛,那種愛是很濃,卻毫不刻意。又或者是這樣的:當他們都習慣了被人遺棄的時候,竟然可以互相以一種微妙的開係共存,這種最基本的愛,沒有太多考慮,來得最純粹。

一幢日本的小屋,住著疑似一家人:有"爸爸""媽媽"有疑似姐姐及弟弟,還有一名疑似"祖母"。某一晚,"爸爸"在附近發現一名好像很餓的小女孩,就將他帶回家照顧。然後慢慢我們知道,這一家人完全沒有血緣關係,兒子不肯叫男人做爸爸,那位老婆婆也不是他們的誰,只是一位喪夫而靠著養老金過活的人,其他「家庭成員」靠他而生活在而他們也從電視新聞發現,這女孩原來是住在附近一家的,不過當他們想將女孩送回,發現他的父母應該有家暴的狀況,而女孩,並不多想回家。

當然,從電影一開始就看見男人跟男孩技巧純熟的偷竊:男人告訴男孩,未買的都不屬於任何人,偷一點點東西也不會讓人家倒店。男人不是沒有工作的,女人也是,但很明顯他們的工作不足以讓幾口過活。後來,男人慢慢教小女孩參與偷竊,不過好像我從來沒有看到,其他家庭成員有參與過。

然後我們知道,老婆婆對於少女特別包容,他不用支付家用,他也特別疼這少女。少女呢,除了上學,就跑到色情場所工作:在單面鏡前搖擺胸部讓鏡後的顧客興奮,顧客多付點錢,可以睡在女生的大腿上(果然是奇怪的民族)。電影也有點點提示我們:女人以前也是在風月場所工作的,好像是他介紹少女到這些場所開工。

日子好像過得很安逸:物質不富足,但幾個人過得很快樂。好景不常,當男人因為是臨時工在工作時受傷沒有得到賠償及法例保障,當女人因為洗衣工場裁員而失業,然後慢慢地我們知道,女的因為遇上家暴的丈夫誤殺了他,男的在風月場所認識女的而協助此事,兩人互相愛著但因為這種背景根本不能光明正大生活下去。女的因為不育,渴望成為母親,所以,他對檢來的小女孩很好,視如己出;同樣地,男的也很希望有自己的兒子,所以當很久以前他在停車場檢回被遺棄的小男孩養育他長大,他也很希望男孩能叫他一聲爸爸。

至於老婆婆,原來已逝的丈夫早年已經跟小三另組家庭。他看準小三那邊的兒子對他內疚,久不久去探望對方獲得金錢,更驚訝的是,原來那個少女是小三兒子的長女--電影沒有交待少女為何離家出走,但從老婆婆與他家人的對話,他的家人根本不願提起這名已離家多時的女兒。

後來老婆婆去世了,若果他們報警的話,養老金沒有了,家也沒有了,男人跟女人的事也會被追究,那小女孩也會被帶走。他們決定將婆婆葬在屋內的小花園。

電影的轉折點,應該是男孩慢慢覺得偷竊是不對的,同時他常常「光顧」的一家小店店主原來一直知悉他們偷竊,語重深長的叫他別將小女孩也教壞,男孩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終於,他在一次行動中,有點刻意地被捕。

這個家,散了。散了不只是因為所有事情都東窗事發,而是,當單純的愛被旁人提及的很多猜測,人就會想多了,究竟那幾個人是不是真的待我那麼好呢?

看到最後,最讓我心痛的,是女人被警察盤問時回應:什麼才叫母親呢?我沒有生他出來是不是代表我不能是一個好母親呢?同時,小女孩回到家裡,父母根本不想理他,他一個人在家的露台玩耍,望出去,那份孤單與無奈。

當然不能不提,男人放監後跟住在兒童院的男孩再見,男孩表示不會再跟他見面,在離開的公車上輕輕叫了男人一聲爸爸,很傷心,很傷心。

我看畢一直在想:這些被遺棄的人,因為緣份聚在一起而獲得支持獲得久遺了的愛,應該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當然,犯法的是不對,不過社會有關心他們嗎?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那個小女孩:公事公辦的將他送回父母那邊,有了解過是否對他最好呢?

我們不知道少女的下場,或許也是回到家境不俗的父母那邊,然後他再次離家出走,沒有了那個根本沒有血緣關係的祖母照顧與愛錫,會否因而誤入歧途呢?

電影很好看,重點當然是演員演得好:童星非常出色,老戲骨絕不欺場,但最最讓我折服的,應該是演女人的安藤櫻,他用最單純的演技,讓觀眾深深感受女人對於自身經歷及社會不滿的痛與控訴。

當我們還有家人朋友,甚至有人關懷著的話,請珍惜,並好好維繫。

原文刊在此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