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灰記客

A grey reporter’s words 網誌

國際

709 這麼近,那麼遠

709 這麼近,那麼遠
廣告

廣告

敗選還敗選,李卓人聯同何俊仁和梁國雄繼續關注中國人權,懶理是否負資產。(梁國雄照片)

「倘若有人說你們這齣是反華電影,是被外國勢力利用,你們會如何回應?」「倘若大部分的中國人都認為情願犧牲部分自由,換取安全感,不願意走進那些抗爭者的世界,不願聆聽不同的聲音,你們可以如何說服他們?」

這次《709彼岸》放映活動由中文大學文化研究系的老師主持,來看的三、四十人都是中國留學生,聽懂廣東話的屈指可數,灰記只能用蹩腳普通話與他們交流。

紀錄片的搭擋江瓊珠沒有直接回應反華或外國勢力的問題,只強調作為社區電影,絕對可以有自己的立場,可以完全站在抗爭者的那邊,讓他們說話,況且即使希望得到中國官方的回應,做一下「平衡」,也根本不會得到官方回覆。

事後江瓊珠說,作為香港人,從沒有想過反華、外國勢力這些話語,看不過眼批評政府是很平常的事。的確,對很多香港人來說,無論以往的港英政府,還是現在的特區政府,都沒有不可批評這回事,批評了是否就是反政府?反政府又如何?至於北京的共產黨政權,對它批判、鄙視、仇恨的香港人多的是,由以往兩蔣國民黨支持者為主,到現在民主派、本土派 ,當中除了一些本土派外,相信沒有人認為就等同「反華」。

至於說外國勢力,不少香港人倒意識自己處在中國勢力和外國勢力的夾縫之中,盡量爭取自己的空間。只是這個「勢力平衡」所能達致的最大空間,在英殖民統治者離開後,因中國勢力的愈來愈不懂克制、香港權貴加速向中共折腰,以及「土共」對北京同志的全面呼應、配合,香港的自治近年加速敗壞,令這個空間愈來愈窄。

這些中國學生在黨國教育下成長,認定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灰記難以向他們明言香港人的困境,只回說中國留學生有這樣的評論不會覺得意外,也沒有想過如何反駁他們。在政權壟斷所有話語權的中國,你做任何這政權不高興的事,說任何不中聽的說話,都有可能被冠上「顛覆國家政權」(以前是「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以至「勾結外國勢力」的罪狀,隨時會被關押、酷刑以至判刑,維權律師/異議者被控「煽動顛覆」或「顛覆罪」者不知凡幾,年前舉牌支持香港雨傘運動的中國人,被罵「勾結外國勢力」,被拘押以至判刑者亦不少。洗腦、威嚇到懲罰,這是極權統治的技倆。

20181120_160510

其實文首的兩個問題,亦正正反映黨國/狹隘民族主義的專橫無道,以及身為中國人的悲哀,批評中國政府等同「反華媚外」,要受「國家保護」,就要犧牲個人自由,不問那些限制是否合理,不問政府施政是否合法合義。這種黨國/狹隘民族主義也愈來愈在香港的建制/保皇派的身上流露,只要當權者一句事涉「國家安全」,他們就要充當打手,人權就要讓路,不管說的是港獨、自決還是真普選。由民建聯、工聯會、經民聯、自由黨,新民黨以至聲稱獨立的中聯辦玩偶(現在又多了一個陳凱欣),北京一句「國家安全、領土完整」便個個義和拳上身,好像幾個「廢青」一句軟弱無力的「香港獨立」,中國就會土崩瓦解,完全不願明白,有權去割讓領土、出賣國家利益的都是統治者/當權者,歷來如是。現在不是連中國的領土也是「國家機密」嗎?為何是「國家機密」,就是因為有secret deal,有私相授受「中國領土」的秘密協議。不過,灰記倒認為那些被俄羅斯佔有的所謂中國領土,也非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至少蒙古人……不這樣認為。

而只要中國一日沒有和平方式的政權更替(不只是接班人問題),每次都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中國的統治者天天都會感到「國家安全」受威脅。這些所謂威脅很可能主要來自那些敢於批評政權,爭取權利的和平抗爭者,這種「國家安全」情結愈根深柢固,人民的苦難只會愈深重,因為政權會為了它的「國家安全」,實際是政權的壟斷,無所不用其極的鎮壓/扼殺任何異議/反對聲音,口說執政為民,實際殘民自肥,一天到晚人民代表自居,卻無時無刻防民甚於防洪,生怕下一個陳勝、吳廣隨時出現。

而共產黨統治者口中的「亡黨亡國」,就是把國家黨有化的明證,就如中國封建王朝朕即天下一樣。在「正常」的國家,政黨下台平常不過,更沒有政黨下台便導致亡國那麼荒誕,無他,「正常」國家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無論多麼不完美,卻能以人民的選票,用和平的方式解決政權更替的問題,不用每次改朝換代都血流成河。而因為人民獲賦權,人權意識亦隨之提升,不會輕易受政權的危言聳聽所威嚇、迷惑。

這些有機會走到比較自由地方學習的中國留學生,有機會接觸不同的資訊、意見,會否可以抗衡一下黨國/狹隘民族主義,多點了解「叛逆」言論出現的因由,然後重新審視她/他的國家現實?其中一位老師說,放映《709彼岸》這類影片也是希望他們接觸截然不同的現實,不排除有觀看影片的同學完全不相信電影所反映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的苦難,但他們有人受衝擊後,會去尋求更多真實。

說到這裡,灰記亦要例牌感嘆一番,香港的自由連番受壓(特別是外國記者會馬凱事件),睇錢份上甚少對政治發表意見的外國商會,也表示憂慮,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更建議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至此,建制/保皇人士好像如夢初醒,有人將責任推給民主派,說他們唱衰香港,有人反問為何「一國兩制」淪落至此,好像香港的淪落與他們主動削弱香港自治,迎合中共極權毫無關連。特首林鄭和個別「土共」雖仍發表強硬反駁言論,但都要強調「一國兩制」沒有變質,不敢說中港一體化與老美何幹。而自由黨之前提出23條議案,好「催促」林鄭為23條立法以向中共表忠,現在匆匆轉態,除收回議案外,還說要組團去美國遊說以保獨立關稅地位。

由此看,即使對北京唯唯是諾的香港權貴,都不願放棄香港獨立於中國的地位/空間,無他,不談香港商人習慣有規矩可循的國際貿易,吃不消中國「不靠譜」的商業國情,香港權貴和「土共」看到中國官場的血雨腥風,由「文革」時要被批鬥至死,到現在要「抑鬱尋死」,怎會不害怕中港一體化禍延香港權貴(已差不多和中國一體化的澳門,其海關關長亦步一些中國高官後塵「自殺」)!只是甘願作為全球最大極權政黨的一顆螺絲,不容許自己有任何獨立思考,自然不敢去捍衛香港獨特的空間。

說到空間的問題,有同學問灰記,中國如此境況,還可以做些什麼,對中國是悲觀還是樂觀(這其實也是很多人對香港的疑問) ?老實說,悲觀樂觀又如何?作為一個支援者,看到中國如今前所未有的高壓,政權無所不用其極的堵塞任何發聲空間,維權律師/異議者卻並非個個沉默,依然有人願意發聲,這些聲音大多數人聽不見或不感興趣,但這些聲音的存在就已經很了不起。相比之下,那些香港已死、無事可為的話變得很濫情、奢侈、無知。的確,香港正在「沉淪」,但正如公民黨前議員梁家傑所言,「一國兩制」殘而不廢,香港仍然有空間,包括衝擊中國留學生思維的空間。

而即使如何不中聽,事實就是事實,當中國的統治比較寬鬆,香港的空間就可擴闊一點,當中國的統治愈嚴厲,香港的空間就會隨之被收緊。習近平上台後中、港兩地的變化就是一個明證。換言之,中國不會不關香港事,沒有切割的可能,你不願面對中國,中國這巨大的因素不會自動消失。你願意關注中國的人權,為抗爭者吶喊,令他們不致於孤立中萎縮,而他們的壯大反過來會令香港的空間更堅實。其實,若不拘泥於本土不本土、愛國不愛國,支聯會的工作、每年六四集會的精神,不正正就是這麼一回事。

不單只六四晚會,這樣與中國留學生交流的場合,也不正正是這麼一回事,多一個願意反思黨國/狹隘民族主義的學生,中國便多丁點自由的希望,香港的「獨特」空間也會受多些理解和支持。說到這裡,灰記又想起一個同學的問題,「片中有何俊仁、長毛等政治名人聲援維權律師的片段,他們是不是為了撈取政治本錢才這樣做?」這位中國同學顯然不了解現今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的政治情緒,今時今日,連六四集會也被人諸多刁難,關注中國人權不被說成「大中華膠」已屬萬幸,更不必說政治本錢了。

的確,支聯會好,中國關懷好,今日成為香港的政治負資產,過氣的象徵,這次九龍西補選,背負支聯會秘書長包袱的泛民代表李卓人,被一個只靠包裝、毫無理念、左閃右避,一早投靠權貴的陳凱欣所敗,原因很多,但他(以至何俊仁、梁國雄…)所代表的那個時代,那種價值,竟漸見不容於這個世代,令他成為一個「過氣」政治人,則幾乎可以肯定。然而,李卓人好,何俊仁好,長毛梁國雄好,儘管他們政治理念不盡相同,都是秉承人道精神,關注中國人權,支持中國民主(也不只中國),幾十年如一日。這種關懷是否有用,是否不合時宜,都不是他們的考慮,有理念的人,不會因一時的低潮、挫折而放棄。

灰記也許誤解那位同學所講的政治本錢,她所講的可能是中國學生一直被教育的刻板觀念,任何支持中國異議者的人,都是別有用心,反政府反華,撈取政治本錢的野心家。由此更反證,關心中國人權現在是如何兩邊不討好,而正正因為如此吃力不討好,更要堅持下去。

也許,在中港矛盾極深的今日,想像中港學生相互交流兩地政治人權狀況,以至相互鼓勵顯得過於天真。但709放映當日,除了質疑聲音,也還有更多關心和嘗試理解的聲音,例如有同學覺得家屬們承受巨大心理壓力,需要支援;有同學問及有什麼可做;有同學對異議者的兒女在中國上學受阻撓感到驚訝…,這些關心和嘗試理解的心情就是一個起點。香港今天,依然不乏引起關懷,滋長求真意欲的空間,在政治低迷時,更應好好掌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