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體育

探討愛爾蘭足運衰落

探討愛爾蘭足運衰落
廣告

廣告

愛爾蘭在剛過去的歐洲國家聯賽,戰績差劣,下屆將降至C組作賽。新領隊麥卡菲上一份工在英冠執教也是失望收場。球隊似乎前路茫茫……

隨着首屆歐洲國家聯賽順利落幕,表現強差人意的愛爾蘭亦宣布,原主帥奧尼爾 (Martin O’Neill)和副手堅尼(Roy Keane)齊齊辭任國家隊職務。數天前,愛爾蘭宣布找來麥卡菲(Mick McCarthy)接任,第二度執掌國家隊,同時找來備受看好的Dundalk領隊堅尼(Stephen Kenny)先任u-21主帥,再部署於2年後接替麥卡菲領軍。

愛爾蘭在這屆歐洲國家聯賽的表現,堪稱慘不忍睹。除了成績差勁,在League B降班收場外,實際場上表現亦不堪入目:射門中目標次數和控球比率在各級聯賽合計下分別排倒數第三及倒數第二,而比他們還要差的,就只有League D的榜末球隊聖馬利諾。

除了在2016歐國杯曾一度「迴光返照」,愛爾蘭近年的足運發展並不理想。大國腳的成績可謂處於近代的低潮期﹔青訓沒有良好的出產﹔尋找新血換班時就只能target那些在英格蘭出生和長大,祖父母輩有愛爾蘭血統的球員﹔就連新領隊的合適人選也不多,只能找來十多年前曾領軍,近年領軍成績平平的麥卡菲。究竟為甚麼會發展這樣的狀況?

首先,主帥能力平庸,當然是直接導致國家隊成績欠佳的原因之一。千篇一律的穩守踢法,配以逐漸式微的高Q大腳,踢出來不但取不了成績,也令入場的球迷們意興闌珊,甚至球員們好像都不太提得起勁。由於國家隊主帥往往只能就地取材,在整體質素有限的情況下,主帥和教練團能力一般的話,很難奢望有甚麼好成績。

除了主帥和球員能力不足外,這裡也希望再審視一下,其他方面還出了甚麼問題。

相信大家都會認同,國家上下和相關體育總局發展該項運動的決心,對發展的成果必然起了決定性的影響。愛爾蘭足球面臨的一大問題是,足球的地位遠不如欖球和gaelic football,而這個現象的出現,少不免要多得足總的無能。在2018年,愛爾蘭球迷在主場看着球隊吃下一場又一場的敗仗,而這次歐洲國家聯賽亦只能看着國家隊在毫無火花、全無掙扎之下降班。但欖球迷呢?他們卻見證了國家隊接連勇挫澳洲和地上最強的紐西蘭,晉身世界杯,也贏得了年度大滿貫。不難想像,欖球員的地位一定比足球員高。

事實上,兩者自從千禧年後的發展趨勢實在大相逕庭。愛爾蘭的欖總(IRFU)一直致力發展本土青訓,令各個年齡層漸漸出現具質素的年青人,他們的發展藍圖亦深得不少界別認同,於是不少私立學校投重金於欖球訓練的設施和環境,而欖球發現因而直接受惠。相反,足球方面卻吸引不到投資,連基本訓練都弄不好… 大家細心想想,近年愛爾蘭的確沒有出產過具天份具才華的年青足球員,當中不無原因。

除了青訓外,愛爾蘭足總本身也是一塌糊塗。現任足總行政總裁迪蘭尼(John Delaney)自2005年正式上任,而在他正式上任前幾年,其實早已大權在握。這位迪蘭尼的爸爸Joe Delaney,原來曾是愛爾蘭足總的司庫(即財務主管)。Joe當年其實是被迫辭職的,原因是他被揭發曾私下付十萬歐元予一家著名的炒賣球賽門票的黃牛機構,以填補世界杯門票銷售時因計算錯誤而產生的帳目。當時現任行政總裁John已經在爸爸身旁幫忙,然後在兩年後,John便成為足總的其中一名董事,並在七年後(即2005年)正式成為足總CEO。大家由此可想像得到,這位矢志要為爸爸爭一口氣的人成功出任CEO,對愛爾蘭足運來說是多麼可怕的災難。

因此大家會發現,早前幾場愛爾蘭比賽,看台上都有反迪蘭尼的橫額。這些橫額攻擊的對象,當然不是對手(丹麥)中場球員迪蘭尼,而是這位愛爾蘭足總CEO。不過迪蘭尼本身也是一個老謀深算的人,他懂得在適當時候(例如杯賽決賽)為一些球員或足總員工提供比賽門票,又在球場貴賓室招待他們的家人,並會定期探訪一些球會和球圈人士,乘機籠絡他們,令他長期在相關圈子裡有一定人氣和名望,所以在看台上大部份球迷在咒罵他的同時,又總會出現一些球迷想跟你合照或找他簽名的場面。

另一方面,迪蘭尼在足總內部也安插了多名對他唯命是從的部下,於是足總內部對他的反對聲音並不太大,也無申訴表達的渠道。加上他又有一定人脈,身邊環繞着不少有權勢的人,所以很多人即使不滿,也敢怒不敢言,很難動他分毫。事實上,現在他在足總的薪金和合約實際上都是由他自己提出的。雖然早前有一份委託獨立公司做的報告,建議足總亦透過獨立方式委任高層職位,但迪蘭尼卻完全無視和否定這份報告,在這些重要位置上放滿自己的傀儡和親信,最近更投票一致通過移除這些席位的年齡上限,意味他們可以終此一生霸佔這些位置,所以基本上迪蘭尼的CEO一職絕對穩如泰山。

以上的各項背景,充份說明愛爾蘭主帥要爭取佳績並不容易。年薪120萬歐元的麥卡菲上任後,已著手游說韋斯咸(West Ham Utd)防中懷斯(Declan Rice)和雷丁(Reading)中場基利(Liam Kelly)的家人,希望打動他們令兒子應允為愛爾蘭效力。不過無論事成與否,球迷對愛爾蘭未來兩年的戰績也不會寄予厚望。

反而本來球迷們屬意的堅尼(Stephen Kenny)會在2020歐國杯後上任,是令球迷們較振奮的消息。堅尼帶領名不經傳的Dundalk近五季四奪聯賽冠軍,更兩度成為國內的雙料冠軍,2016年甚至打入歐霸杯分組賽,成績突出,與執教白禮頓的曉頓(Chris Hughton)一同被視為現時最出色的愛爾蘭領隊,也是球迷們心目中最理想的兩個主帥人選。想不到堅尼竟然真的願意放棄在Dundalk的一番成績,先在愛爾蘭u-21執教兩年,才接替麥卡菲的位置。球迷們目前只能盼望,麥卡菲別在這兩年間留下一個難攤子給堅尼,而且這樣一個安排有助打動上一代或上兩代有愛爾蘭血統的英格蘭年青球員選擇效忠愛爾蘭。至於足總改革和改善青訓,恐怕還要再等一段時間才有着落……

Box to Box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