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文在寅政府失敗及矛盾的經濟政策,導致韓國民怨沸騰(下)

文在寅政府失敗及矛盾的經濟政策,導致韓國民怨沸騰(下)
廣告

廣告

在上篇中談到,文在寅希望以「收入主導成長」的經濟方針改善民生,發展經濟。出發點固然更符合社會期望,還能改善一直以來扭曲顛倒的經濟模式。但是,多個政策出現的副作用,導致韓國的經濟開始漸現危機。除了最低工資、創造崗位等導致勞動市場問題惡化外,還有一項重要的政策,導致韓國民眾的生活負擔反而增加,造成經濟負荷問題。

近年韓國政府備受爭議的,是國民年金制度改革問題。韓國的國民年金猶如香港的強積金,為韓國國民必須作出供款,以作日後退休時享用的年金。基於韓國近十年人口急劇老化,出生率持續低迷的關係,導致需要供款的國民人數將不斷減少,文在寅政府於近期推出改革方案,以舒緩年金基金庫開始出現短缺的問題,當中包括提高年金的保險供款費用、延長合法提取年金年齡、延長供款年限等方式,以求開源節流保存年金基金庫。

不過,這些政策的推出隨即引起反彈。有不少人批評政府做法短視,「斬腳趾避沙蟲」。不但由此加重國民的生活負擔,而且更造成反效果,國民在不支持政府的改革方案下,年金的改革自然更不順利。容易遭到反彈的其一原因,就是因為改革方案中提到,以往年金的供款者不再是「積累形式」讓領取者取得款項,而是改為「當年供、當年取」的形式,從而為取得年金庫內所得的平衡,就需要上調達三倍的保險費用。而當前600多萬18-34歲國民之中,已有三成為獲豁免供款或欠交者。以上的改革面對這個情況,無疑造成更多世代及官民的矛盾。

而根據估計,到了2042年,領取年金的人數將被供款人多;2057年更會完全耗盡,不再有人可以領取年金。2005年國民年金及特殊職業年金的支出總額佔韓國GDP的3%,到2025年將超過10.2%。不過政府未能認清的問題,隨著韓國人口老化問題變得嚴重,是基金枯即將到枯竭的一大挑戰,國民供養老人的負擔亦隨之而增加。適當地上調保費需要達成社會共識才能有效實行,在增加供款費用的同時,如何令他們免受更殘酷、更多的負擔是一個問題。

回顧整個政策,圍繞的社會議題,就是退休保障。韓國作為OECD(經濟合作組織)的成員國之一,成立國民年金的目的正是符合保障退休福利的標準。本身韓國最初期的年金方案為公務員年金,於1959年通過並在翌年首日實施,當時主要針對軍人、公務員及公立學校的教師,其後在1973年除了實施私立學校教師年金方案。經過一輪民主化改革波折後,終在1988年正式實施「國民福利年金法」。其後在2007年作出第二輪改革,建立基礎老年年金制度,以國家稅收為主要財源,提供老年保障。而國民年金與老年年金、公務員年金不一樣的,就是前者需要透過供款作主要財源,後兩者則有國家保障支付佔一定比例。

文在寅政府一直堅持以「收入主導成長」的經濟方針,只可惜國民年金的改革方針有違原則,皆因增加供款額、延長退休年齡等改革均令國民的生活負擔增加,而且政府尚未有明顯承諾透過政府救濟及社會保障的方式,去達成一個穩定的經濟基礎。政府在建構社會安全網上仍未達標,再加上國民年金與老年年金、公務員年金的差別,無疑會遭到國民的非議。政府現時應考慮的,除了利用國家保障支付部份年金,以即時補救即將出現危機的年金基金庫問題,而且更應重新考慮如何在退休保障與國家收入之間,作出更優良的平衡,從而更符合新的經濟方針,令國民信服國家的經濟改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