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流浪狗與流浪漢——長毛與阿輝

流浪狗與流浪漢——長毛與阿輝
廣告

廣告

一則社會所謂流浪狗、流浪漢的故事。

他叫阿輝,唐狗女叫長毛,但他們從不「流浪」——— 石屎的天橋底,由木卡板和帆布搭建的居所,正正就是他們的家。

長毛,雖然生活街頭,但牠總算有一頭家、也有一位「養主」 —— 阿輝。他倆住的蝸居,一點也並不安樂,隨時會遭食環署職員拆毀。所以,居無定所對他們來說,彷彿是平常事。而只要一到晩上,阿輝便會手執大而長的竹掃把和垃圾剷,清潔街道,清理日間途人隨手亂丟的煙蒂和垃圾。

阿輝告訴我,一年前,他與長毛在公園相遇。

那時候,剛出世的長毛,還是一頭笨拙的小黑狗,阿輝便把牠抱起來,給牠食物糧水。初衷是什麼,阿輝大概還沒攪清,只知道,長毛從此就跟著他,一起在街頭生活、相依為命。乖巧的長毛,不常會吠,安心立命,至少臉上不見憂愁。牠身上的毛髮,總是黑漆漆、滑溜溜,非常整潔。乍問之下,原來阿輝閒時便會帶長毛,去公眾浴室 / 公共廁所,替牠用洗澡。

和很多街狗一樣,長毛懷孕了,近來還誕下了數頭小狗。因為需要供奶給小狗的關係,長毛亦漸見消瘦,瘦得肚子也凹陷了。於是乎,我趕急從自己家中,捧了一大包狗糧、罐頭和零食分享給牠們,並著阿輝要好好保管。

「食飯喇長毛~」阿輝向長毛喊著。

「咔擦」一聲,阿輝拉開從超市買回來的狗罐頭,與叉燒飯拌勻一起,作為長毛的晚餐。接著,他不知從何處,掏出一樽菊花茶,倒了一點點給長毛,然後一起享用。

在很多愛護動物人的眼中,很可能,阿輝絕對不是一位稱職的「養主」,再涼簿一點來説,根本是不負責任 —— 他沒有替狗狗絕育、沒有替牠打防疫針、取狗牌、沒有替牠杜蚤,面對生死意外,甚至可能連基本醫療費用,也很難以負擔。

阿輝與長毛的關係,我形容為伙伴,多於從屬,他們相依為命,而嚴格來說,並非單純可以用「養主」的觀念,去概括 / 處理這種共生的關係。其實,要苛求阿輝盡一般正常「養主」責任,照顧長毛,亦不見得公平,始終弱勢依靠另一方弱勢,資源有限,沒有誰比誰更好過。

有些人,養動物,或許没有對牠承諾過什麼,甚至連初衷是什麼也不確定。可是,他們盡己所及,把最好的放享給動物,儘管未必能照顧牠一生一世,卻已經很美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