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運動公社

發佈和討論有關運動與政治/社會/經濟的議題 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commune 網誌

體育

自由盃決賽移師馬德里的劃時代意義

自由盃決賽移師馬德里的劃時代意義
廣告

廣告

文:wing

南美自由盃決賽次回合將在星期日(編按:河床以3比1擊敗小保加,總比數5比3奪得南美自由盃)於西班牙馬德里上演。今次自由盃決賽離開美洲,主因當然是河床球迷襲擊小保加球隊大巴。但在世界足球以至體育運動史中,這場賽事也可能有劃時代意義。

近年來,運動賽事衝破原有的地理界限已不是新鮮事。北美的NBA、NFL、MLB和NHL已在海外舉辦正式賽事多年。歐洲足球雖然較著重傳統和社區,但在利潤原則的驅使下,不但知名勁旅每年夏天要到北美、亞洲踢表演賽,意大利超級盃和法國超級盃也曾在遠方舉行。但超級盃始終不被視為重要比賽。早年英超的海外第39輪計劃只聞樓梯響。西甲今年要安排一場比賽在美國舉行也受到激烈反對,到今天也未有定案。

論經濟實力和對全球球迷的影響力,今天的南美足球當然難以及得上西歐足球。但或許由於本土經濟水平相對落後,南美足球比起西歐足球更積極擴張。在國家隊層面,不但巴西阿根廷兩強已鮮有主場踢友誼賽,南美國家盃在九十年代起已邀請非南美足協成員國參加。到前年的百週年特別版美洲國家盃更是與中北美洲列強在美國爭標。而墨西哥球隊亦曾多年獲邀參加自由盃賽事,主因就是墨西哥的電視廣播市場夠大。

而河床對小保加移師馬德里,則是南美足球繼強攻中北美洲市場,建立反攻西歐戰線的一次嘗試。在球會級賽事,南美沒有任何一齣戲碼的魅力可與河床對小保加可比。自由盃決賽更是南美球會至高無上的榮譽。而選擇阿根廷前宗主國首都為比賽地點,不但因為巴拿貝球場的威名,也亦顯然考慮過西班牙/伊伯利亞半島語系和文化的共通性。

全球化的足球時代,非西歐足球市場幾乎只有被西歐蠶食。非西歐要反攻,暫時只能靠資本參加西歐為核心的足球資本遊戲(如中國、中東和美國資金收購西歐球隊),而不是壯大自己的市場去同西歐一拚。論足球底蘊,世上只有南美有條件去與歐洲抗衝。南美足球市場與西歐足球市場是否真的有機會爭一日之長短,今次自由盃決賽次回合帶來甚麼效應,將為我們帶來一點啟示。

對河床球迷來說,失去主場之利,大量球迷無法到場助威,絕對不是好消息。但長遠來說,南美足球市場如無法反擊,不論是河床還是小保加、費林明高還是彭拿路,都只能長期做歐洲列強的球星培養所。再扯得遠一點,如果這場球賽「成功」,或許也在說明,起碼在體育運動領域上面,西方不一定是全球化的唯一贏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