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我們的年青人

我們的年青人
廣告

廣告

陶傑日前在蘋果表示,香港家長送子女去英國名校留學,會尋找一些少中國人的學校。

要不是陶傑無知,就是跟不上時代節拍,以為今天仍然是他去英國留學的六十年代,中國學生有如鳳毛麟角。

近日出入城大和科大校園,到處都是畢業生拍照留念,循例氣球熊仔加V字手勢,更多的是操國語的家長南下陪同子女合照,樂也融融。

雖然國內學生在香港升讀大學通常都有自己的圈子,不一定每一個都能夠和香港學生打成一片,但最低限度可以吸收香港相對自由的校園氣氛、傳媒文化與及沒有網警的網上世界,希望日積月累之下,可以把這種思維帶回中國,將來一點一滴地慢慢改變國家。

今天要講的,是大半個月前中國網上瘋傳的一段短片,一位在AFI(美國電影學院)畢業典禮上致辭的中國女學生Vanessa Kung ,孔樂琪(右上),她以風趣幽默、充滿自信的英語向校長及台下影星茱迪科士打等人致詞,獲中國網民熱烈讚賞,要不是Vanessa指出,我還真的想不到 AFI 這類相對冷門的學院竟也有20%學生是中國人。

當 Vanessa 在台上將 "shtup" 這個字發揮得淋漓盡致,我在想,什麼時候,才有香港學生能站在台上,同樣揮灑自如令台下觀眾站立鼓掌?

香港的大學生,可能連shtup的意思也摸不清,遑論用這個字來調侃。

當然,我不會忘記年初中國留學生 Cecilia Zhao(左上)在英國牛津大學Oxford Union辯論比賽的低V旋風, 和更早前美國哈佛大學有史以來第一個中國人何江(右下)的畢業生代表致詞。

故事,現在才開始……

相信大家都聽過 Flea in a Glass Jar 的跳蝨實驗,於此不贅。

2017年5月,美國馬利蘭大學中國女畢業生楊舒平(左下)的畢業演說,言之有物,卻幾乎惹來了殺身之禍……

我十分欣賞楊舒平同學的每一段發言,輕鬆活潑、真摯動人,因為篇幅所限,我只節錄第一段:

People often ask me: Why did you come to th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I always answer: Fresh air.
Five years ago, as I step off the plane from China, and left the terminal at Dallas Airport. I was ready to put on one of my five face masks, but when I took my first breaths of American air. I put my mask away. The air was so sweet and fresh, and utterly luxurious. I was surprised by this. I grew up in a city in China, where I had to wear a face mask every time I went outside, otherwise, I might get sick. However, the moment I inhaled and exhaled outside the airport, I felt free……

相信讀者此刻已能夠猜得到結局。

網上成千上萬的惡毒圍剿、 瘋狂人身攻擊、賣國賊等指控如泰山壓頂衝向這個女學生及其父母……

後來她被迫公開道歉……
只因為,她說了真話!

就一個月之前,前中國民運領袖王丹,應Oxford Union邀請 ,出席英國牛津大學演說,也就是 Cecilia Zhao 穿著低V的那個演講廳。

王丹在報章描述,牛津裏面很多來自中國的留學生,希望聽一聽他這一輩人的想法,但他們都坐到最後的一兩排座位,甚至蓄意坐上二樓,避免被鏡頭捕捉到容貌。

演講完畢,王丹邀請他們交流一下,也沒有人願意冒險,因為,他們早已變成了玻璃蓋底下的跳蝨……

中國人,其實天資聰敏人才輩出,只需要離開中國的土壤,讓腦袋自由飛翔,什麼物理學獎數學獎科學獎都手到拿來,包括史丹福大學物理學專家張首晟…… 他如果不是重回祖國懷抱,今天應該仍然健在。

當全中國每一個高官財閥、每一個有識之士,都把子女送去歐美的同時,我看到屈穎妍大力歌頌梁振英,歌頌他不辭勞苦、頻撲奔波帶著香港的年青人去大灣區、 領著香港的年青人走上一帶一路。

他們在英國的子女,會感激父母為他們所做的一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