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社運出身的文在寅,有妥善回應民主勞總的工人訴求嗎?

韓國社運出身的文在寅,有妥善回應民主勞總的工人訴求嗎?
廣告

廣告

韓國多場的社會或工人運動,一直聞名於亞洲,遠有光州事件,近有「反朴」燭光集會,尤其透過多部電影後,令大眾都了解韓國爭取民主及自由的崎嶇道路。同樣在社運出身的文在寅,年輕時參與反朴正熙維新憲法被捕留案底,2016年燭光集會更成為眾望所歸的未來總統。同樣為左翼民主派的政治人物,面對為勞工發聲的「民主勞總(韓國全國民主勞動組合總聯盟)」的訴求,有積極及妥善回應嗎?

從最近韓國民主勞總的一次事件中,就能知道文在寅政府現時未能好好處理勞工問題,還有關於勞總的爭議。民主勞總於11月10日舉行大型集會,並決定在11月21日舉行大罷工。「清算積弊、改革社會、停止《勞動法》不良改革」。他們在11月21日罷工中呼喊的口號,圍繞著批評文在寅政府未能有貼近勞工需要的勞動政策,並認為當前的社經局勢延續昔日政府的管治作風——向財閥及企業傾斜。他們對政府主要提出的勞工政策改革如「最低工資」及「標準工時」作出嚴正抗議,要求政府能夠改善箇中弊端。

「最低工資」及「標準工時」本是保障勞工生活及工作條件的政策,卻與文在寅一直堅持「收入主導成長」經濟改革方針相違背。《勞動基準法》列明每星期僱員的基本工作時間為40小時,最長只能加班12小時,並須向僱員支付加班費用。不過,與其相沖的「彈性工時制度」仍未能得到妥善的保障,因為此制度容許工作時間因工作量而延長,雖然能因工作量少而縮短工作時間,但變相此制度未必能與「標準52小時工時制度」相互結合,此情況下導致技術勞工等行業需延長工作時間,同時有工資減少的危機,最終讓「最低工資」及「標準工時」政策失效。

現時更令民主勞總憤怒的,是國會上意圖將《勞動基準法》修訂得更偏向商家及企業利益。除了最低工資修訂為包括津貼及獎金,節省了僱主的生產成本之外,國會還在推動將「彈性工時制度」的最長期限由3個月修訂為6個月。在未能與新勞動政策磨合的情況下,還將箇中矛盾擴大,固然引起勞動界的強烈反對。所以現時政府與勞工界的關係不斷呈膠著狀態。縱使文在寅總統於今年初有邀請民主勞總代表進行對話,至今仍未能解決矛盾。

還有現今文在寅政府還未正面回應的問題,就是前任政府起訴民主勞總前主席及前秘書長,令他們於2016年被判入獄5年,但至今仍未平反他們的冤名。事關2015年11月民主勞總發動集會,反對政府單方面修改《勞動基準法》,而同年12月朴槿惠政府起訴他們「妨礙公共秩序」、「刑事毁壞」、「非法集會」等罪名。當年保守派政府打壓工會及箝制集會自由,但至今作為社運出身曾承受相似罪名的文在寅,不但沒有正面回應工會重審事件及釋放被囚禁的工人的訴求,而且更於2017年12月拘捕一直在勞總總部工作的前秘書長李英珠,並以同樣罪名將其囚禁。可見,文在寅至今仍未妥善回應代表工人聲音的民主勞總的訴求。

若要談到韓國民主勞總的由來,就可以數到1970年代。朴正熙執政期間為加強扶植經濟發展,不惜打壓工會等異見聲音,同時扶植大企業成為支撐國家經濟的財閥。而1970年11月13日的一場紡織工人工運中,工人全泰一因自焚而成為話題。而韓國正式有民主改革前後,大大小小的工運均受到嚴重打壓,1987-1997年間就有接近三千名工會骨幹成員遭判囚。1993年6月,各地的工會自發組成大統合團體「全國勞動組合代表會議」,成為「民主勞總」的前身。1994年11月成立民主勞總的籌委會後,在1995年11月正式成立。所以韓國大大小小企業的工會均由「民主勞總」率領發聲。

從這事件可見,縱使這兩年出現了政黨更替,但工會的聲音仍未能得到文在寅政府的重視。即使文在寅能夠為勞工作出修訂,始終仍未能改變昔日保障僱主、企業家多於勞工的政治作風。現時文在寅與執政黨已在面對管治的困境,支持率不斷下跌的情況,假若再度惡化下去,保守派便有機可乘,再次令韓國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