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體育

摩連奴與泛民的酸腐味道

摩連奴與泛民的酸腐味道
廣告

廣告

睇左好多年雙紅會,今次應該係差距最大的一次。

唔係實力,而係戰意同想法。

摩連佬賽後仍然係同一番話,大意係紅軍的速率令他震驚,假如手頭上係波圖班球員,就可以一較高下,因為波圖兵係對球最飢渴,一失波就狂搶。呢番說話唔係第一次講,早幾場他亦說過,球隊需要瘋狗(mad dog)的意志,講來講去,都係講昔日風光,嫌今時今日自己的球員唔掂。

高路普經過艱辛的球季,至今一盃未得,三次決賽飲恨,但從未聽過他投訴球員半句,有時反而嫌他太過固執,太愛球員,卡利奧斯可能是一例。每次比賽,你總會期待見到高路普的激情;對愛華頓的補時入球,未完場就衝入去同艾利臣忘情擁抱,賽後利迷紛紛在twitter「取笑」領隊,那是滿帶驕傲的笑,也是好warm的笑;像你有個太熱情的爸爸,那是詞若憾焉,而心實喜之。

記得紅軍上下第一次見到愛的抱抱,都像有點不習慣,但今日這種「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誰要下車」,已是晏菲路最美的風景。

雙紅會開波不久,雨下過不停,正如摩佬所說,紅軍都像上了發條般狂奔,如羅拔臣的不斷百米衝刺,看得他也累了。這種上下一心的原因是甚麼?看淒風冷雨打在曼聯將帥面上,9,000萬身價的普巴木無表情地看住球隊被恥辱地狂轟36次,毫無創造力的中場負隅頑抗,相信內心會在倒數距離轉會窗重開的1月已不遠了。

我也有過迷戀摩連奴的年代,當年他在車仔睥睨蒼生,翻雲覆雨,敢作敢為;最重要是從不邀功,有錯就攬上身,所以所到之處,得將士死力,由卡華奴到泰利到林伯到杜奧巴到史奈達,都上下一心;直到皇馬時代,才漸漸變質,而到曼聯,方覺舊人已死,面目全非。

「不要低頭,光環會掉下來。」昔日那個膽大妄為的Special One,早已不存。

由民主黨到摩連奴,那種守舊戀舊酸腐味道,令人掩鼻;當雲爺爺也早成過去式,一班新來的領隊逐漸站穩腳步,球迷早就懂得恥笑式高呼「永續摩佬」;可惜香港政壇依舊未變,大把人仍然含淚永續泛民,至死不悟。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