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記者關震海

前明周文化網站編輯,亂世中寫作,寫寫日本、電影、時評。 網誌

國際

練馬區的一場圖書館戰爭

練馬區的一場圖書館戰爭
廣告

廣告

連續兩個周三 工會決定罷工兩個時段

幾日前,一幅有關圖書館管理員的的日本文青插畫非常吸引。「ストライキ!」罷工!好激喎。唔激,日本有集體談判權,合法的。

罷工海報的標語為「為民不為利」,觸發練馬區兩間圖書館圖書館57名管理員要組成工會,集體罷工兩天,一定有內情。

網上廣傳罷工的消息後,媒體沒有立即跟進,反而NHK的網媒花了三個記者的人手去現場做訪問,同時進行了數據分析。從數據得知,日本圖書館的數字大幅上升的同時,全職的圖書館管理員竟大幅減少。

日本全國的圖書館數字,1997年2396間圖書館,至2016年升至3331間。全職的圖書館管理員卻由約7000人減至5600人。

根據《NHK NEWS WEB》的資料搜集,圖書館過去曾被揭發收藏了大量無人使用的教材,政府引入管理公司管理,減全職人手之餘,亦將公立圖書館「Tsutaya化」(較易懂可以理解成「誠品化」)。在圖書館增設咖啡室、市民交流區、影碟租賃服務等,霎時令圖書館耳目一新,普遍市民亦受落。

罷工工會在海報或接受訪問已表明,圖書館需要資深的管理員,而且管理公司的改革中沒有向他們徵詢意見,只為減成本,盲目將管理員的職位轉為兼職。

這宗新聞耀眼,或許因為是文人罷工,但最重要的是圖書館關乎整個城市的文化歷史,這場「圖書館戰爭」是官民資訊管理的一場硬仗。

這一仗,先在日本的練馬區打起。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