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社運

從李怡到盧斯達──從攬抄到堅持

從李怡到盧斯達──從攬抄到堅持
廣告

廣告

共產黨製造了「超能上帝」,說你有資格,說你冇資格,簡直令人髮指,但我們只能乾髮指,在補選中泛民慘敗。紅線、公安、rule of law變rule by law……一切一切,都看似Hong Kong is dying.

12月4日,李怡寫了《從杜汶澤風暴想到的》。嘗試概括內容:①泛民陰謀論,指梁游是鬼,指黃毓民梁天琦是鬼,還扯上杜汶澤。②永遠「怪罪他人」,怪白票怪焦土。③口號老化空洞,不停告急,不停「關鍵一席」,不停「不要放棄」。④「一邊批評中共蹂躪香港的自治,一邊說一國兩制運作良好,到外國游說支持特區政府」。⑤找來找去都是老面孔──「缺乏勇氣和智慧面對自己的過去」的老面孔。

證據確鑿,也沒有多少爭辯餘地。只想對③說句不相干的:整個香港整個中國,最大的問題是人民不能當家作主,爭民主的口號老,但革命尚未成功。同時,雞蛋高牆,雞蛋不是偉光正,雞蛋正是脆弱無能,雞蛋還正在泥漿中……

李怡在文章最後,推介了盧斯達旳《這次青年和本土派選民不是放棄香港,而是放棄泛民》。試依原文標題撮述:①泛民係輸自己:「泛民自己推翻初選機制(上次)」,「泛民的基本盤在衰退……但如果泛本土派助戰,這個衰退過程或許可以拖長」。②2014年之後發生了甚麼?「光復、旺角騷亂,泛民全體割席譴責」,「認為中共幫手篩選對手,在議會殺掉了本土派,自己就可以接收他們的選票」,「本土派沒理想的人選,就不會投,甚至會用那一票來懲罰和報仇」。

③標誌性的拉票災難:「竟然是找梁國雄和黃之鋒去拉票」,「他們想爭取青年和本土派選票,卻找了青年和本土派最討厭的人物去拉票」,「他們以為『焦土派』希望香港跌到谷底,大眾就會覺醒;其實焦土論者根本連這個也不會想,他們只剩下懲罰出賣過自己信任的人」。

④恐嚇只對家有恆產者有用:「很多人不是放棄香港,只是放棄泛民」,「泛民的議會出席率、投票表現、對中港議題(填海、大灣區、一帶一路、中港融合、新移民上限)經常有近乎親北京派的取態」,「李卓人只是輸掉自己的議席,而另一個世代則是在泛民的不作為甚至吶喊助威之下,早就被強姦了」。

⑤親北京派票選是沒有大增的:建制派找到新人,泛民「找了一個不可能被DQ但同樣很難勝選的人出來」。⑥問題是非建制派絕後:「中共是會將年輕和前進的候選人盡量DQ,終止非建制派的新陳代謝,令其變成老人院,無人可用」。⑦年輕人死 中老年不會佔到便宜:「中共出手踢走了本土派,只是給泛民中老年的糖衣毒藥」。

仇深似海,竟然是同舉著反專制獨裁旗幟的人(至少戴耀廷把他們列為同一陣營)。

李平12月4日蘋論:如果民主派領袖在捍衞言論自由時還次次要戴上「我反對港獨」的頭盔,就一如政論家練乙錚所說的「比粗口還難聽」。但,Should Scotland be an independent country?選民回答「是」或者「不是」。顯然反對獨立是一個選項。李平接著說:「如果民主派議員連自保的能力也沒有……明年的區議會選舉只會有更多的異見者被DQ。」支持港獨,就沒有人被DQ?

堅持。堅持爭取民主公義。各自堅持:堅持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或者不用說出來);堅持香港獨立(或者不用說出來)。

堅持方法①:結盟。這是戴耀廷提出來的。他說民主派的堅實選民,約佔反專制選民總數57.5%。本土意識選民,約佔反專制選民總數25%。已經知道,各自為政不會成氣候。戴耀廷說:「我的想法是在一個區議會的大選區,所有在這大選區參選的民主派及本土候選人,組成一個地區的政治聯盟」,出戰小選區。

堅持方法②:共同組黨。Larry Diamond 說:反對派應跨越觀念、個性、種族或宗教差異團結起來。烏克蘭在2004年12月橙色革命的成功,主因就是後共產時期的各種反對派能擱置差異,組成統一陣營。Larry Diamond(美國斯坦福大學政治社會學教授)在《民主轉型22講》中說:顏色革命的第三個條件至關重要:反對派必須團結一致,摒棄政治分歧,結成聯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