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如果律政司司長發神經,市民怎麼辦?

如果律政司司長發神經,市民怎麼辦?
廣告

廣告

鄭若驊一句「證據不足」,便無需解釋任何理據,放過梁振英「身為行政長官不申報利益」、「收取巨額金錢不納稅」等鐵一般事實的惡行,港大法律系教授張達明說這是隻手遮天的人治。

張達明教授讀的是硬繃繃的法律條文,我反而想請教一下,香港有差不多四分一人口患上不同程度精神緊張及情緒病,如果律政司司長突然發神經,將全香港所有案件都列作證據不足無需解釋,市民怎麼辦?

事實擺在眼前,律政司司長只是一個為七百萬市民服務的公僕,替市民為法治把關,她需要對七百萬市民負責,而不是對梁振英負責!

廣大市民只想知道理據,並非什麼把問題政治化,現在我們感到困惑,她憑什麼可以高高在上不向她所服務的市民負責?

作為一個香港合法市民,我有權懷疑她精神狀態不適宜繼續執行律政司司長這個職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