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黎則奮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 現任政治經濟學網頁創辧人和節目主持人。 網誌

政經

新年的願望

新年的願望
廣告

廣告

可以確定,放生689是中共的決定,需要進一步確定的只是決定是否中共派系權鬥的結果,是習近平失勢妥協抑或習近平的獨裁決定。

原因很簡單,因為中共和土共就放生689的問題已經統一口徑。曾經是689「政敵」的㐂婆說是律政司的「専業判斷」,鄭若驊與梁振英無利益關係,基本法賦予權力,再批評就是干預「法治」;老鼠成用「無利益關係」同一理由,支持鄭若驊毋須諮詢獨立第三者法律意見。不管自願與否,他們似是而非、指鹿為馬的說法都是歪理,無法取信於民。道理一字咁淺,鄭若驊連律政司守則也不知道,専業知識成疑,何來「專業判斷」?鄭若驊丈夫公司經營政府大量工程,不少都是689政權批出,以689事事尤其是與土地房産利益攸關的事務干預的作風,可以令人相信完全沒有利益關係嗎?

砌詞造說是共産黨的専長,所以我說扮本土派的KOL王岸然是共特沒有錯,因為他不單長期反對追殺689,更認為他攻擊抹黑詆毀不遺餘力的民主派搞的是「政治鬧劇」,而指控梁振英涉貪受賄違反「無罪推定」的普通法精神,所以也是違反「法治」。至於曾經公開認為倒梁不必要、「獨立」才重要的所謂支持本土獨立的KOL對放生689一事三緘其口,也就不足為奇了。他們都曾經是中共的同路人,搞過統戰,立下汗馬功勞,關係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斷,口不對心,只有對歷史全無認識的盲毛及無知新世代,才會受其言論蠱惑,不假思索相信。

看廉署和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明哲保身的縮骨表現,可以確定,溫水煮蛙和劣幣驅逐良幣效應已經極至,香港的制度敗壞,爛透入心,無可救藥,很難再予信賴。雖然我支持司法覆核,以及「天下為攻」應該繼續努力,在海外尋求突破,但坦白說,理智上並不樂觀。最大的意義,其實可能只是戮破所謂「司法獨立」的脆弱和虛無,連最後一塊遮醜布也扯走,教公眾良好願望徹底幻滅,面對殘酷現實,香港真的已經玩完,提前實行「一國一制」。

如果在絕望中仍須懐抱希望,保持意志樂觀,新年的最大願望,就是祈盼:替天行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