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鄭若驊搬龍門斷人米路

鄭若驊搬龍門斷人米路
廣告

廣告

律政司2018年12月12日公布,不就UGL案向前特首梁振英提出檢控,對於律政司不就案件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引起爭議。大律師公會就事件發出聲明,指律政司以往就涉及高級政府官員及政治敏感的案件中,慣常做法是會先尋求獨立大律師的意見,今次的做法有違往常一貫的慣例,無可避免地削弱公眾對刑事司法制度及對法治的信心。

12月26日,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休假後回應事件,指稱律政司一貫的做法,在作出一個刑事檢控的決定時,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的人員才會外判。鄭若驊的回應,與律政司向立法會提交的外判指引不一樣,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希望鄭若驊解釋

律政司六種情況將案件外判的內部指引,第四項訂明:「認為案件適宜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第六項訂明:「案件涉及司內人員而需尋求法律意見或進行法律程序。」

《基本法》第六十三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有憲制責任作出是否檢控的決定,向外尋求法律意見並不是法定的檢控程序。律政司檢控守則第1.1條訂明:「檢控人員行事須以廣大公眾的利益為依歸,但作為“秉行公義者”則獨立自主。」「檢控人員須獨立自主」,檢控守則並無授權律政司可將案件外判。

律政司檢控守則第1.2條f訂明, 檢控人員不得受涉案或相關人士的公職地位或其他社會地位而影響檢控決定。律政司案件外判內部指引的第六項,案件涉及司內人員,可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或進行法律程序,明顯違反《基本法》第六十三條及律政司檢控守則。

鄭若驊認為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人員才會外判的言論,被指搬龍門改變政策,係為梁振英度身定造新指引,受到猛烈批評。鄭若驊三間物業涉及僭建一事,律政司不提檢控有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鄭若驊搬龍門係為自己度身定造,搬龍門損害大律師行業利益斷人米路,因此律師界反應超強烈鬼殺咁嘈。

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指稱,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不單是律政司內部政策,更是普通法下公正行使法律權力的問題,普通法的要求,是必須令公義彰顯於人前;若改變政策,將會違反普通法的要求。

普通法不能抵觸成文法,《基本法》第六十三條訂明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律政司有責任獨立作出是否檢控的決定,向外尋求法律意見不能夠成為法定檢控程序。「民主派」一眾法律學者和大律師,一向都是「專業呃人」。

大律師梁家傑在港台節目表示,律政司由1999年「胡仙案」起,開始外聘律師法律意見,避免公眾認為政府偏袒權貴,但鄭現時卻改了政策。梁家傑認為,鄭若驊解畫時偏離原則,必須到立法會作清楚解釋,若她一直不能解說清楚還不如下台。

歴史記載,「胡仙案」是發生發生於1998年3月,是一宗3個星島集團行政人員被控串謀詐騙案。律政司是拒絕尋求獨立的法律意見, 事後香港大律師公會於1999年2月10日發表聲明,對律政司就胡仙案件拒絕尋求獨立的法律意見表示遺憾。指稱「胡仙案」開始外聘律師法律意見,梁家傑名符其實吹水唔抺嘴。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回歸後律政司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是始於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偷步買車案」, 時為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授權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可自行處理檢控工作,又決定本案應向私人執業大律師尋求獨立法律意見,梁愛詩係卸膊兼不信任下屬江樂士。

律政司檢控守則第1.2條e訂明, 檢控人員不得受傳媒或公眾對有關決定的可能反應而影響檢控決定。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是獨立部門刑事檢控屬獨立決定,為避免公眾認為政府偏袒權貴,外間獨立法律意見成為檢控決定,是破壞法治而不是彰顯公義,係梁愛詩做壞規矩。

梁錦松「偷步買車案」,梁愛詩決定向私人執業大律師尋求獨立法律意見。而兩位私人執業大律師,祁理士資深大律師(Mr John Griffiths, SC)和韋爾森御用大律師(Mr Martin Wilson,QC) 的結論,認為在檢視整體證據後,不能確立檢控梁錦松「在公職中行為不當」的罪行,在本案中達致合理的定罪機會根本並不存在。

向外尋求大律師獨立法律意見一定令檢控程序更公平?外判的大律師一定更專業更公平?事實不是這樣的,梁錦松案外判大律師的法律意見只是碎料。

立法會議員資格和參選權DQ案,以及《一地兩檢條例》司法覆核案,政府都是外判大律師余若海為代表。對《中國憲法》和《基本法》以及「一國兩制」的認知,余若海的表現只屬九流大律師。外判大律師一定更專業更公平?如果認為政府律師團隊無能力應付該等案件,律政司司長就必須辭職。

法國劇作家季洛杜認為,律師是對自鳴正義最有想像力的人,但律師並不代表正義,律師只是經常在利用法律。前人的智慧值得尊重,根據立法會文件,律政司在2016/17年度就外判案件支付費用總額2.92億元,廉政公署實在應當主動調查是否存在利益輸送的情況。

12月28日晚,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就UGL事件不檢控梁振英的決定作出回應,重申《基本法》第六十三條訂明律政司負責刑事檢控工作,不受任何干預。律政司不檢控梁振英的決定,以及尋求與否獨立大律師的意見等,整件事都是專業判斷,不存在政治考慮。

律政司的聲明指稱,戴德梁行知悉梁振英與UGL簽訂協議並接受UGL的款項,由於證據未能確立戴德梁行不同意梁振英接受這些款項,故此並沒有合理機會就有關梁振英貪污的控罪達致定罪。法治原則是必須讓公義給人所看見,就應該展現理據體現依法辦事,律政司陳述的理據的確不夠清晰。

戴德梁行知悉梁振英與UGL簽訂協議並接受款項,而戴德梁行董事局仍然通過賣盤決定,表明戴德梁行同意有關協議,梁振英接受款項,並不構成《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所針對代理人接受利益的罪行。如此闡釋理據應該更清晰,令反對人士找不着攻擊的借口。

林鄭月娥質疑,部分人在沒有任何證據下,向鄭若驊不斷施壓,對香港作為法治社會沒有任何好處。林鄭更表示,UGL事件已經糾纏三四年、希望事件可告一段落。

為避免公眾認為政府偏袒,以及案件涉及司內人員等,律政司六種情況下將案件外判的內部指引,都是違反《基本法》第六十三條同律政司檢控守則。林鄭月娥的回應並不專業,佢自己施政一向亦是知法犯法。

鄭若驊搬龍門損害大律師行業利益係斷人米路,律師界反應超強烈,只是關注行業利益而不是捍衛法治。大律師公會促請律政司在尋求獨立大律師的意見後重新檢視其決定,以釋除公眾疑慮。一切向錢看,大律師公會的立場,其實就是為維護行業利益而指控律政司公信力不足。「民主派」糾纏UGL事件三四年,亦決不可能食白果而就此收兵,希望事件可告一段落,只是林鄭的一厢情願。

鄭若驊搬龍門斷人米路
梁家傑名符其實吹水唔抺嘴
律政司就廉政公署調查UGL案的聲明
律政司六種情況下將案件外判的內部指引
大律師公會就律政司決定不檢控梁振英之聲明
林鄭月娥質疑部分人沒有任何證據下向鄭若驊施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