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不是一國兩制的問題

不是一國兩制的問題
廣告

廣告

當習近平強硬地向台灣方面推銷一國兩制的時候,台灣方面的蔡英文也強硬的回應並予以拒絕接受,更指一國兩制為騙局,到目前為止,看不到有香港官方作任何反應,因為有台灣立委和民眾指,香港的一國兩制正好說明是騙局。梁振英,不知道他是不是代表香港喊話,指一國兩制是成功,更是國際認可,並希望台灣人親身過來觀察。

梁振英的喊話,我又覺得他錯不了多少,因為這個也是最初將一國兩制定在香港時,確實是國際公認,是否成功,並不是中共和香港自摧自擂,事實上,一國兩制的構思,若果認真執行,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只可惜,實行了二十一年的香港;崔現的問題之多,簡直連部份香港人都不能相信和接受。其餘那些當政府說什麼都是對,再加上那些所謂沉默的大多數也不會作回應,這個可能就是梁振英所講的成功。

首先,英國將香港交到大陸手上,就已經是沒有什麼民意基礎,反映出香港人都只能聽兩國的代表可以公開的討論內容,香港人差不多完全無話語權。更遑論由香港人決定命運,一切就交給了他們,而最令香港人安心的就是—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以我們這些從港英年代走過來,尤其是在政府工作的人來說,就只是換了枝旗就可以。相信日前我講過,回歸初期確實如此。

香港人因為習慣了活在一個文明,講法治,講廉潔和含自由成份的民主制度的社會,事實上,從根本就和中共的社會是有很大的差異。若果真正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話,今天香港就已經有了一人一票選特首,立法會和區議會也全面普選,這個才是真正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至於法治和廉潔也一樣。但也無需要我說清楚,大家從多個案件的處理手法就知道,法庭和廉政署都失去了「原則」,就以最新的梁振英的UGL案和法庭對於DQ議員的判決,大家就知道,所謂法治和廉潔都已經令人失去應有的信心。

其實,一國兩制是漸進式的改變,可能因為這樣,好像是不太痛,這個是對於一些求所謂安穩的人來說是做得到,更以「現在已經很好,比港英時代的時候民主自由」來安慰自己,令變壞的一國兩制成為幻覺,這個也是中共所想的,事實上,從多次的選舉和社會事故發生時,市民的反應你是看得出。

香港出現一個較大的改變就是,中共已經沒有耐性去等,從最初的「河水不犯井水」,到今天由習近平口中說出,牢牢掌握管治香港的權力,更在各方面,除了國防外交之外的事情插手干預。再由梁振英制造撕裂,讓香港走上一條不歸路。較為市井的講法就是,將地下秩序或者潛規則走到枱面上,找來一些人來助紂為虐來硬推政策,最新的例子就是萬億填海建人工島。

一國兩制原意是沒有問題,不過,香港從十多年前開始破壞,到近五年就加速破壞,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情況,無論你用什麼花言巧語都掩飾不了這些問題。香港人是不是甘願接受,這個確實是一個大難題,因為各為其主,加上,從九七後來香港的人已經和土生土長的溝淡,或者是成為對抗,就會出現好像無問題的景象,細心看看,中共一天比一天的對香港強硬,那又何來一國兩制的成功呢?

當然,台灣的處境和香港是完全不同,就算要談什麼體制改變,台灣人民和政府都有直接的話語權,這個因為台灣實行了真正民主制度超過二十年,更趨成熟,這個相信和香港是斷言不同,因此,不是中共單方面說要怎樣就怎樣,更荒謬的是,要民主決定,就要預埋14億中國人,這個是荒天下之大謬,真的以為香港和台灣一樣,任由中共中央予取予攜?

若果真正如當初老鄧設計的一國兩制去實行,確實是一個較好的制度令香港回歸到中共的祖國懷抱,但事實告訴我們,這些都如習近平所講的不變形的相反。再講到梁振英希望台灣人來香港觀察更荒謬,因為好多台灣人都不能入境,主要就是和老共不同政見,這個真的令人想到,一國兩制真的成功,連自由出入香港都因政治問題不能入境,何來一國兩制的成功呢?就最近林佐昶不能來香港,台灣人是知道的。

蔡英文總統加油,台灣人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