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美國:共和黨中期選舉受挫

美國:共和黨中期選舉受挫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怎樣才能完全打倒右翼?

Tom Crean(美國社會主義替代)

美國中期選舉出現一陣有限的「藍色浪潮」,選舉結果反映了選民普遍反對特朗普。不過共和黨人鬆了一口氣,因為選舉結果沒有預期那麼差,而許多進步工人和青年則對此感到失望。特朗普的選舉運動試圖煽動對新移民的種族主義恐懼來動員自己的選民基礎,而民主黨則集中於「拒絕仇恨」和捍衛奧巴馬醫改,不過民主黨幾乎沒有任何有利於工人階級的實際政策。

與此同時,這次選舉也冒起了許多左翼進步候選人,他們幾乎都是以民主黨名義參選的。他們拒絕企業獻金,並勇敢地提出全民醫療保障、租金管制、15美元最低工資、免費大學教育等有利於工人階級的主張,反映出數以百萬計的群眾渴望擊敗右翼政治。部分自稱社會主義者的當選者包括紐約州參議員茱莉亞.薩拉查(Julia Salazar),與國會眾議員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 Cortez)和拉希達·塔利布(Rashida Tlaib)。塔利布也是這次兩位當選眾議員的穆斯林女性之一。這是美國首次有女性穆斯林進入國會。

雖然民主黨奪取了眾議院的控制權,但兇殘、反動的特朗普政權依然掌握著權力。我們不能夠坐待2020年的總統大選。我們迫切需要依靠工人階級的社會力量建設起群眾運動,擊敗右翼的反動計劃,踢走特朗普。在未來幾個月,民主黨領導層和新當選的左翼議員都將會面對考驗,看他們是否能夠滿足民眾日漸高漲的期望,抵抗特朗普與統治階級。

兩極化加劇

過去幾個星期,特朗普的種族主義排外立場升溫到了更嚴重的層次,以圖煽動恐慌來動員其支持者出來投票。此前他提名卡瓦諾(Kavanaugh)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也是出於同樣的目的。他聲稱來自中美洲的難民車隊為民主黨、自由派猶太大亨索羅斯、美國的移民黑幫或者中東恐怖分子帶來的「入侵者」。他派遣數千軍人到邊境去阻擋那些手無寸鐵的婦孺平民,可這些人之所以背井離鄉正是因為美帝國主義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令他們的家鄉陷入混亂。

另一方面,民主黨領導層則有意識地將宣傳目標設定為市郊地區的高學歷白人女性。這些人過去主要支持共和黨。關於醫保問題,主流民主黨人強調必須覆蓋已經患病的人,這是奧巴馬醫改當中的進步元素。不過他們沒有進一步提出任何有力的提案,以解決現有的醫療危機並抵擋共和黨的不斷打壓,從而實現全民醫保。民主黨領導層既沒有批評特朗普削減利得稅的政策,也沒有提出大型綠色社會建設項目等方案來提供足以養活家庭的工作。相反,民主黨只利用他們候選人前所未有的多元性作為主要賣點。

民主黨的「中派」政策可能取得一定程度的效果,但也反映出其領導層的遲鈍。他們既沒有全面反擊共和黨的攻擊,也沒有充分回應其支持者要求打敗右翼政策的呼聲。有可能再次當選眾議院議長的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表示,民主黨將爭取兩黨合作,在可能的範圍內與共和黨達成共識。這說明民主黨領導層嚴重脫離了他們的支持者。在一場捐款人和「戰略家」的會議上,佩洛西再次表示不會彈劾特朗普。毫無疑問,民主黨的軟弱讓特朗普更有勇氣開除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以阻礙司法部正在負責的「通俄門」調查。

有限的藍色浪潮

今次中期選舉的投票率很高,比2014年多3000萬人。民主黨得票率比共和黨高7個百分點,取得了229個眾議院席位(比選前多了36個),比共和黨多23個。這場選舉在許多方面變成了針對特朗普的公投,民主黨得以重掌眾議院表明大部分人都反對特朗普的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立場。尤為重要的是,至少有100名女性當選眾議員(其中絕大部分是民主黨),將近眾議院四分之一的席位,打破了歷史紀錄。

過去10年共和黨一直是州選舉的大贏家,但今次民主黨新增7個州長,包括伊利諾伊州、密西根州等關鍵的中西部州。共和黨一些格外惡劣的反動派輸掉了州長選舉,例如克里斯.科巴奇(Chris Kobach)輸掉了堪薩斯州,臭名昭著的反工會政客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輸掉了威斯康辛州。不過民主黨只新增了6個州議會的控制權,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共和黨操控選區劃分。

另一方面,共和黨在國會參議院的優勢進一步擴大。不過參議院選舉遠不如眾議員民主,因為無論人口如何每個州都有且只有兩名代表。

建制的反擊

儘管高調的民主社會主義者亞歷山德里婭和其他進步候選人在聯邦或州選舉中獲勝,但是有一些結果令許多進步工人和青年感到非常失望,例如安德鲁·吉勒姆(Andrew Gillum)在佛羅里達州長選舉中敗給了徹頭徹尾的種族主義者羅恩•德桑提斯(Ron de Santis),德克薩斯州的貝托·歐洛克(Beto O' Rourke)在參議員選舉中敗給了受人憎恨的泰德.克魯茲(Ted Cruz)。

比起民主黨領導層,吉勒姆和歐洛克的路線明顯更加勇敢、更加進步。如果當選,吉勒姆將成為曾實行種族隔離的佛羅里達州的第一個黑人州長。在喬治亞州,史黛絲艾布拉姆斯如果當選,將會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黑人女性州長。史黛絲不承認敗選,她正確地要求重新計票,因為喬治亞選舉中出現了各種違規行為。共和黨在其執政的各個州大力阻撓選民投票,特別是針對非裔美國人。

民主黨領導層現在當然會宣稱選舉結果證明他們的「溫和」路線是正確的。《紐約時報》說道:「獲勝的民主黨候選人大多來自該黨政治中心,以廉潔政府為競選主題,承諾逐漸改善醫療體系,而不是徹底改變社會。」它還說道:「有望當選的自由派候選人在德克薩斯和佛羅里達等州提出,有人格魅力、堅定遵循進步路線的領導人可能將共和黨的票倉變成競爭激烈的搖擺州,但這種觀點很大程度上並未實現。」《紐約時報》的觀點簡直荒唐可笑。實際上,在過去25年里民主黨在德克薩斯從未贏過任何一場州選舉,歐洛克的成果已經是非常出色了。許多地區的選舉結果表明,大城市和年輕人向左轉的趨勢已經蔓延到了南方。

一些地區投票方法的改變也證明群眾支持勇敢的左翼政策。佛羅里達選民同意恢復140萬正在服刑的罪犯的投票權,這特別有利於非裔美國人。密西根和其他幾個州採取了反對操控選區的措施。《雅各賓》雜誌指出,三個「親共和黨」的州(愛達荷州、內布拉斯加州、猶他州)支持醫療補助計劃(Medicai)。其他一些進步的例子還包括,舊金山決定徵收利得稅來援助無家可歸的人,密蘇里州和阿肯色州提高了最低工資。不過由於大企業竭力阻撓並散布虛假信息,有些地方也遭遇了重大失敗,例如加利福尼亞州未能擴大租金管制。阿拉巴馬州和西佛吉尼亞州則採取了限制墮胎的政策。

就民主黨的中派政策而言,該黨保守派的重要人物克萊爾·麥卡斯基(Claire McCaskill)輸掉了密蘇里參議員選舉,但該州提高了最低工資,並在最近以壓倒性的優勢否決了一項反工人法案。

現在怎麼辦?

中期選舉的結果會大大鼓舞那些想要反擊特朗普的人。但是現在民主黨建制正在壓制群眾高漲的期望,清楚地表明未來一段時間關於如何推進反右翼鬥爭的辯論將會升溫,特別是因為總統競選運動很快就會開始。

但是我們必須清楚我們在反對什麼。廣大左翼愈發熱烈地辯論特朗普政權究竟是不是正在走向法西斯主義。國際上的一些時間加重了這種擔憂,特別是極右翼民粹主義者博索納羅當選巴西總統,做出許多法西斯主義的言論和行動。

毫無疑問的是,特朗普稱自己為「民族主義者」,是想將極右翼正常化。特朗普派主導著共和黨,令它越來越成為一個極右翼政黨。但它是法西斯主義,還是「法西斯主義萌芽」?在歷史上,法西斯主義是主要由資本主義危機下陷入貧困的中產階級組成的群眾運動,旨在摧毀工人階級和左翼的組織。統治階級在面臨社會革命的威脅、有可能失去自己的財產和權力時,兩害相衡取其輕,便將權力交給法西斯。美國現在顯然還沒有達到這種程度。然而,深刻的社會危機存在著,資產階級機構的合理性在喪失。在許多歐洲國家,曾經的左翼和工人政黨不僅未能保衛工人階級抵擋新自由主義的攻擊,而且它們自己也變成了新自由主義政黨,因此為極右政黨的崛起創造了機會。

儘管民主黨從不是個工人政黨或者真正的左翼政黨,但他們也同樣在1980-90年代急劇右轉(「中間路線」),然後被過去的工人階級支持者拋棄。但是儘管美國出現了一些極右翼政治力量,但真正有組織的法西斯主義者仍然較少。在2017年希瑟·海耶(Heather Heyer)於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被極右翼殺害,引起大規模群眾抗議,法西斯團體遭受了重大挫敗。然而,他們現在重新受到鼓舞,又開始冒了出來。他們的確是一個威脅,但目前還很有限。更大、更直接的危險是群眾性極右政治勢力的出現,它激起種族分化,阻礙工人階級聯合起來爭取他們的共同利益。

成千上萬的人逐漸認識到,我們需要一支堅決為普通民眾而戰的政治力量,就像特朗普為億萬富翁而戰那樣堅決。正如我們一直強調的,眾多青年活動者想要改革民主黨或將它徹底推向左翼,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基本上註定失敗。2016年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總統競選活動中,他透過小額捐款為親工人階級的綱領籌得逾2億美元。這說明我們有很大可能建立一個站在工人階級和所有受壓迫者一方的新的、獨立的左翼政黨,而這正是當前所需要的。

這樣一個政黨需要建基於群眾性社會鬥爭。只有群眾鬥爭才能真正打敗右翼、取得重大成果。今年發生了大規模女性抗議、學生上街反對槍枝暴力、罷工數量達到約20年來的最高峰,在這種情況下有可能建立一個真正的、持續的群眾運動。主要發生在紅州的教師罷課說明了可能會有更廣泛的社會階層加入階級鬥爭。教師提出了大膽的訴求,包括徵收企業利得稅為公共教育提供資金,並扭轉施行數十年的削支政策。這些訴求得到很多人支持,包括許多曾投票給特朗普的人。

我們幾乎肯定,2019年會發生新一輪鬥爭。這場鬥爭必須聯繫到建立一個反財團的左翼政治力量,挑戰建制,為最終徹底趕走特朗普主義準備所需的力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