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區

【抗領展攻略】屋邨擺墟阻力多 團體區議會合作覓突破

【抗領展攻略】屋邨擺墟阻力多  團體區議會合作覓突破
廣告

廣告

「社區新聞計劃」工作坊已於2018年10月圓滿結束,參加者現以社區報人身分走入社區,報導各區大小事,書寫社區願景!以下為東涌社區報《東蔥報》與獨媒編輯室合作報導。

在東涌這個只有領展及其轉售外判街市的社區,墟市自然成為對抗壟斷的重要對策。說起東涌墟市攻防戰,你可能會想起2016年初夏,領展逸東街市突宣布關閉數月裝修引起民憤,土地正義聯盟數次發起於屋邨範圍內擺墟,不少街坊和檔販參與;數次硬碰,換來的是物業管理公司建華的保安暴力阻止,更曾有警察介入拘捕成員,引來逾百街坊聲援。

土盟的嘗試引發東涌人對墟市的想像和關注,只是自發挑戰畢竟成本不低。在差不多同一時間,自2011年來爭取開拓屋邨墟市空間的東涌社區發展陣線,其中一條不一樣的戰線,正好取得突破:他們積極與區議會尋求合作,離島區議會終於在該年成立推動墟市工作小組,並通過舉辦為期16星期的墟市試驗計劃「東涌趁墟」;除此之外,3年以來,小組已與不同民間團體合辦了3屆的墟市活動。

有區議會「加持」,是否就路路暢通?成員陳淑淇(Suki)坦言,於申辦場地上每每遇到領展或外判商的阻撓,區議會亦無權力讓墟市走入屋邨,惟相信區議會能「再主動啲」推動墟市發展。成功爭取議會支持,是實踐「區區有墟市」的願景的重要一步,但絕不是終點——Suki強調,民間必須持續推動,區議會才會有互動,也才有更多改變的可能。

更多東涌抗領展攻略:
互助社理想難敵霸權 團購才是力量?

feac773a-32f8-4be9-be31-aa217c0aae03
東涌社區發展陣線成員陳淑淇(右一)於今年10月《施政報告》公布東涌新街市後,帶同街坊就街市選址及營運方式等問題,到離島區議會請願

「東涌趁墟」中3次墟市獲離島區議會通過支持,每次有約30至40檔。墟市分別在安東街遊樂場、逸東邨後面的單車徑,以及逸東邨至逸樓對出迴旋處舉行,雖未能真正走入屋邨範圍,選址都是由街坊共議決定的。Suki表示,「東涌趁墟」的特色是每個過程都盡量做到由下而上,由居民自發討論及決策。墟中不只有售各式家庭用品,也能成功售賣新鮮蔬菜及蛋類。當中家庭用品普遍比市價便宜,例如砂煲比連鎖日用品店便宜至少幾十元,大受街坊歡迎;雞蛋亦平均每打便宜4至6元。

起初籌辦墟市,最困難是選擇地點,往往要查清楚該地段是屬誰——到底是屬於領展或其他外判商,還是哪個政府部門?是房屋署、康文署、民政署,還是路政署?這過程已經用上不少時間,更別說繁複的申請程序,以及來自大財團的阻力:「房署好多時回覆話有持份者反對,其實所謂持份者即係領展,大家都明。」

社區持份者真的反對墟市?東涌發展陣線早就做好社區調查。Suki表示未聽過有個別商戶反對墟市︰「區內(商戶)到底係排斥,定係覺得『搞旺場』?事實係東涌真係需要平價墟市,而家嘅街市物價根本難以負擔。」Suki又補充,擺攤並非沒有成本,過程要申請各樣牌照,檔販也需要分擔行政費,另外再繳付租金、按金。

IMG-20181213-WA0000
由離島區議會與民間團體於2016年合辦的「東涌趁墟」

對於墟市與領展及其他外判街市承辦商的衝突,Suki坦言未見區議員們表達明確立場,再加上現行制度下,區議會亦沒有權利用領展拒絕借出的用地作墟市,對申辦場地幫助不大。

Suki表示,獨立逸東邨南區議員郭平及工聯會逸東邨北區議員鄧家彪,在墟市議題上比較願「落水」,但覺得「區議會可以再主動啲」,期望在遇到領展或外判商的阻撓時,區議員可就反對內容多加追問,並積極整理出適合墟市的用地列表。就東涌而言,逸東邨金牛廣場、黎淑英廣場,以及北大嶼山醫院後空地等都是很多街坊支持的墟市用地,只是業權問題始終是一大阻礙。她又希望區議會成立墟市基金,讓有意申辦舉辦墟市的團體,可在充足資源下推動墟市發展。

與區議會的合作雖未能突破領展的阻力,卻也是實踐「區區有墟市」的願景的重要一步。Suki表示,多年來的經營終成功爭取區議會支持,正好提醒居民,解決社區問題,只有透過民間推動,區議會才會有互動。區議會能向前走,她認為也需要集合多區的力量共同推動,例如深水埗自2015年起得區議會支持籌辦的「見光墟」,經驗便很值得借鑑。籌備過程中,東涌發展陣線亦藉以連結到東涌其他地方組織,也是重要的運動資源。

DSC_2255
離島(逸東邨南)區議員、推動墟市工作小組委員郭平

區議員批政府思維「唔掂」 議會力量有限

小組委員、逸東邨南區議員郭平認為,區議會提供撥款,在推動墟市風氣上有一定的幫助,但因為香港政府在法例及思維上「唔掂」,要在東涌搞個理想的墟市,區議會也是舉步維艱。對於屋邨擺墟困難,郭平透露自己有接觸過房署官員洽談,對方亦有「開綠燈」之意,惟領展在其擁有業權範圍,法律上的確有權拒絕墟市擺賣,區議會亦很難與他們交涉。

此外,郭平指過去東涌的墟市貨品欠多元,凍肉及熟食等均需要申請很多「好難拎」的牌照,即使由區議會主導也不會較順利,常常與官員「鬧唒交」。他指出,深水埗「見光墟」的成功,也是全靠有熟知申請程序的餐廳東主等幫忙,而在離島區議會的三屆合辦墟市中,他讚揚小組主席鄧家彪相當落力,但籌辦工作始終落在民間團體身上。「真係靠唒佢哋做嘢,議員就負責噴口水架啫。」郭平笑說。

他指區議會力量有限,抗領展除了靠民間變陣力爭,最需要的是政府在法例上拆牆鬆綁,促進墟市籌辦,並由政府公布合適墟市的官方用地列表,相信能逼使領展讓步。

新街市欠時間表 團體促設臨時街市

民間與區議會的共同推動亦非毫無寸進。事實上,2016年初政府仍表示無計劃興建公營街市,在民間組織聯同區議員的多番爭取下,2017的施政報告中便落實興建。然而,今年公布的政府方案,仍與民間期望落差甚大:東涌發展陣線過去一年曾諮詢專業規劃師,並由逾千居民票投出7個新街市選址,惟無一獲採納。Suki擔心現時選址雖然鄰近地鐵站,但或會引出其他問題,如加劇市中心交通擠塞等。

更重要的是,街市暫擬只建兩層,樓上更是商業中心,而非熟食中心及圖書館等社區設施,「公私合營」形式問題重重,到底能否助街坊脫離捱貴餸之苦仍是疑問。Suki批評新街市「連時間表都無」,恐怕落成要要再等起碼5至8年,墟市作為臨時街市的紓緩措施更見重要;他們計劃再召集居民討論,收集街坊意見,以繼續爭取。政府踢一踢、郁少少,自救攻略不管選擇何種方式,大概就如Suki所言,要靠民間不斷、不斷推動。

《東蔥報》記者:林俊麒
獨媒記者:梁敏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