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體育

相信韋達 包冇發達

相信韋達  包冇發達
廣告

廣告

上仗韋達策騎「薈力之城」出戰二班1000米直路賽諸多擠阻,若非馬匹本身質素上乘,人馬組合早已敗陣而回。(圖片來源:香港賽馬會)

正所謂「相信韋達,包冇發達」,筆者過往不下十次撰文剖析十三屆香港冠軍騎師韋達過往多年角逐級際賽事的各種荒誕表現。果不其然,「太陽底下無新鮮事」,踏入2019年,韋達仍然是那個為人熟悉的派膠俠。

事緣剛在沙田馬場上演的洋紫荊短途錦標賽事(國際三級賽,1000米草地),韋達以大讓賽的方式策騎熱門爭標分子「薈力之城」(獨贏3.1倍),先是沿途任由賽駒在沒有遮擋的情況下競跑(懂賽馬和單車比賽的人都知道尋找遮擋的重要性,況且「薈力之城」沿途的際遇實非完全不可能找到遮擋),後在賽事最後階段被潘明輝策騎的大冷門「旌暉」從後撞開趕過,最後以一又四分之一個馬位落敗,屈居亞軍。

事實再一次證明,韋達在很大程度上只能透過策騎實力冠絕同場的賽駒取勝:即使韋達沿途的發揮連番有誤,他主轡的賽駒仍可憑藉自身超卓的實力力挽狂瀾,但若然面對同場賽駒賽力較為接近的賽事,其主轡的賽駒便會處於下風。其實,上仗韋達策騎「薈力之城」出戰二班1000米直路賽諸多擠阻,若非馬匹本身質素上乘,人馬組合早已敗陣而回。今仗「薈力之城」在蝕磅的情況下初次角逐級際賽事,但韋達仍以策騎超級賽駒的心態作賽,敗陣而回實無可厚非。

當然,這不表示韋達沿途有正常的發揮便可確保「薈力之城」穩操勝券,但他至少可以留守在風阻較小的位置競跑,以及在賽事爭持激烈的階段保持應有的平衡力,盡可能合法封阻對手的跑線。不過,綜合韋達多年的大賽表現來看,這無疑是緣木求魚的苛求。 甚至毫不誇張地說,假若韋達乘搭港鐵面對大陸自由行旅客的左右夾擊,相信他不消一會便會失去平衡應聲倒地。

2019,世界在變;韋達派膠,從沒改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