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專訪】邊行村邊執垃圾 何潔儀:我係搞事,想搞返好件事

【專訪】邊行村邊執垃圾 何潔儀:我係搞事,想搞返好件事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鄉郊代表選舉今個星期日進行投票,何潔儀正職是家庭主婦,報名參選西貢鄉委會北港新村居民代表。她接受訪問時表示參選是為勢所迫,「講真,十年前,我唔會咁做,因為唔需要。」何潔儀邊說邊嘆氣,說道在威權年代,不能再只依靠代議士。有村民指責她參選是搞事,何潔儀有一番見解,「我係搞事,想搞返好件事」。

「今次其實勝算不高,我哋四十多歲的一代虧欠了香港下一代。在香港發展最輝煌時,攞咗最多著數同最好的機遇。但我想講,我哋咩都無做過,只追求物質享受,無為社會做過些甚麼。」

何潔儀曾任教師和教會的傳道人,在2010年從荔枝角搬到西貢,在朋友介紹下入住北港新村。家中都是狗的相片和圖畫,何潔儀愛狗,而因為村屋可以養狗,一住便接近八年。「住在鄉郊,真的很好。」她常常和丈夫去行山,有很多機會接觸大自然,而且鄰居關係融洽,常常守望相助。

說何潔儀是綠色達人絕不為過,她關注社區回收,逢星期日都會到西貢市中心做回收分類,舉辦「不是垃圾站」。丈夫亦曾認為不應花太多時間,但她堅持少有少做,更用行動說服丈夫。她指西貢沒有「綠在區區」,環境局對鄉郊的回收亦沒有任何規劃,唯有居民自發和自救。

IMG_8183

望當選後提高鄉委會透明度 「在乎,因為真係好鍾意這個地方」

《蘋果日報》的鄉郊代表選舉報導在11月初刊出,指何潔儀和朱凱廸及香港眾志常委廖偉濂一起簽署「綠色鄉村約章」兼參選。只是兩日,她便被踢出北港村的Whatsapp 群組,原因是太政治化,有村民更指她是偽君子。有村民則斥她是越權,何潔儀嘆無奈,「關注社區事務都越權?我只是公民。」

遭踢出Whatsapp 群組後,有鄰居更不敢和她打招呼,覺得其參選「令到條村唔和諧」。「我自己價值觀唔係咁,沒有冒犯和傷害任何人,淨係追求真善美。」

「綠色鄉村約章」的參選人提倡革新鄉政,何潔儀亦希望能夠提高鄉委會的透明度,包括公開會議紀錄,改變鄉事的「威圍喂」文化,「區議會都話可以聽返錄音,鄉委會傾咗乜都無人知」。

此外,何潔儀曾就社區事務致電予民政署查詢,署方職員喚她「自己問村長」,「民政署不是政府和市民的橋樑咩?原來分咗階層。」她參選便是要以身作則,身體力行關心社區事務,「在乎,因為真係好鍾意這個地方。」

IMG_8132

後來的故事便是朱凱廸遭撤銷參選資格,何潔儀笑言,朱凱廸當選居民代表的機會其實很低,DQ明顯是政治審查。「人哋有心做,就因為同你唔同聲氣就唔俾你做,呢啲就係威權。」

政治氣候愈來愈差,DQ議員更見黑暗,何潔儀尤其不滿政府撤銷姚松炎的議員資格,「加可持續發展就唔莊重?」,「咁好、有質素的立法會議員,都要俾你使橫手整走。」

政治啟蒙:被奪走的一票

何潔儀的性格是不平則鳴和據理力爭,其政治啟蒙不是六四,更不是雨傘運動。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她在投票時發現失去俗稱「超級區議會」的一票,其後向民政處查詢,對於稱「你剔咗唔要喎」,「好有問題囉,你以為理所當然會有的,原來可以咁樣無咗。」她後來多次透過書面及親身重新交表,才「攞返嗰票」。

IMG_8135

在這之前,政治離她很遠。

爭取提名參選時,正值《蘋果》的報導出街。她被踢出Whatsapp 群組後,到鄰居進行家訪時,氣氛更見「怪異」。有鄰居表示「你係朱凱廸派嚟喎」。何潔儀強調,朱凱廸關心環保、回收和提倡城鄉共生,雙方理念一致,不存在任何「派嚟」和「指使」,「我想講,無人指使到我囉。」

何潔儀預期有至少十個提名,但有村民害怕家人會遭到騷擾,甚至擾慮狗隻被毒死。她最後只能取得5個提名,僅僅足夠入閘。「喺爭取提名期間,真係好唔開心。」

IMG_8112

參選一個小小的居民代表,已引起鄉事和鄰居的「恐慌」,何潔儀已表明,不會參選今年年底舉行的區議會選舉。

何志平在2002年任民政事務局局長時,提出改革成雙村長制,即原居民代表及居民代表。何潔儀重申,鄉村事務,村民自然有責。然而,最令何潔儀激氣的是,村長駱秀明不准在村口擺放玻璃回收箱,更寫信予食環署反對及阻止「佢覺得自己代表哂居民意思,但我理解係好多人都話好。」

參選實踐公民社會

談到非原居民和租戶在鄉郊的角色,何潔儀認為,有不少租戶都不認為自己是持份者,「佢哋覺得做居民代表好政治」,有鄰居明言十分支持她的理念,但不會提名、投票,原因是怕得罪人。

在主流和大多鄉事眼中,原居民代表和居民代表是權力和威信,但何潔儀認為,參選居民代表只是實踐公民社會,「英國一條村五十多人都有網頁,定期開會傾村務、與民共議,香港眼光其實好淺窄。」

另一參選人為李立權。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