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省港盃衛冕與拆大球場

省港盃衛冕與拆大球場
廣告

廣告

一個舉辦了40年的比賽,一班名不見經傳的小子出戰廣東,碰上星期三夜馬,竟然有4,000多人入場,見證了香港年青一代,以4:0痛擊廣東,成功衛冕。郭嘉諾走馬上任,再次打出成績,在近日拆大球場的爭議聲中,這場勝仗擲地有聲的向公眾說明,香港足球是值得擁有大球場。

郭嘉諾在這仗漂亮勝仗前的下午,還要領軍元朗與愉園友賽。當韋特過了試用期掛冠而去,另一位洋帥也下堂求去,郭嘉諾儼如已故的黎新祥一樣,成為收拾香港隊殘局的專家。當今世上,到底有多少國家隊主帥,會兼任球會的教練,恕小弟見識淺薄,未能列舉當中例子。

以往年代,香港隊賽事絕對不會安排在跑夜馬的日子出賽。除了收音機直播問題,在跑馬地與大球場同時段疏散合共10萬人,對警力安排來說,也是極大的問題。可是香港足球衰落,大家也看扁了入場人數,久而久之,坐爆旺角場也沾沾自喜,說成球迷基數不足以支持4萬座位。

可以改建不能亂拆

對於拆大球場,很多人說法不一,但絕對不會是因為香港近年沒有球星,就要將球場拆御。正如陳偉豪在過去對港超沒有出路的名言:「若你的孩子讀書成績不好,難道你便放棄他?」的確,大球場的入座數字不理想,使用率偏低,我想問聖旦尼、溫布萊、包度恩國王球場使用率也不會很高,是否需要全數清拆?香港的墳場也是春秋二祭才多人拜山,平日使用率很低,同時也不能向先人墳地收取管理費,以這樣的邏輯,我們是否要剷平和合石、將軍澳墳場與哥連臣角?

如果因為啟德體育園興建,香港不需要兩個大型足球場,這是說法也不一定說得通。當大家說大灣區融合、香港球隊參與中超等議題經常出現,假設香港有兩支球隊參與,只得一個坐6,000人的旺角場、比你都唔去的小西灣,除了體育園外,何來合適球場讓兩隊迎戰14億人口的南下球迷?文件說要拆除座位,興建跑道讓公眾使用,這點我沒有太多的反對,前題是不能拆除灣仔運動場,以及大幅削減至8,000-9,000個座位。要改建大球場,必須要符合以下條件:

1. 座位數目要有20,000個
2. 看台要以足球名將命名
3. 增設現代化藥檢設備
4. 改善廣播設施
5. 增加香港足球歷史物品於場內,讓公眾了解香港足球文化。

政府文件說8,000-9,000個座位可以滿足學校運動會的規模,我倒也想問,若慈幼會、聖公會、保良局、東華三院、道教聯合會、順德聯誼總會這些大型辦學團體舉行聯校運動會,8,000個座位足夠使用嗎?以慈幼會為例,就有6間中學,連同師長及家長,8,000座位肯定不能滿足需求。以田徑為例,若要推動比賽氣氛,男、女子組各8間學校出席,以每間1,000人計也需要16,000座位。回到足球,當旺角場不夠坐,體育園座位過多,20,000座位的大球場正好讓香港球迷欣賞球賽。當41屆省港盃一代的小將在接著的國際大賽打出成績,誰敢肯定球迷不會再入場支持香港足球,沒有這位信念與志氣,就不要再攪足球,正如黎新祥所說:「若是只想著輸波,為何要踢足球?」

此外,改善藥檢與廣播設施也是必須的。從事電子傳媒就知道,大球場的電子屏要播放片段的格式是非常落後,如不更新,再過數年後,可能全球也沒有該制式的器材。再者,全球很多球場的場邊廣告是用電子版,而大球場現時的廣告板,還是人手搬運。

過去多年來,政府興建的體育設施,可以說是完全沒有香港體育文化元素。永遠支持胡國雄專頁的版主曾經說過,應該以大球場的看台以胡國雄命名。相信重建後,以張子岱、李惠堂、姚卓然與胡國雄四大球王命名看台,沒有太多球迷會異議。而在球場的包廂,以黎新祥、郭家明命名,也沒有人會反對。在球場內設立香港隊球衣與記念品商舖、香港足球歷史主題餐廳,每逢香港隊賽事邀請不同年代的香港隊隊長擔任廂房解說員,與球迷共進晚餐,可以為足總帶來不少收入,同時吸引更多球迷入場,誰說大球場一定要開放給公眾跑步?改建後可以締造成為體育產業鏈,帶來無限商機,只是過去20年來,從沒有人活化香港的體育事業,不斷地看扁香港足球價值。

套用10年前訪問郭家明的說話:「足球是最牽動人心的運動,是全球最受歡迎的運動,東亞運足球金牌的含金量最高,是因為足球能將國民連成一線。」當東亞運金牌後,曾德成跨下海口興建9個球場,10年後的今天他下台後仍未找數,體院足球場一去不復返,作為球迷與球員,怎可能會讚成拆御大球場!

郭嘉諾麾下的港隊小將,不再是少爺兵,以體能擊倒廣東隊,是半世紀以來首次出現。去屆互射十二碼勝出,今屆狂風掃落葉,收復壞孩子卓耀國、安永佳與茹子楠可人演出,到底香港隊是否需要聘請外國教練?這條問題黎新祥在世時經常都提出。

自包勤與盧保以後,香港隊的外籍教練只有金判坤是稱得上是成功,郭嘉諾的足球証明了球隊不一定要入籍兵,教練不一定要外國人,也能踢出具說服力的足球,若是真心支持香港隊與香港足球,不要再以甚麼公眾使用率來騙人,香港隊出席世界盃決賽週雖然是遙不可及,球員與球迷也要有這份追夢的志氣,要守護香港足球,就要有守護大球場這個莊嚴聖地的勇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