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習近平推動的「國進民退」代表什麼?

習近平推動的「國進民退」代表什麼?
廣告

廣告

國的國有企業早已按照資本主義的方式運作,如資本家一樣通過外包、大量使用低薪派遣工和新自由主義伎倆剝削著基層工人,將工人創造的財富送入中共統治精英、貪腐官員和股東(包括外國資本家)的口袋。

北海(中國勞工論壇)

9月初,財經作家吳小平發表一篇文章,稱中國私有經濟應「逐漸離場」,引發熱議。政府很快從網絡上刪除這篇文章。官方媒體更是表示,這種「蠱惑人心」的觀點可能是「別有用心」。不久之後,習近平視察遼陽和深圳時也再次說到,政府會毫不動搖地保護私有經濟。但政府的解釋沒有減輕資本家和自由派經濟學家的擔憂和不滿。

一位資深基金經理訪問了40多家上市私企高管,絕大多數人都表示對當前的經濟狀況感到「恐慌」,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習近平進一步加強國家資本主義(即擴大國有企業的角色)的趨勢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一家新能源工程和諮詢公司的董事長說:「我們現在無力和國企競爭。現在更多的工程都給了他們」。但是必須明確的是,習近平的做法和社會主義沒有任何關係,他的目的仍然是保護這個服務於少數統治精英和資產階級的獨裁資本主義制度。

到10月為止,國有資本已經收購了至少30多家上市私企的控股權。這儘管只佔中國上市公司的一小部份,但被廣泛視為「國進民退」的新信號。如上海的一位投資公司經理所說,中共這麼做並非出於意識形態的目的,而是迫不得已。我們同意這一觀點。這些被收購的公司背負著非常高的債務,面臨破產,令投資者、銀行、國內政治乃至國際關係都處在危險之中。中國私有企業總共將價值4.5萬億元人民幣的股票(相當於滬深股市總市值的10%)抵押給銀行以獲取貸款,現在其中35%已經跌破止損線,可能隨時會被銀行拋售,進而導致股市進一步下跌,形成惡性循環。

資本家一直抱怨國有企業更容易從銀行獲得廉價貸款和紓困措施。近兩年來的去槓桿、去產能以及反污染運動,以及現在的貿易戰,令大量私有企業破產或停業,或者收緊它們的融資渠道。今年前7個月,中國私企利潤同比暴跌27.9%,而國企則增加了28.5%。

自去年以來,中共政府強制萬達、海航等大型私企出售資產以減少負債。安邦保險和華信能源更是分別被保監會和上海市政府接管(即「國有化」)。相比之下,今年10月一汽集團宣布它將獲得一萬億元人民幣的天價貸款。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寫到:「導致中國經濟當前問題的並不是去杠杆,而是因為政府主導的經濟力量大幅上升,導致了資金大量流入國企和政府部門,而民企獲得資金較少」。社會主義者反對這些自由派經濟學家的主張(即通過私有化等方式削減國有經濟),我們認為只有由工人階級控制的真正的公有制和民主計劃經濟才能解決國有部門和私有部門兩方面的問題,但這些自由派評論家正確地指明了中共政府的政策方向。

面對嚴重的經濟風險和國際衝突,習近平政權試圖加強對經濟的控制(也包括要求私企和外企設立黨支部),從而讓自己的經濟政策得到更忠實的執行。關鍵問題在於政權的控制力,而非意識形態。習近平政權支持發展資本主義,不過它不想資本家太過獨立以至於像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那樣能夠通過「市場的力量」左右政府的政策。同時貿易衝突和保護主義政策令中共政權收購美歐高科技企業的計劃受到重挫。這可能使「中國製造2025」計劃不可能以現在的方式實現。所以中共打算向本國企業注入更多資源,開發本土技術,以避免再次發生像中興公司以及最近的福建晉華集成電路公司那樣足以打擊中國科技發展和削弱政權權威的事件。得到最多資金的當然會是在紅色貴族掌控下的國有企業。

習近平當局的做法激起了親自由派學者乃至政府官員的批評。在9月一場經濟論壇上,前財經部門高官楊偉民指責政府的經濟改革是「假改革」。前財政部長樓繼偉則要求政府落實「供給側改革」(亦即私有化、去管制、減稅和削減工人待遇)。有消息稱,出席這場論壇的習近平首席經濟顧問劉鶴也認同這些自由派主張,但是他不敢公開表示支持。不能排除如果中國經濟再次出現嚴重震盪,習近平的國家資本主義政策和個人獨裁已經開始成為黨內權鬥的焦點和導火索。最近幾周,習近平被迫轉變口風,發表了一些關於「保護私有經濟」的演講,並出台了一些安撫私人資本家的新政策。這是因為私有部門的經濟危機正在惡化,投資銳減。所以這只不過是政權平衡各方面經濟壓力的措施,而非真的改變了政治方向。

習近平強化國家資本主義的政策絕不是所謂的回歸「社會主義」和「計劃經濟」(中國從來都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實際上,在2008年經濟危機之後,加強國家資本主義是一個全球趨勢,例如美國政府收購重組通用汽車、保險業巨頭AIG和其他公司。當時德國和英國政府也被迫將一些銀行國有化。現在特朗普的關稅政策也是在削弱「自由市場」,加強政府管制。這些措施只不過是試圖保護資本主義制度,以免它毀於自己的毀滅性力量。同時中國的國有企業早已按照資本主義的方式運作,如資本家一樣通過外包、大量使用低薪派遣工和新自由主義伎倆剝削著基層工人,將工人創造的財富送入中共統治精英、貪腐官員和股東(包括外國資本家)的口袋。

但是社會主義者和工人運動反對將國企私有化,因為私有化和隨之而來的一系列政策將進一步打擊工人權益,令富豪們聚斂更多財富。要求改革的樓繼偉曾荒謬地批評中國工人工資增長「過快」!唯一能夠解決現在的經濟困境和惡劣生活水平的方法,是將大公司和銀行(無論國企還是私企)收歸民主公營,使之受到民選產生的委員會監督,而不是為獨裁者擁有和挪用的黨產,真正服務於創造了這些財富的工人群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