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的士業界大罷工反對Kakao共乘服務的背後,存在的矛盾點⋯⋯

韓國的士業界大罷工反對Kakao共乘服務的背後,存在的矛盾點⋯⋯
廣告

廣告

若去過韓國旅遊的話,總有機會乘坐的士到不同的目的地。除了大概知道的士的分級制度外,還可能從一些旅遊或新聞網站上得知,韓國的的士司機會用什麼方法騙取乘客更多金錢。不過更值得留意的是,最近韓國的士業界不斷進行大大小小的罷工,要求政府禁止其他公司推出共乘服務的應用程式搶奪生意。究竟事件中存在什麼爭議點?背後反映了什麼社會問題?

在兩個月內,以韓國的士工會聯盟等四大組織領導的集會發生了三次,當中更涉及大型罷工,及有司機自焚身亡。最近一次就是12月20日有10萬名司機在汝矣島舉行反對Kakao共乘服務的大罷工集會,他們在追悼儀式完結後,就在國會議事堂附近的車道舉行示威,要求政府就共乘服務應用程式作出禁止。集會罷工下,令政府需要增加巴士及地鐵班次以減少繁忙上班時間的癱瘓狀況。而至今,通訊網站Kakao不但沒有停止推出應用程式,而且更於的士業界罷工期間,推出更多優惠吸引新加入的顧客使用其共乘服務。

本身Kakao推出的應用程式名為 “T Carpool”,推出此程式,持有駕駛執照及私家車的用戶能夠加入成為司機,藉此載客人做生意牟利。而程式設計讓乘客能夠找到去共同地點的司機,以保證能以最快時間上車及到達目的地。而費用方面,平均而言為的士車資的70-80%,每兩公里為3000韓圜(約21港元),而且韓國的士於最近成功申請加價,起步價由3000韓圜上調至3800韓圜(約26港元)。Carpool的推出成為了的士業界的競爭對手,甚至與Uber 異曲同工。而Uber在韓國為非法,因政府及法院先後禁止私家車載客,最終Uber被迫在韓國市場上退出。

的士業界宣布與Kakao誓不兩立之前,其實雙方曾相輔相成,為不少的士司機的平均收入有所增加。為了迎合社交網站及智能電話的大趨勢,Kakao於數年前曾推出Kakao Taxi的應用程式,合作的的士遍及全韓國,用戶能夠透過此程式召喚的士,比起平時在街上叫喚的士更方便,同時Kakao Taxi亦不定期推出優惠吸引用戶使用更多召車服務。起初的士業界非常支持Kakao Taxi,除了增加收入外,還能令的士司機以更多、更方便的方式做生意牟利,根據2016年的數據指出,加入了該應用程式的的士司機,每日平均收入明顯增加12萬韓圜左右(約882港元)。不過,Kakao推出共乘服務後,就與Kakao Taxi的服務有相反的用途,造成雙方的深層矛盾。

而截至今年10月,Kakao共乘服務已經收到6萬人申請成為共乘車主。而韓國木身已經有其他公司提供共乘服務,如 “Poolus”及 “Socar”等公司,不過在韓國的普遍性仍不及的士。由於Kakao在韓國的通訊市場佔有率非常高,由網絡銀行,去到社交媒體、GPS導航服務、旗下卡通人物等都有一定的佔有率。而這次推出共乘服務,不但與傳統的士造成競爭,而且與其他共乘App造成惡性的競爭,壟斷整個市場。所以這次事件衍生的最大爭議,是Kakao作為一間通訊公司,在多個行業都形成霸權的問題。不過,在一片爭議聲下,Kakao T Carpool仍推出市面,成為不少韓國人使用的共乘App。

回顧現時的韓國法例,以私家車作商業用途基本上為不合法,現時法例只允許司機在繁忙時間提供共乘服務,而Kakao T Carpool並沒有列明只能在繁忙的上下班時間才能使用。不過法例的灰色地帶是沒有列明非繁忙時間下提供共乘服務是否完全違法。所以現在所有共乘服務均利用了此灰色地帶繼續運營。不過亦網民對Kakao共乘服務的推出持正面態度,因為不少人不滿的士司機繞路、態度惡劣等問題,還有接連加價的問題,在經濟誘因下,Kakao T Carpool成為吸引網民使用共乘服務的主要原因。

而政府在面對的士業界的強烈反對,仍未有任何正式的回應,不過由於爭議聲音太大,令政府在考慮共享經濟發展,與的士從業人員的生計及工作崗位的問題,兩者之間如何取得平衡,是政府必須考慮的,政府應放下模稜兩可的態度,推出讓兩者都能滿意的政策,以紓緩社會矛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