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韓影《國家破產之日》(上):巧妙地描繪韓國如何從經濟強國淪為破產弱國

韓影《國家破產之日》(上):巧妙地描繪韓國如何從經濟強國淪為破產弱國
廣告

廣告

多部有名的韓片講述80年代獨裁政權下的民主運動後,政府紛紛以此展開調查真相,以回應文化界製作電影時反映的聲音。恐怕這次談論的電影,韓國政府大抵視而不見了,因為《國家破產之日》批評的,除了官商長年的勾結造成亂局之外,還有國家在經濟面前向美國跪低,造成現今已變得錯綜複雜的經濟困境。現今政府,恐怕不會因電影反映的史實,而批評同是民主進步派的前人政府了。

(含劇透)

《國家破產之日》成功了營造一種跌盪及轉折的氛圍,讓觀眾能輕易投入情緒。開首就不斷將韓國在70年代起如何風生水起、如何經濟起飛等威水史耀舞揚威,「亞洲四小龍」、「亞洲新興經濟強國」等形容詞固然不少得。正正靠著這樣的「主旋律」式開展,讓更多人能投入戲中的情緒,並不斷質疑及否定一個事實:一個經濟強國會於一夜之間淪為破產國家。主流媒體如何「描述」韓國的經濟狀況以粉飾太平是值得一提的一點,電影亦有直接呈現出當時媒體如何被上頭指示,需就國家嚴峻的情況保密。這造成一個強烈的對比——政府及上流社會如何意圖自私地在經濟問題上獲利,但低下階層及知曉所有事情的人如何掙扎求存。

電影巧妙地利用三個不同人的角度去看這場國家經濟危機,包括局內人(Insider)、局外人(Outsider)及屬下階層(Subaltern)。韓時賢(金惠秀飾)作為韓國銀行統合政策組長,早就預見韓國經濟將陷入前所未見的危機,銀行及企業均負債纍纍,政府外匯儲備不足應付出入口等貿易。她作為公營部門的事業女性,在當時仍以男性為主導的社會上能夠挺身而出,不斷勸阻政府勿與IMF進行協商,成功呼應了現今女性主義的訴求。從她的角度,展現出當時政府內部的陰謀詭計,還有如何粗鄙地答應受美國政府操控的要求。

劉亞仁飾演著一個金融界人士尹正學,在金融機構擔任客戶服務員的他,一個離職的決定,令他在國家災難下利用妙計賺得盤滿砵滿,20年後更成為專業才俊。他在破產危機發生前,仿似是洞悉一切的局外人,不斷游說他人要跟隨他的投資計劃,從危機中吸納日後的經濟潛力,不斷購入貶值的房地產及升值的美元。恰巧電影將其塑造成被國家磨練成的唯利是圖的人,成為了更局內人更局內,例如當他親眼見證有人因未能償還債務而上吊身亡時,他仍冷血地說「這房子我買定了」等說話,他活靈活現地演出被金錢馴服的人,彷彿為滿身銅臭味的商家的前身。這所謂的局外人,為電影描繪國家危機發生時的人性陰暗面。另外為屬下階層想透過投資改變生活的普通人(許峻豪飾),在電影中更是精彩一筆,他不但演繹了一般人面對國家危機時的絕望,而且在最後原來與作為局內人的韓時賢為親戚關係,巧妙地反映出無論上至涉事高層,還是下至平民,面對國家所作出的錯誤決定均愛莫能助,將氛圍昇華至令人心酸的地步。

為了民族(國家),還是為錢,是韓時賢不斷強調的價值觀。國難當前,她想盡辦法阻止國家走向衰敗的地步,由希望通報國民不要再作巨額借貸,去到後期游說政府不要向IMF尋求金融援助,她的出發點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是國家的利益。當然或有人會質疑,當今金錢掛帥的世界上,何會有那麼正義凜然的人。她這角色帶出了韓國社會之間流動的一種意識形態,就是任何事件都要以「民族或國家利益為先」,這是國家經濟改革前非常強調的核心價值。不過隨著接受IMF的援助被迫改革經濟架構後,新自由主義式經濟令個人主義更加盛行,這無疑是在諷刺現今韓國社會嚴重的利己主義問題。同時她成為了戲中唯一重要的女角色,回應了現今女性主義所提倡的價值——在父權社會中能有空間讓女性發聲。電影中這設定亦值得一讚。

《國家破產之日》並沒有之前談民主運動電影般轟烈激昂,不過煽情部份均很到位。我慶幸終於能夠看到一部可以狠狠批評美國的韓國電影。下篇將會研究電影中的時代背景,還有新自由主義式經濟改革如何影響韓國經濟至今。

廣告